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13+1”共建格局形成一年来——西部陆海新通道跑出“加速度”

“13+1”共建格局形成一年来——西部陆海新通道跑出“加速度”

原标题:“13+1”共建格局已形成一年——西部陆海新通道“加速度”用完 来源:重庆日报 荣昌火车海铁联运在西部新陆海通道的到来,标志着荣昌正式参与西部新陆海通道…

原标题:“13+1”共建格局已形成一年——西部陆海新通道“加速度”用完

来源:重庆日报

荣昌火车海铁联运在西部新陆海通道的到来,标志着荣昌正式参与西部新陆海通道建设。(7月31日摄)通讯员刘摄影/视觉重庆

目前,西部海陆新航道拥有300多个服务类别,辐射96个国家和地区的246个港口,比去年增加了8个国家的33个港口

9月22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副主席周红波率队来到重庆。双方就建设中国西部新陆海走廊举行了研讨会。

重庆和广西已明确表示,要继续深入合作,共同把西部陆海新通道市场“蛋糕”做大,在新时期推进西部大开发的新格局中展示新成果,实现新突破。

10月9日,广东省湛江市委书记郑一行也来到重庆。在学习研究的同时,也希望双方在共同建设西部新陆海通道中进一步沟通,深化各领域合作。

广西是西部的海口,是与重庆共同开创西部海陆通道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之一。湛江不属于西部,但已经成为西部新海陆通道“朋友圈”的最新成员之一。

去年10月,根据《西部新陆海通道总体规划》的要求,西部1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海南省和广东省湛江市在重庆联合签署了《西部新陆海通道建设合作框架协议》(以下简称《框架协议》)。到目前为止,西部新的海陆通道已形成省、自治区、直辖市“13+1”合作共建格局。

框架协议签署后,无论是广西这样的“元老”,还是湛江这样的“新人”,都在积极参与西部新海陆通道的建设。“过去一年,在‘13+1’新格局下,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开发呈现出更多新的气象。”市政府港口物流办公室主任巴川江说。

更密切的关系

六省、自治区、直辖市联合组建了渠道运营公司

10月15日,在第11届泛北部湾经济合作论坛上,钦州国际集装箱码头正式宣布实现五方合作运营。

五家合作方为北部湾港口集团、中国远洋运输集团有限公司、新加坡国际港口集团有限公司、成都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重庆国际物流枢纽园区建设有限公司..

五方为什么要合作?答案是:在西部建设新的陆海走廊。

广西钦州港是西部新海陆通道的重要出境口岸,钦州国际集装箱码头是出境口岸的重要硬件基础设施。为了推动中国西部新海陆通道的建设,去年7月,五方联手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开始合作运营。

经过多次谈判,五方就钦州国际集装箱码头运营方案达成一致。今年10月12日,五方召开整合后的第一次股东大会,整合工作顺利完成。

广西相关负责人表示,五方合作运营标志着北部湾港业务重心从单一码头运营向生产业务数据信息共享、综合调度、提升港航服务水平转移,为西部新海陆通道发展注入新动能。

合作一直是西部新海陆通道开发的核心要素。“13+1”格局形成后,合作规模和范围扩大,合作形式更加多样化。

“过去一年,西部新海陆通道建设最明显的变化之一是,各方合作意识更加明显,行动更加积极,措施更加务实。”市政府港口物流办公室副主任胡红兵表示,过去,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之间的合作侧重于沟通、产业合作和优势互补。今天的合作更加深入,融合更加明显。

六省、自治区、直辖市联合成立了鹿海新通道运营有限公司,这是合作成果之一。

以前各省在西部新建陆海通道的时候都有相应的物流公司。例如,重庆有一家公司在中新南通道(重庆)物流发展有限公司的平台上运营..

