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宝鸡:“窑洞工厂”里储存的民族精神密码

宝鸡:“窑洞工厂”里储存的民族精神密码

原标题:宝鸡:储存在“窑洞工厂”的民族精神密码 抗日战争时期鲜为人知的工业移民史,西方主要工业城镇的遗产 宝鸡:山洞工厂储存的民族精神代码   宝鸡长乐塬抗战工…

原标题:宝鸡:储存在“窑洞工厂”的民族精神密码

抗日战争时期鲜为人知的工业移民史,西方主要工业城镇的遗产

宝鸡:山洞工厂储存的民族精神代码

  宝鸡长乐塬抗战工业遗址,原申新纱厂窑洞车间旧址(2020年9月1日摄)。本报记者刘潇摄

1937年11月初,北大、清华、南开组成岳麓山下的长沙临时大学。开业一个月后,日军强压长江沿岸,危及衡山、响水。1938年2月师生迁居云南,改名为国立西南联合大学。西南联大以其在抗日战争时期重要的科研实力和对中国及世界发展的贡献而闻名中外。

然而,在抗日战争期间,中国工业向内迁移的历史鲜为人知。当时,西部的陕西宝鸡也经历了轰轰烈烈的迁厂运动,使其成为被著名学者林语堂称为“中国抗日战争最大奇迹”的鲍芹十里铺工业区。抗日战争时期,茅盾先生路过宝鸡时,也留下了“山货流水,货物原料堆积如山”的慨叹,称赞宝鸡是“战时繁荣的宠儿”。

2015年1月的一天,时任宝鸡市金台区十里铺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的王敏在例行走访贫困户时,在路边发现了一块特制的石头。她蹲下来研究了一下,发现上面有隐约的字,但是风化很难辨认,就让人把这块石头搬回来,放在街道办事处后院的一个角落里。

她没想到的是,一年后,她被调去参加长乐高原抗战工业遗址博物馆的筹备工作。她用手带回的那块石头后来成为游客进入洞穴博物馆时看到的第一件展品——界碑。

沈心纱厂这个界桩本来是用来分地理的,现在用来分了。空:现实在外,历史在内。

为救亡图存的艰难国内迁徙

80多年前,在抗日战争硝烟弥漫、中华民族存亡之际,一批爱国的民族工业企业突破重重困难和障碍,从武汉等地陆续迁到宝鸡,在一片荒芜的沙滩上建厂复工支援前线,谱写了一部“工业救国”的壮丽史诗。

过去不像烟。在长乐高原遗址东侧的窑洞前,35名游客正在慢慢推开沉重的木门。在吱吱嘎嘎的声音中,一座宏伟的“窑洞工厂”映入眼帘,一段尘封的抗战时期工业搬迁史开始了。

踏入洞穴工厂,长长的隧道纵横交错,连成一张网。昏暗的灯光下,被工业感动的珍贵文物把时间带回了抗战的战乱岁月。在6号洞,工作人员轻轻按下按钮,1921年生产的粗纱开头器慢慢转动。82年前,随着企业的迁入,这个“百年设备”搬到了宝鸡,见证了史诗般的艰苦历程。

抗战爆发前,中国近代工业主要集中在沿海地区和长江流域,广大的内陆工业基础十分薄弱。1937年“七七事变”后,沿海地区的教育、文物、工业资源陆续内迁,武汉三镇成为工商企业内迁的重要据点。但沦陷区的许多厂矿,不是被日军以“委托经营”、“军事管理”的形式摧毁,就是被日军吞并。

1938年武汉会战前夕,面对日军步步紧逼,国民政府为了保住抗战工业之火,被迫做出武汉工业企业西迁的决定。一群爱国实业家审时度势,决定搬进去。

当时,容的家族在武汉的第四纺织厂和阜新第五面粉厂(以下分别简称纱厂和阜新面粉厂)成立,这两个工厂是中国的重要工厂。

“起初,重庆是两家工厂搬迁的首选。1938年4月,两个工厂的经理李国伟和荣德生的大女婿带领一个小组到重庆参观,并在毛北坨建了一个新工厂。从6月份开始,一批设备和人员开始向重庆转移。”长期研究抗战时期产业转移历史的学者曲锋说。

国际友人艾黎在沈心和阜新工厂的搬迁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已经形成的背景下,他接受了中国共产党秦邦宪的建议,将武汉企业迁至宝鸡。1938年8月4日,李艾陪同宋美龄视察武汉沈心纱厂。在他的劝说下,宋美龄告诉沈心纱厂厂长张建辉,通往重庆的水路很拥挤,并要求纱厂立即改变方向,沿陇海铁路迁到宝鸡。

8月8日,武汉沈心纱厂清纱,停机,开始向宝鸡迁移。当时,车间里挤满了忙于拆卸设备的工人。然而,正是在激烈的战争中,一家大型工厂被连根拔起,向西迁移。很难谈论它!

