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外媒造谣“武汉病毒所3人曾染病”,扒一扒疫情中那些造谣中国的幕后黑手

外媒造谣“武汉病毒所3人曾染病”,扒一扒疫情中那些造谣中国的幕后黑手

  原标题:外媒造谣“武汉病毒所3人曾染病”,扒一扒疫情中那些造谣中国的幕后黑手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记者白云怡]23日,《华尔街日报》刊发了一篇所谓的“…

  原标题:外媒造谣“武汉病毒所3人曾染病”,扒一扒疫情中那些造谣中国的幕后黑手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记者白云怡]23日,《华尔街日报》刊发了一篇所谓的“独家报道”,称据一份“此前未被披露的美国情报报告”,武汉病毒所3名研究人员曾于2019年11月到医院就诊,且“症状与新冠病毒感染和普通季节性疾病一致”,并以此为由再次炒作“新冠病毒武汉实验室泄漏论”,还称“中国卫健委和武汉病毒研究所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但事实上,中国卫健委早在今年3月31日的一场记者会上就曾公开对此事做出过澄清:在武汉病毒所去年3月曾对2019年1月到2020年1月期间的武汉的流感采集样本做过一个回溯性检测筛查,发现有4例呈新冠阳性,其中3例成年人,1例老人,但他们是合作医院的病人,而非武汉病毒所的职工,而这3例阳性出现的时间也是2020年1月,而非《华尔街日报》声称的“2019年11月”。另据一位来自武汉病毒所的知情人士5月24日对《环球时报》记者确认,该所没有出现“三名研究人员染病”的情况,《华尔街日报》所援引的报告是“一派胡言”。

  不过,从《华尔街日报》这篇极富阴谋论色彩的报道出发,我们倒是可以扒出更多线索和人物,他们彼此间相互串联,在新冠疫情期间,一次又一次地成为国际上涉华谣言的炮制者和传播者。

  “病毒泄漏”谣言始作俑者莎莉·马克森:打“情报部门”幌子营造“神秘可信感”

  在《华尔街日报》23日报道的信源据称是“一份此前未被披露过的美国情报报告”,听起来非常神秘,似乎是个“绝密的大料”,但《环球时报》记者经查阅发现,所谓“武汉病毒所3名研究人员染病”的传闻,早在两个多月之前就已经在澳大利亚媒体上传播。

  3月21日,澳大利亚“知名记者”莎莉·马克森在《澳大利亚人报》上发表一篇“独家报道”,并在“澳大利亚天空电视台”上二次传播,援引一名叫大卫·阿谢尔的美国国务院首席研究员作为信源称,“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三名员工曾在大流行正式开始之前,于2019年11月中旬生病”。他的个人评估认为,这可能是疫情暴发的原因。他同时声称,新冠病毒可能是中国研发的“生物武器”,而疫苗则是研发的“解毒剂”。

  尽管这只是一个“研究员”顶着“情报机关”名头曝出的阴谋论,但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冠病毒溯源联合研究中方专家组动物与环境学组中方组长童贻刚3月31日还是在卫健委的发布会上对此作出公开澄清,详细介绍了文章开头叙述的情况,但他的辟谣显然没有被国际媒体广泛报道。

  然而,更值得关注的是,这不是莎莉·马克森第一次在自己所在的媒体上炮制有关“新冠病毒武汉实验室泄漏论”的“独家新闻”。今年5月7日,马克森又用了同样的套路,在《澳大利亚人报》又发表了一篇所谓的“独家报道”,信源又是一份神秘的“美国国务院获得的中国政府泄漏的文件”,声称中国政府早在2015年就曾研究过“把SARS病毒作为生化武器使用的可能性”,并由此得出“推论”:“这次新冠病毒可能是实验室泄漏”。

  然而,这份所谓的“泄漏文件”,其实就是一本你在搜索引擎上能搜到、在在线书店上能买到、总之随便就可以看到的书——《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

  这本出版于2015年的书猜测,“非典”可能并非源于自然界,可能是一种“人为操纵”的疾病,不过由于观点激进,这本书并未得到过中国主流科学界的认可,也没有在中国大量传播过,更遑论成为“中国政府文件”。更可笑的是,这本书其实得出的结论恰恰是,“‘非典’可能是美国攻击中国的武器”,但这一点却被马克森刻意淡化了。

  还有一条在世界传播甚广的新冠疫情涉华谣言,莎莉·马克森也是始作俑者。早在2020年5月,马克森就曾抛出一条“全球首发的独家报道”,这次是在澳大利亚另一家右翼小报《每日电讯报》。她声称,自己称独家获得了一份15页的“中国档案”(China Dossier),该档案称“中国故意压制或销毁武汉病毒所的数据库,掩藏新冠病毒暴发的证据,导致数万人死亡”。

  让人感觉“味道”熟悉的是,《每日电讯报》对这份“档案”的来源也是进行了模糊、精心又充满神秘色彩的描摹,将其指向了“五眼联盟”的“内部情报文件”。这份默多克控制的新闻集团旗下的小报当天以六个整版的篇幅发表了相关报道。随后立即被同为新闻集团旗下的《纽约邮报》、福克斯电视网等右翼媒体转载并大肆炒作。

  然而,后来《卫报》等媒体在求证英、美等多国情报官员后证实,这15页所谓“中国档案”并不是来自于“五眼联盟”的情报,只是当时蓬佩奥领导下的美国国务院根据所谓“公开材料”编纂的一份阅读参考材料,根本不是通过情报活动采集的,“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新冠病毒是从中国的一个研究实验室泄露出来的。”