“13+1”格局形成后,提出“建立一体化运营平台”,希望整合各方优势,共同建立培育和拓展跨区域一体化运营平台的相关要求。在框架协议签署的同一个月,重庆与贵州、甘肃、新疆、宁夏就合资合作达成共识。

随后,重庆积极与各方协商沟通,并计划与西部省、自治区、直辖市共同努力,通过整合资本、共享资源,扎实推进西部新陆海走廊海铁联运平台建设。

2020年3月,重庆、广西、贵州、甘肃、宁夏、新疆代表企业召开合资合作洽谈会,决定成立鹿海新渠道运营有限公司

“后续,我们将按照‘统一品牌、统一规则、统一运营’的原则,加快区域公司建设,整合渠道物流资源。”鹿海新渠道运营有限公司董事长王育培说。

更宽的辐射

通道列车/公共汽车的数量显著增加

今年7月,一批来自越南的高端木材通过新的西部陆海通道运往重庆国际物流枢纽园区,实现了越南木材在新的西部陆海通道上的“首运”。

今年9月,一批进口鱼油从越南胡志明港出发,经海路运往钦州港,再通过西部新海陆通道的铁海联运列车抵达重庆通关。

以西部陆海新通道为媒介,重庆与越南交流日益频繁。据统计,截至目前,重庆已通过西鹿海新通道向越南发送集装箱6122个,价值超过12亿元,在通道所有目标国家中排名第一。

这只是一个缩影。“13+1”格局形成后,西部新海陆通道发展进入快车道。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都在利用自己的资源开拓国际市场。

比如贵州为西部新海陆通道推出定制出口列车,甘肃为西部新海陆通道实现沙特列车正常运行,青海首次通过西部新海陆通道向泰国曼谷销售纯碱。

在重庆,仅在2020年前三季度,就将有涪陵、长寿、荣昌三个区县,运营西部新陆海通道的铁海联运列车。目前,重庆已建成以中心城市(另一个江津)为主枢纽,万州、涪陵为辅枢纽,黔江、长寿、合川、綦江、永川、秀山为重要节点的中心城市“井”字形货运主通道和“一主、两辅、多节点”枢纽体系。

“到目前为止,西部陆海新通道共有300多个服务类别,辐射96个国家和地区的246个港口,比去年增加了8个国家的33个港口。”胡红兵说。

不仅扩大了直达的辐射范围,还提高了“联动”范围。

今年9月,一批货物通过中欧列车(重庆新欧洲)运抵重庆,然后通过重庆新欧洲越南国际列车出发前往越南河内。重庆-新欧洲-越南国际列车是西部新海陆线的组织形式之一,它与中欧列车的联动体现了内陆地区两大线路正在积极寻求合作。

据了解,今年1-9月,西海陆新通道、中欧班列(重庆新欧洲)、长江黄金水道联运货物超过6500标准箱,货物总值超过65亿元,为“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无缝对接提供助力。

今年,虽然受到新冠肺炎肺炎疫情的影响,但由于多种因素的叠加,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列车和班车数量仍明显增加。

今年1-9月,重庆在西部陆海新通道开通铁路、海上联运列车839列,同比增长21.24%,其中外贸货物占比提高25个百分点至58%;跨境公路穿梭巴士和国际铁路联运列车分别运营1901辆巴士和122辆列车,同比分别增长161%和154%。

机制更新

运营组织中心开始运营

今年9月1日,鹿海新航道运营有限公司成功签发了CIFA多式联运第一份提单。

通过该账单,客户可以以西鹿海新通道为载体,从重庆向越南发货,享受一笔佣金、一单到底、一份保险、一案到底、一笔结算等模式。,从而实现更便捷的交通服务。

这是重庆积极探索和建立陆路贸易规则的生动体现,也是西部陆海新通道运营组织中心推进铁海联运“一单制”试点的重要举措。

国家发改委(NDRC)在《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中明确表示,重庆是通道的物流运营组织中心。框架协议签署后,“13+1”省、自治区、直辖市进一步明确重庆为渠道运营组织中心。

为此,今年6月9日,重庆正式成立“西海新通道物流运营组织中心”,标志着西海新通道有了专门的服务机构,工作机制也相应更新。

例如,运营组织中心应负责建立统一、规范、权威的西部新海陆通道运营统计和对外宣传工作机制,包括准确、全面掌握运营数据、重要事项和重大项目的开发建设。

“我们有五个部门,分别负责西部新海陆通道的综合协调、规划开发、区域合作、项目推广和信息服务。”该中心负责人刘伟说,该组织成立三个月后,所有工作都步入了正轨。

八川江介绍,重庆正在加快发挥运营组织中心的作用,重点推进信息、金融和标准体系建设。

“运营组织中心正与海关、港口、交通等渠道沿线部门合作,打造西部陆海新渠道公共信息平台,已形成《西部陆海新渠道公共信息平台建设推进方案》,力争在2021年底完成一期。”八川江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7953.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