决定在重庆和宝鸡设厂后,派瞿到宝鸡考察。当时的宝鸡只是一个只有六七千人口的农业小县城,几乎没有现代工业,只有几百个手工业作坊,经济十分落后。随着黄河花园门的决口,不到一个月的时间,3万多名难民沿着陇海铁路涌入,四处挨饿。屈在艰难的情况下,发现宝鸡县东十里铺陈仓峪塬下有一片贫瘠的沙滩,东西长约2里,南北宽约1里,靠近陇海铁路斗鸡台火车站,便于装卸货物,于是决定选择这个地点。

许多人在搬到沈心纱厂的老员工的回忆文章中清楚地记得这一天:1938年8月16日,工厂第一批机器设备搬到宝鸡,从武汉徐家棚火车站开始。此后,沈心厂和阜新厂的设备陆续运到宝鸡,前后共发出20列火车。向内移动有很多困难。第21批货运抵河南信阳时,遭到日军袭击,不得不运回武汉。另一批设备在短途运输途中遭遇汉江强风,200多箱纱机和一台发电机沉入河底。

但是,即使荆棘密布,波涛滔天,也阻挡不了救国的脚步。此后,李艾和中国共产党成功地动员了64家武汉企业进驻武汉。共有15家工厂从武汉、漯河、河南、山西等地迁至宝鸡,汇聚在以十里铺为中心、陇海铁路沿线的区域。

抗战时期中国现存最大的地下窑洞作坊

这条铁路始于清末,民国时期断断续续修至宝鸡,成为抗战时期工业内迁的大动脉。

站在今天的长乐高原南部,100米外的陇海线上,火车川流不息,几分钟就有一列火车隆隆驶过,生机勃勃。沈心纱线厂已故老工人曾回忆说,在内部迁移开始时,这条铁路上每天只有2辆客车和4辆卡车。依托特殊时期极其紧张的运输能力,每一个民族工业企业都搬到这里,脱胎换骨。

到1938年底,2万锭、400台织机、日产面粉3000袋的面粉厂等2万多箱设备陆续运抵宝鸡斗鸡站。有了母厂,还有240多名不想被征服的工人和技术人员。

“听我爸说,当时四个工人沿着平汉铁路、陇海铁路走了近千公里到宝鸡,一个工人从重庆翻山越岭过来的。他们喊着‘打仗救国,誓与工厂同生共死’的口号,一路酣睡,让人落泪。”81岁的龚平是沈心纱厂老工人龚一鸥的儿子,他回忆说。

这群以江南为主体的沈心和阜新工厂的工人,开始了在一片荒地上建厂复工的艰难历程。

在一次厂务会议上,总经理李国伟曾这样鼓励大家:“环顾西北半部,纱厂很少。不管前面的士兵,不管后面的人,都是靠我们支援的。在这个刻不容缓的时刻,多增加一个生产点,就意味着多增加一个国力点。要尽快完成建厂任务,努力增产。”

据的爷爷、搬到纱厂的一位长辈王铁亭说,曲等人在没有电的情况下,从陇海铁路局租了一台蒸汽机车头,修了一条到厂区的专线,用机车发电带动锭轴运转。没有水,工人们自发地打井取水。没有厂房,连续建了14个平房。1939年8月9日,2000锭投入试生产,沈心纱线厂在宝鸡复工。

但在日寇最嚣张的时候,地处大后方的宝鸡却难以逃脱。据《宝鸡县志》记载,抗日战争期间,日军出动飞机334架,轰炸宝鸡32次,十里铺内迁厂为重点目标。

为了抵御空的进攻,1940年1月,张建辉提出利用陈仓峪的地形特点修建“窑洞工厂”,以保存生产和人员实力。

“建造洞穴工厂非常困难。宝鸡本地砖供不应求,于是工厂从咸阳、Xi安等地购买砖,沿铁路运到斗鸡站。没有水泥,只能用石灰、黄沙、沙浆,石灰要运到几百公里外的姚县。”长乐高原抗日战争工业遗址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王敏说。

到1941年2月底,全长1.75公里、面积4831平方米的“窑洞工厂”竣工。24洞洞穴中,长64米以上的有7洞,最长的有109米。七个长孔由六个水平孔连接,形成纵横交错的地下网络。沈心纱线厂将预纺车间的所有设备和12000台细纱机全部转移到这里。4月19日,“洞穴工厂”正式开始运营。

