首页 国内 “党员干部能先选好田好地吗?”

“党员干部能先选好田好地吗?”

  原标题:“党员干部能先选好田好地吗?”   塘背村的地势很好。一个自然村二十户人家,就住在田垌中央的一片台地上,每个人口分得一亩保水良田。就拿我们家来说,父…

  原标题:“党员干部能先选好田好地吗?”

  塘背村的地势很好。一个自然村二十户人家,就住在田垌中央的一片台地上,每个人口分得一亩保水良田。就拿我们家来说,父母亲加上我们兄妹仨,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之后,我们一家人分得五亩责任田。

  对于这些责任田,我们一帮半大小子在村里村外玩耍的时候,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那年,学校放农忙假,我第一次回家参加“双抢”劳动,割稻,打谷,捆扎稻草,尽管累,但终究可以干一阵儿又歇一阵儿,还是蛮好玩的。

  然而,等到挑稻谷回家时,我才知道难受。不记得田埂路上歇了多少回脚,也不知道那箩筐里的稻谷怎么越变越重,更不明白肩膀怎么就被扁担压得火辣辣的,而那果木掩映着的村庄,还有那袅袅的炊烟,就好像天上神仙住的白云缭绕的地方那般,远在天边。

  我又累又气,就把肩上挑着的两半箩筐稻谷狠狠地摔到地上,然后一屁股坐在田埂上,小心翼翼地摸着又肿又疼的肩膀,不由得埋怨起来:“住在田垌中央,怎么选离村庄这么远的稻田呢?还远离好走的机耕路,挑稻谷要走有草根扎脚板的田埂路,全村家家户户都是这样位置的稻田,谁这么傻啊,放着村边的好田好地不选?”

  大人看见我嘀嘀咕咕、龇牙咧嘴的样子,就笑道:“还能有谁,你厚标大爹选的呗。”我气狠狠地问他们:“村边这么多好田地不选,他是傻子吗?”大人没有告诉我答案,而是让我回家去问我父亲,父亲是我们塘背自然村的村民小组的组长。

  第二天早上,我和父亲赤脚走在田埂上,去往田垌深处收割水稻。路上,听父亲一说,我这才知道厚标大爹“舍近求远”的来龙去脉。原来,新中国成立之初,厚标大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还是我们塘背自然村所在的新圩村的农会主席。新圩村共有二十个自然村,分田分地的时候,厚标大爹就让别的自然村先选,塘背村最后选自然就是比较远离村庄的田地了。最后,父亲问我:“厚标大爹是党员干部,你说他能给我们村先选好田好地吗?”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后来我入了党,成为一名纪检监察干部,每每遇到评先、提拔或者单位有重活、累活要干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住在田垌中央的塘背村老少爷们的处世淡然,想到厚标大爹的高风亮节,想到我父亲的提问:“党员干部能先选好田好地吗?”(梧州市纪委监委)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33036.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