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未保法修订:未检工作面临“迭代升级”

未保法修订:未检工作面临“迭代升级”

原标题:无担保法修改:未经审查的作品面临“迭代升级” 修订后的《不安全法》通过一些新的规定为未成年人保护的实践提供了法律依据,并通过明确未成年人保护的协调机制、…

原标题:无担保法修改:未经审查的作品面临“迭代升级”

修订后的《不安全法》通过一些新的规定为未成年人保护的实践提供了法律依据,并通过明确未成年人保护的协调机制、责任主体、专门机构和人员,在机制和主体上提供了支持。在此基础上,进一步着力构建办案过程中发现的未成年人保护疏漏背后的制度和机制,通过司法保护沟通团结各方力量,推动国家各级未成年人保护责任制度落地。

2020年10月17日,经过三次审议,修订后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以下简称《不安全法》)以高票通过。此次修订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和积极参与。修改后的内容顺应时代发展,全面回应未成年人保护中的突出问题,有望开启我国未成年人保护的新时代。纵观这部法律的修订过程和内容,包括检察机关在内的实务部门在未成年人保护领域进行的实践探索,如强制举报、进入询问、撤销监护资格、家庭教育指导等。,是不可或缺的。甚至可以认为,从这些符合未成年人保护理念和中国实践的“一审”中获得的经验,为立法提供了不可或缺的依据。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不安全法》的修订不仅要总结实践经验,将有益的地方实践升级为具有法律效力、惠及全国未成年人的制度,还要为下一步的实施和进一步发展指明方向、提供支持和创造空。具体而言,修订后的非保险法通过建立国家责任和国家监护制度,明确最有利于未成年人的原则,构建六位一体的保护体系,指明了整体发展方向;通过一些新的规定,为未成年人保护的实践提供法律依据,通过明确未成年人保护的协调机制、责任主体、专门机构和人员,提供机制和主体支持;同时也对一些不能统一、需要进一步探索的方面做了相对更有原则性的规定,为进一步发展提供空。

毫无疑问,近年来我国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的蓬勃发展有力地推动了《不安全法》的修订和通过,在修订后的《不安全法》所建立的未成年人保护体系中思考和界定其责任关系到检察工作的未来发展。总的来说,修订后的非保险法给非检验工作带来的机遇和挑战并存。所谓机遇的核心在于,无保险法律将检察机关置于我国未成年人保护体系中非常重要的位置。最直观的一个例子是,原未保险法只有4条规定涉及检察机关,而修订后的未保险法15条规定中有18条涉及检察机关。在修订后的《非保险保护法》构建的未成年人保护体系中,检察机关不仅作为国家机关或司法机关的成员参与,而且比其他司法机关承担更多的特殊职责,如与公安机关分担求职职责(第62条),在未成年人合法权益受到侵犯且无人被起诉时,承担监督、支持起诉和提起相应公益诉讼的职责(第106条)等。更重要的是,修改后的《不安全法》第一百零五条规定,人民检察院依法行使检察权,对涉及未成年人的诉讼活动进行监督。这一规定直接符合我国宪法确立的检察机关作为国家法律监督机关的属性和宪法规定的检察权。行使检察权履行监督职责的范围无疑不应局限于诉讼活动,而应以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原则的要求为基础,监督的重点无疑在于修订后的未保险法的执行情况以及负责保护未成年人的各方是否各司其职。

挑战是机遇的另一面。面对修改后的《不安全法》赋予的沉重责任,检察机关是否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全国各地未经检验的部门和检察机关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制度有深入了解吗?你是否充分意识到检察机关的责任重大,并准备在更广泛的未成年人保护领域展示自己的才华?该法确立的理念、原则、发展方向能否融入并指导日常工作,展开新一轮的创新探索?在基础和发展水平不同的不同地区,检察机关如何因地制宜地规划促进和监督其实施?面对这些挑战,需要加强能力、团队和组织建设,加强规范和指导方针,通过理念和指导思想的更新来领导日常工作。从更好地理解修订后的未保险法律和开展未保险工作的角度来看,以下几个方面值得继续深入考虑:

一、如何更好地理解未成年人的四项基本权利及其在新时期的实现。如果为了符合《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的规定,在原无担保法律中规定了未成年人享有的生命权、发展权、受保护权和参与权这四项基本权利,那么修订后的无担保法律再次确认,这四项基本权利无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首先,从第三条的表述来看,立足点已经从未成年人权利的宣示性规定,转变为保障未成年人权利的国家责任性规定。结合修订后的《不安全法》六大保护体系中的具体规定,充分体现了国家责任与未成年人权利的对应和国家责任理论。其次,与修改前未受保护的法律相比,修改后的法律强调未成年人在家庭、学校、社会、网络四个“空领域的健康成长。未成年人不仅仅是保护对象,更多的是享受权利的主体。这就要求我们更多地从未成年人的角度去思考如何实现四项基本权利。

第三,保护未成年人的基本权利不仅需要整体的方针政策,还需要结合未成年人的个体情况采取更有针对性的保护措施,对于未成年人参与犯罪、未成年人被害以及其他权益受到侵害的未成年人也是如此。如何在办案过程中通过有针对性甚至“一人一策”的措施保障未成年人的基本权利,值得思考。最后,与其他三项权利相比,以往的实践对未成年人的参与权关注较少,如何在尊重未成年人权利主体地位的基础上,听取并合理吸收未成年人对自身事务的意见也值得关注。

二、如何更好地适用和体现“符合未成年人最大利益”原则。修订后的《不安全法》第4条确立的“未成年人的最大利益”原则,是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规定的“儿童的最大利益”原则的中文表述,可视为修订后的《不安全法》的“点睛之笔”。作为修订后的《不安全法》在未成年人保护领域确立的“帝王原则”,最有利于未成年人的原则应当成为未成年人检察工作日常处理的标准。根据法律适用原则,作为未成年人保护领域的“小宪法”,未成年人保护领域的特别法,新修订的法律,在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应当优先于其他部门法的规定。未投保法虽然规定了符合未成年人最大利益的原则,但其适用范围并不限于法律的规定,而应该是处理一切涉及未成年人的事项的指导原则。当其他部门法律对涉及未成年人的事项缺乏明确规定时,也应回到符合未成年人最大利益的原则,在此基础上解释和决定如何处理个别案件。如何利用好这一原则对我国少年司法的进一步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在目前少年司法相对于成人刑事司法的独立性和特殊性还非常不足的情况下,随着刑事司法领域对未成年人最有利原则的不断适用,少年司法与成人刑事司法之间会出现更多的差异, 进而产生相应的典型案例甚至规则,为我国少年司法的完全独立奠定更加坚实的基础。 当然,实现这一重大意义的前提是司法办案人员,包括未经审查的检察官,能够在充分理解这一原则的基础上,大胆、创造性地运用这一原则解决个案中的问题,这也是对修订后的未保险法提出的未经审查工作的重大挑战。

第三,如何更好地实现未成年人保护国家责任制中的检察责任。毫无疑问,检察机关首先要立足于自身的司法保护工作,由未经审查的部门统一集中处理涉及未成年人刑事、民事、行政、公益诉讼的案件,实现全面司法保护的全面覆盖和保护质量的“迭代升级”。在此基础上,进一步着力构建办案过程中发现的未成年人保护疏漏背后的制度和机制,通过司法保护沟通团结各方力量,推动国家各级未成年人保护责任制度落地。如果修改后的未参保法有明确统一的规定,各地未检查的部门应推动并监督实施;关于修订后的未参保法原则规定的内容,各地未参保部门应继续坚持创新发展的宗旨,推进符合本地实际的机制创新,创造更多可以复制和推广的本地经验。也许只有这样,修改后的法律带来的机遇和挑战才能转化为我国未成年人保护的重要动力。

(作者是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未成年人检察院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8871.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