久而久之,当年的“窑洞工厂”,就是抗战时期中国最大的地下窑洞作坊。如今,游客的旅游路线在洞穴中转弯,长度接近1公里。

今天,在窑洞的隧道里行走没有战时的紧张,但显示屏上循环播放的一架日本飞机空攻击的视频数据,依然诉说着日本侵略者犯下的无数罪行。

“我父亲回忆说,日军进攻空时,山洞里可以听到飞机的轰鸣声。但工厂通常会进行多次反[/k0/]演习,并组织工程队、消防队、应急救援队等。该计划足以确保设备的安全生产和数千名员工的安全。”沈心纱厂工人的孩子余瑞宝说。

长乐塬遗址区,一个改造后的烟囱被巨大的反空伪装网覆盖,当年又恢复了一个反空装备。“电厂建成后,成为日军空攻击的主要目标。祖先用铁轨代替钢筋,在屋顶铺黄沙,伪装成土堆迷惑敌机,然后用反[/k0/]伪装网覆盖烟囱和工厂。”《宝鸡日报》退休记者袁志强研究抗战时期工业搬迁的历史时说。

在艰难的岁月里,宝鸡十里铺保存并扩大了民族工业的火种。据统计,抗日战争期间,有15家工厂迁至宝鸡,包括陇海铁路局宝鸡机械厂、沈心纱厂、阜新面粉厂、大新面粉厂、泰华毛纺厂和沁昌火柴厂。除了民族工业相继发展之外,到1941年,宝鸡已经形成了“鲍芹十里铺工业区”,沿陇海铁路,西起县城,东至岐山蔡家坡,有200多个工业合作社和工厂。根据《中国近代工业史》,到1942年,中国西北地区已经建立了546家工厂,占中国工厂总数的20.56%。

“三八工作制”

工人操作梳棉机,背花袋,年轻人浇花浇树,舞台剧……在“窑洞工厂”,40年代拍的老照片记录了抗战时期“鲍芹十里铺工业区”各工厂的生产生活画面。

全面复工后,沈心纱厂和阜新面粉厂继续建设电厂、机械厂、造纸厂、煤矿、陶瓷厂等企业。李国伟还组织汽车队和嘉陵江水运队,确保生产资料从重庆到宝鸡的水陆运输。到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时,沈心纱厂已生产棉纱6.2万吨,棉布43.2万块,为抗战前后提供了大量军用物资和民用物资。

根据口耳相传,沈心纱厂的老一辈工人和子女,通过共和西北办事处,为陕甘宁边区运送了大量棉纱、棉布和纸张,有力地支援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日战场。

在当年工业基础极其薄弱的宝鸡,“鲍芹十里铺工业区”内迁厂,推广先进的生产经营理念,积极改善工人的工作环境,在西北地区处于领先地位。

“很多搬到工厂的老兵都留在了国外,他们的思想很先进。经过计算,机器使用的润滑油可以精确到滴。工厂的农林股种植树木和蔬菜,也在工厂周围种植臭椿树来吸收灰尘。可以说当时就有了初步的环保意识。”75岁的张是纱厂工人的儿子。

1941年6月,沈心重庆分公司在全国推行八小时工作制。1942年2月2日,宝鸡沈心纱厂在窑洞车间正式实行“38小时工作制”,即每天工作八小时,学习八小时,休息八小时的制度。同日20时,十里铺空上响起了“三八工作制”第一班工人的哨声。

除了生产车间的布局,洗衣房、邮局、浴室等生活设施的位置也标注在“洞穴工厂”的内外平面图上。当时,沈心纱厂有一个专门的人给单身工人理发、洗衣服和打电话。工厂还建造了一个两层的观众和一个1266座的礼堂,定期为工人放映电影。

随着工厂在宝鸡扎根,员工人数也在增加。自1941年以来,沈心纱线厂为工人提供免费的文化辅导,设立阅览室,组织戏剧评估小组,并发展了许多运动队,如篮球和排球。青年工人创作歌曲,编演舞剧,定期演出和宣传抗日救国思想。在“窑洞工厂”的一张老照片中,“抗日救国”的口号在工人学习文化的教室里清晰可见。

受战时艰苦奋斗精神的影响,将陈仓庾改名为“龙乐园”,寄托了对长期幸福的美好祝愿。因为它恰好位于渭北塬区,被后人误称为长乐塬,但现在流传甚广。

生机勃勃的“共和城”

抗日战争时期,除了工厂搬迁,在重地宝鸡上演了轰轰烈烈的工业合作运动。

抗战爆发后,国际友人艾黎和斯诺同情中国抗战,对日本掠夺资源深感痛心。为了保存中国工业生产的火种,他们与中外进步人士一起发起了中国工业合作运动。

“1938年8月5日,中国工业合作协会在武汉成立。8月26日,共和第一机构西北区办事处在宝鸡成立。此后,它组织成立了生产自救工业合作社。先后在陕西、甘肃、山西、河南、湖北五省设立了16个办事处,是全国规模最大、最健全的办事处。”中国工业合作协会理事曲锋说。