  从以上三个事例看,马克森的炮制反华谣言的“套路”已经非常清晰了:先找一个来源不明、内容可能是胡说八道的信息,再给它套上“情报部门绝密文件”的幌子,营造出一种“神秘的可信感”,然后在报道中以歪曲的方式解读、上纲上线攻击中国,一条很容易受西方右翼人士欢迎的涉华谣言就这么“出炉”了。

  “推动这类叙事的人,在伤害世界上所有人”,曾担任英国和欧盟驻华外交官的英国智库学者查尔斯·帕顿曾这样评论莎莉·马克森等人炮制的阴谋论:“这种做法难免会引起中国人的反应,而现在正是我们需要对疫情发生的源头有一个正确的科学认识(的时候)。从长远来看,我们要共同努力,阻止大流行疫情的再次发生。”

  “网络安全专家”罗伯特·波特:曾造谣“中共党员渗透外企”

  在炮制“中国阴谋论”的道路上,莎莉·马克森不是一个人,她还有两个密切合作的伙伴:一名叫罗伯特·波特的“网络安全专家”和一名叫克里斯多夫·巴尔丁的“中国观察者”。这两人经常上马克森的节目,接受她的采访,为那些所谓的“机密情报文件”背书,并成为马克森报道的“独家信源”本身。

  比如,在上文提到的“中国从2015年起就开始研究把SARS病毒作为生化武器”的阴谋论中,罗伯特就在马克森的采访中以专家的名义言之凿凿地“鉴定”该“机密文件是真实的”;而在“中国故意销毁武汉病毒所的数据库”这个谣言里,他又和巴尔丁一起化身为“知情人士”,称“有可靠来源告诉我,一群黑客攻进了武汉病毒所,发现那里的数据和中国上报给WHO的数据有重大差异……”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传播后一个谣言,波特和巴尔丁从去年5月,到8月,再到11月,孜孜不倦地把同一个故事在《澳大利亚人报》、“澳大利亚天空新闻台”、英国《太阳报》等右翼媒体上讲述了一遍又一遍,可却连一点点“攻破数据库得到的资料”都拿不出来,后来连西方媒体自己都不愿意再炒作这个话题,也就不了了之了。

  还有一条著名的涉华谣言也是马克森和波特的“联手作品”:去年12月,马克森在澳大利亚天空电视台再次“披露机密文件”,称一份“外泄的190多万上海中共党员名单显示,很多党员在外国驻华使领馆和波音、辉瑞、阿斯利康等大型跨国企业工作”,而波特则在节目中为这则假新闻站台,分析文件中透露的“中国渗透”情况。

  这个谣言目的十分明显,一方面借此大肆宣扬“中国威胁论”“中国渗透论”,一方面也模糊而巧妙地“暗示”:在辉瑞、阿斯利康等西方疫苗企业中有中共党员的存在,也意味着中国有“偷窃”西方新冠疫苗技术的可能性。

  随后,这份名单很快被中国外交部辟谣,《环球时报》联系名单上的一些人士也证实,这份名单完全是伪造的,而考虑到中共党员已超过9000万这一庞大的数字,拿“外国使领馆和跨国企业中有党员”来说炒作更是完全暴露了他们对中国的无知。不过,这则谣言仍被英美媒体大量转引并进一步炒作,对中国形象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

  “中国观察者”克里斯多夫·巴尔丁:曾受《苹果日报》“委托”编造人物黑中国

  值得一提的是,另一名涉华谣言的“幕后推手”巴尔丁,最初也经常和波特一起,你唱我和地散布有关中国的阴谋论,但后来却因为散布一则涉华谣言时“用力过猛”,砸到了美国政治界自己的脚,被一众西方媒体认定为“不可信”,所以最近沉默了不少。

  很多人或许都还记得,去年八九月份美国大选前,互联网上曾流传过一条“拜登儿子亨特和中国有生意往来”的传言,传言的来源又是一份64页的所谓“机密文件”,由一家名叫“台风调查”的“情报公司”出品,而文件的作者是一名自称名叫马丁·阿斯彭的“瑞士安全分析师”。

  然而,技术专家深入分析后发现,这个马丁·阿斯彭竟然是一个伪造的身份。据美国NBC新闻报道,马丁·阿斯彭的个人资料相片里的虹膜被技术人员发现有异常,继而发现,这张图片整个都是用人工智能的“人脸生成器”做出的,而马丁·阿斯彭曾声称“自己曾为之工作过的企业”也确认:他们那里从来就没有这个人。

  接下来,媒体抽丝剥茧地“溯源”发现,最早在互联网上发布这份文件的正是克里斯多夫·巴尔丁。最开始,巴尔丁还否认这份文件是自己伪造的,声称这“只是自己收到的报告”,但后来终于还是改口承认,自己是其中一部分内容的作者,马丁·阿斯彭是一个完全虚构的人,而文件是由香港黎智英旗下的《苹果日报》“委托撰写”的。

  巴尔丁此前不断造谣中国或许是一些西方政客和舆论所乐见的,但这一回直接牵涉上了“扰乱大选”,和外国媒体一起散布当时还是总统候选人拜登的假新闻,这可是越过了西方政治和舆论的“红线”了,因此巴尔丁此后就较少出现在马克森等西方右翼媒体报道上了。不过,他现在依然继续在推特等平台上活跃着,不断炮制有关中国的阴谋论。

  值得一提的是,马克森等人还曾多次受邀登上美国前总统顾问史蒂夫·班农开设的自媒体节目,二次传播上述几乎所有他们炮制的关于中国和新冠疫情的阴谋论。或许,在此次疫情中,在背后炮制涉华谣言的“链条”还要更长、更深。

责任编辑:祝加贝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31332.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