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对话高校卫生巾互助盒推动人:破除月经羞耻有助女生建立自信

对话高校卫生巾互助盒推动人:破除月经羞耻有助女生建立自信

原标题:与大学卫生巾互助箱对话推广人:打破月经耻辱帮助女生建立自信 新京报(记者王军)近日,高校卫生巾互助箱被搜查。先是华东政法大学,然后是中国政法大学,接着是…

原标题:与大学卫生巾互助箱对话推广人:打破月经耻辱帮助女生建立自信

新京报(记者王军)近日,高校卫生巾互助箱被搜查。先是华东政法大学,然后是中国政法大学,接着是各大高校的相继回应。发起人于凉没有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40多所大学会支持这个互助箱。

于凉是灵山慈善基金会“姐妹安心抗疫”慈善项目的发起人。10月14日,她注意到一位中学女老师在学校做了一个卫生巾互助盒,于是发了一条微博。被华政二年级学生许看到后,他受到启发,在学校里放了一个互助箱,并以“取一片,放一片”的方式提供紧急使用。许明路还特意将互助箱放置在浴室外的公共水池中,希望借此反对“月经不调”。

许向提交自己的做法后,以“卫生巾互助箱”为题鼓励大家一起行动,形成了连锁反应。从成立到现在,才过了4天,就有40多所高校参加了。

这个速度震惊了于凉。在过去的几天里,她收到了很多私人信件。很多女生都说自己的“秘密”想法。他们被警告不要谈论月经。应该换成大姨妈和节假日。他们应该把卫生巾藏在校服的袖子里,以免别人看到…

年初,梁书提出湖北、湖北女医务人员月经补给不足,开展捐赠活动;年中,与散装卫生巾讨论“月经贫穷”话题,她和她的团队立即发起了“月经安心”运动。发起互助行动后,不少女生也对于凉表示赞同,“希望姐姐们能理直气壮地谈月经”“这件事最大的意义就是潜移默化地改变社会对月经的态度”。

卫生巾互助盒行动也伴随着很多争议。梁书很平静。“我认为争议是好的。没有人讨论这是最糟糕的。眼见为实才是改变的开始。”她希望月经不调会随着反复讨论而逐渐变得麻木。

浅谈互助箱行动

“这件事也打破了我对女性的刻板印象。”

新京报:大学卫生巾互助箱是怎么开始的?

于凉:一开始,一位中学女老师在学校里做了一个卫生巾互助盒。我发了一条微博,给了正面评价。华政的一个女生看了之后做了,提交给我。我发了之后,起到了连锁效应。后来我们团队设计了“卫生巾互助盒”的使用指南和海报,可以打印出来,直接供学姐们使用。

新京报:有哪些大学加入了?进展如何?

于凉:截至昨晚,已有40多所学校加入。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引导大家取得了学校的同意。令我震惊的是,很多学校都给予了支持,有的学校有统一的后勤采购,有的学校会让女生申请项目和支持经费。学校的态度那么积极,这是我没想到的。

新京报:40多所高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参与,速度是非常快的。怎么做?

于凉:一开始我很担心,我专门咨询了性别学者。后来发现他们真的很棒。郑茜的一个女孩写了一个关于中英文使用的约定,互助箱从纸盒变成了塑料盒,后来发展成了密封盒。也有学校在讨论成立志愿者小组,定期清理这些互助箱。

特别被一个女生感动。一开始,她一直问我怎么办。后来,她写了一份详细的指南,管理学校的所有部门。这件事再次打破了我对女性的刻板印象。一开始,我并不放心。后来发现他们做的很快,很漂亮。

谈论争议

\”争吵是有益的,更重要的是,这个问题值得关注.\”

新京报:看到有学校反对,有男生撕互助海报等。你怎么看待这种情况?

于凉:一切都有争议,这很正常。有一条评论说得很到位,“女性主动向女性发起互助,女性积极参与对女性群体有利的事情,即使男性的利益完全不受影响,也不会习惯”。这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很多为女性做的好事都会遇到这种情况。

新京报:一名男性参与卫生巾互助箱操作,获得了不少好评,但也引起了一些争议。你怎么看待这种情况?

于凉:我知道他这样做是表达了善意,但是当每个人都称赞他时,我们有必要看到我们应该以同样的标准对待男人和女人,包括《最美的逆行》中的女性信贷。我们很难跳出来看这件事,所以我们应该反思一下,我们是否没有从客观的角度进行讨论。做了那么多事的女生那么多,为什么女性的善良不值得赞美。

女性的工作能力和社会价值在我们的文化和报道中很少被宣传,女性也没有自信,仿佛男性没有参与就无法忍受一份工作。其实男女都一样,不是没有哪个性别。

新京报:这次辩论会不会影响互助箱操作,产生不好的影响?

于凉:争论是有益的。每次争论都是思想的碰撞。更重要的是关注这个问题。

论月经不调

“摆脱经期羞耻感有助于提高女生的自信心”

新京报:今年疫情期间,你指出湖北和湖北省的女医务人员缺少月经用品。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关注月经这个话题的?

于凉:这只是简单的感同身受。当你看到他们穿着防护服时,你会想知道月经怎么办。年初疫情期间,给女医护人员捐赠卫生用品的活动很成功,包括散装卫生巾引发的讨论,不停的上桌说反复吵架也是脱敏的过程。这一次姑娘们可以行动迅速不丢面子,也有了之前的事情铺垫,一步步走出来。

新京报:你认为月经不调背后反映了哪些问题?

于凉:事实上,每个月月经对女性来说都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很多女性可能会认为自己的身体不够好,然后对自己的健康没有信心。我们在经济不发达地区讲课,问他们身体哪个部位我们喜欢,一个小姑娘说全身都喜欢。摆脱月经的耻辱,了解月经背后的意义,有助于提高自信心。

新京报:后来你发起了“月经和平行动”。这次活动的动机是什么,你有什么感受和经历?

于凉:一开始我不想做那么久,但是关于散装卫生巾的讨论促使我们继续关注这件事。从9月份开始,我们的团队每个月都去一所山区学校捐赠卫生用品,给孩子们上身体卫生课。我们知道需求很大,却不知道有那么多无奈。

我们现在在湖北和贵州开展活动,明年去青海。11月1日,上海将举办“送她一程”展览,这也是一个关于女性状况的展览。

新京报:今年以来,人们一直在讨论月经不调、月经不调等话题。你觉得社会的包容度变了吗?

于凉:现在已经有了一些好的变化。像年初的活动一样,普通女性通过互联网开展活动。这一次也是,大家都是普通女孩,大多数人都是自发的。这个动作很有意义。

新京报记者王军

编辑陈思校对李香玲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7936.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