受中国共产党人的影响,1938年8月底,作为共和运动的发起人和重要领导人之一,李艾从汉口来到宝鸡,与卢光勉一起领导新成立的共和西北办事处。

宝鸡文理学院特聘教授王工表示,自共和西北办在宝鸡首次成立大华打铁合作社以来,宝鸡已先后成立涵盖织造、地毯织造、打铁、纺织机械制造等领域的100多个生产合作社,故宝鸡又有“共和城”之称。到1940年4月,共和西北办事处已发展了557个工业合作社。

“抗日战争时期,共和西北办事处组织7万多人生产了112万条军用毛毯,有力地支援了抗日前线。”曲锋说,共和西北办事处也承担了国际社会援助陕甘宁边区的重要责任。据卢光勉生前统计,1939年至1943年,西北办共向延安办事处送去国际合作社委员会捐款250万元。

共和运动和工厂搬迁几乎同时发生在宝鸡,两者相互联系,相互影响。“比如,王廷廷是沈心纱厂与爱丽、共和西北办事处的联络员;在建设“窑洞工厂”时,李艾曾提出过积极的建议;沈心纱线厂生产的棉纱大部分直接销往共和。”冯说道。

王恭说,工厂搬迁和共和运动使宝鸡成为抗日战争时期重要的战略后方。他们艰苦卓绝地坚持生产,为抗日提供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的士气,为抗日战争的胜利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继续燃烧,树立不朽的丰碑

1943年建成的阜新沈心办公楼,在长乐塬遗址上历经沧桑,但风格依旧不减当年。到目前为止,这座见证了抗日战争时期工业搬迁历史的建筑,以其融合中西文化的精美设计和背后辉煌的过去,吸引了众多游客。

站在父亲曾经工作过的大楼前,余瑞宝想起了自己的祖先,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反动派不断鼓动工厂南移,但是响应者很少。中国共产党的许多地下党员也受到沈心纱厂领导的保护。”

1949年7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彭进入阜新大楼,指挥了随后的战役。此后,沈心纱厂为叶仪加工棉衣棉被,17名工人随叶仪游行,为解放西北作出了贡献。

新中国成立后,沈心公司通过公私合营改组为“秦心企业有限公司”,并于1966年成为国有企业。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人民政府先后从秦心公司各工厂考察选拔了200多名优秀人才,并选派到西北地区企业担任领导职务。随后,从秦心公司各工厂中挑选了2000多名技术骨干支援各地,壮大了西北地区工业企业的实力。此后,经过多次重组,秦心公司发展成为“陕西棉花十二厂”,现为宝鸡荣达纺织有限责任公司..

火势蔓延到宝鸡这个民族产业,一直在燃烧。包括荣达纺织在内,在15家迁入的工厂中,仍有5家延续至今。宝鸡石油机械有限责任公司是R&D的骨干企业,也是中国石油钻采设备制造企业之一。

抗战时期史诗般的工业搬迁将宝鸡塑造成现代工业城市的雏形。新中国成立后经过70多年的发展,宝鸡现为陕西省第二大城市和西部地区的工业中心,诞生了一大批“大国和重武器”。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更多历史遗迹的发现,这个鲜为人知的历史事实逐渐被挖掘出来。

陕西省副省长、宝鸡市委书记徐启方介绍,近年来,宝鸡开始了对长乐高原地区的保护和开发,先后收回了不同单位租用和占用的办公楼和工厂,一度失宠的“窑洞工厂”也重新出现。长乐塬,曾经破败荒凉,如今已成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工业移民中蕴含的伟大民族精神激励和启迪了后代。在长乐高原所在的宝鸡市金台区,区委书记宁怀斌在日记中感触颇深:“那是当年最温暖、最有激情、最有活力的地方。在这里,我强烈地感觉到神经在颤抖。长乐见证了中国人自强不息、勇敢智慧的历史,也孕育了美丽的城市宝鸡。”

2020年10月20日晚,宝鸡市工人文化宫剧场座无虚席,根据抗战时期工业迁址宝鸡的史实创作的话剧《追日之人》在此上演。几十声热烈的掌声把气氛一次次推向高潮。

台下,生于斯长于斯的王敏暗自落泪。“山河强盛的抗日战争产业的内迁,凸显了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在国家危难之际,筑起了不朽的丰碑。”记者孙波,刘淑云,陈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8996.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