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净利下滑近8成、负债首超千亿 “旺季涨价”能救京沪高铁吗?

净利下滑近8成、负债首超千亿 “旺季涨价”能救京沪高铁吗?

原标题:净利润下降近80%,负债超千亿。“旺季涨价”能否拯救京沪高铁? 曾经被称为“中国最赚钱的铁路”的京沪高铁,也在疫情影响下,业绩下滑。 10月30日晚,京…

原标题:净利润下降近80%,负债超千亿。“旺季涨价”能否拯救京沪高铁?

曾经被称为“中国最赚钱的铁路”的京沪高铁,也在疫情影响下,业绩下滑。

10月30日晚,京沪高铁发布的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公司营业收入同比下降34.87%,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79.33%,归母非净利润同比下降79.44%。

壳牌金融记者发现,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京沪高铁负债总额首次突破1000亿元,达到1002.75亿元。

在疫情背景下,京沪高铁在过去9年里率先引入浮动票价制度。据记者粗略计算,按照目前的二等票价,实行浮动票价后,北京南站将前往上海虹桥火车站涨价最高的45元/座,降价最低的55元/座。而且商务座最高在200元。

对此,同济大学铁路与城市轨道交通研究所教授孙杖告诉壳牌财经记者,京沪高铁的浮动票价制度不仅是为了缓解疫情对铁路经济的影响,也是为了探索资源的市场配置。

“京沪高铁是中国铁路的典范。政府一方面支持企业渡过疫情,另一方面引入灵活的市场机制。航空公司空已经根据淡季调整了票价,高铁应该走自己的路,”孙杖说。

预计2020年业绩大幅下滑,负债总额首次突破1000亿

具体来说,京沪高速铁路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71.92亿元,同比下降34.87%,归母净利润18.48亿元,同比下降79.33%,归母非净利润19.52亿元,同比下降79.44%。

其中,第三季度京沪高铁实现营业收入71.46亿元,低于去年同期的96.19亿元;净利润11.65亿元,较去年同期的35.16亿元大幅下降。

关于性能下降的原因,京沪高铁解释称,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当地政府部门出台了住宅隔离、公共场所限流等控制措施,游客乘车意愿较低。短期内,乘客很难完全恢复出行需求。

事实上,京沪高铁今年上半年的表现并不十分乐观。营业收入、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和归属于母亲的非净利润分别下降40.13%、90.06%和88.96%。

在此背景下,京沪高铁在第三季度报告中预测,公司从年初到下一个报告期末(即2020年全年)的累计净利润可能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但从长期来看,疫情预计不会对公司的长期经营和核心竞争力产生重大不利影响。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铁路运输业将迎来需求释放的转折点。

关于应对措施,京沪高铁表示,公司将利用铁路运输业复苏的有利时机,采取加强管理手段、严格控制成本和费用、争取有利的政策支持等措施,最大限度地减少疫情对公司的不利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京沪高铁的业绩不仅在下滑,负债也在上升。

记者注意到,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京沪高铁负债总额首次突破1000亿元,达到1002.75亿元,而去年年底,京沪高铁负债总额仍为853.5亿元。

具体来说,今年第三季度末京沪高铁流动负债达到191.81亿元,较去年年底的129.12亿元大幅增加。今年第三季度末,非流动负债达到810.94亿元,去年年末为724.38亿元。

在流动负债中,今年第三季度末有一笔3.1亿元的合同负债,但去年年底没有这笔金额。此外,流动负债中,京沪高铁短期贷款达到100.09亿元,去年年底还没有。

非流动负债中,今年第三季度末,京沪高铁长期贷款达到776.54亿元,较去年底的647.16亿元大幅增加。

此外,今年前三季度,京沪高铁运营产生的净现金流为79.27亿元,同比下降44.66%。

浮动票价机制第一专家:探索市场配置资源

据报道,京沪高速铁路连接京津冀和长三角经济区,贯穿北京、天津、上海和河北、山东、安徽、江苏等省,全线共设24个车站,其中北京南站、天津西站、济南西站、南京南站和上海虹桥火车站都是重要的交通枢纽。

由于连接京津冀和长三角两个经济区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高,京沪高速铁路也取得了惊人的盈利。

2016年至2018年,京沪高铁净利润分别为79.03亿元、90.53亿元和102.47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京沪高铁净利润95.19亿元。

在今年疫情背景下,京沪高铁推出九年来首个浮动票价机制。

10月23日,京沪高铁宣布实行浮动票价机制。改变目前固定票价的做法,实行优质优价的灵活浮动票价机制,以现行票价为基准价格上下浮动。

京沪高铁表示,将对时速300-350 km动车组列车二等座公布票价进行优化调整,同时对商务座、特殊座、一等座、二等座分别实行3.5倍、1.8倍、1.6倍的比价关系。

具体来说,京沪高铁将北京南站-上海虹桥火车站列车二等座最高票价调整为598元,最低票价调整为498元。全列车商务座最高票价调整为1998元,最低票价为1748元。公司会根据客流量灵活调整票价。同时引入提高客运服务质量等措施。

京沪高铁表示,自2011年6月30日京沪高铁开通以来,客运量大幅增加,平均客运量系数一直运行在较高水平,单一票价实施9年多,未能体现产品结构差异化和优质优价原则,定价市场化程度不高。

京沪高铁表示,票价调整有涨有跌。根据乘客对计划出行时间和特殊服务的不同需求合理调整票价,让广大乘客有更多的出行选择。这次调整体现了优质优价。统筹考虑计划出行时间、旅客负载系数等因素,合理安排列车票价等级。

记者注意到,目前北京南站到上海虹桥火车站的二等座票价为553元。

据记者粗略计算,按照目前二等座的价格,实行浮动票价后,最高价格上涨45元/座,最低价格下跌55元/座。而且商务座最高在200元。

“这是‘一个有效的市场和一个充满希望的政府’的体现。”同济大学铁路与城市轨道交通研究所教授孙杖告诉壳牌财经记者,京沪高速铁路的浮动票价制度不仅是为了缓解疫情对铁路经济的影响,也是为了探索市场资源的配置。

他认为,受疫情影响,今年前三季度京沪高铁客运量明显下降。随着疫情的缓解,我国民航基本恢复,而国外豪华邮轮处境艰难。国内高铁正好介于两者之间,客流量也恢复了不少,但还没有达到去年同期的水平。

在这种背景下,市场、政府和民营企业都在不断探索如何让高铁经济更具活力,如何缓解疫情的影响。

“京沪高铁是中国铁路的典范。政府一方面支持企业渡过疫情,另一方面引入灵活的市场机制。航空公司空已经根据淡季调整了票价,高铁应该走自己的路,”孙杖说。

至于票价调整是否会影响客流,孙杖认为,京沪高铁沿线有很多商务旅客,对价格不是很敏感。而且京沪高铁的票价波动不仅仅是涨价,也是淡季出行时的降价,对于出差的商务人士来说还是蛮有吸引力的。

孙杖建议,未来京沪高速铁路不仅可以探索无声车的票价波动,还可以实施分卡和季卡,让乘客根据时代和时代灵活选择,促进铁路经济的进一步发展。

新京报壳牌财经记者林紫主编岳彩舟校对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8217.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