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藏在金融土特产里的权钱交易——中钞国鼎原党委书记龚士良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藏在金融土特产里的权钱交易——中钞国鼎原党委书记龚士良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原标题:隐藏在金融土特产中的权钱交易——中鼎国定远党委书记龚世良严重违法违纪分析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近日,天津市河东区人民法院对原中国钞票郭顶投资有限…

原标题:隐藏在金融土特产中的权钱交易——中鼎国定远党委书记龚世良严重违法违纪分析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近日,天津市河东区人民法院对原中国钞票郭顶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钞票郭顶)党委书记、董事长龚世良作出判决。根据判决,龚世良的贿赂包括100张新世纪纪念钞、100张奥运会纸币、2005年一套熊猫金币、2015年羊年一枚5盎司彩色金币。

为什么贿赂财物中有大量纪念纸币?贿赂财物背后反映出的金融领域腐败的特征有哪些?金融“土特产”如何成为行贿的工具?和你所在的行业有关吗?有了这些问题,记者对龚世良的严重违纪违法行为有了深刻的认识。

“一起发财”的想法让他不自觉地越过了底线

中国钞票郭顶直接隶属于国家法定货币生产企业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作为一家集R&D、贵金属产品及人民币衍生品的生产和销售、纸币、纸币的识别和评级、进出口贸易为一体的国有企业,由于没有抢占主营业务企业的业务份额,所以享有绝对的自主权。“这意味着,从产品定价到业务开发和项目承接,龚世良和他的领导团队成员可以做出决策。”处理此案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和中国人民银行国家监督委员会纪律检查监督小组的工作人员说。

2014年3月,龚世良从上海造币厂调任中国钞票郭顶。此后,他一直担任公司董事、总经理、董事长和党委书记。

从上海到北京,用龚世良的话说,“变化巨大”。

一家上海钱币收藏有限公司一直与中国郭顶钞票公司有业务往来。在一次谈话中,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吴某听说龚世良的孩子在国外学习,并承诺帮助解决部分学费。这一承诺于2015年7月兑现。

“整整十万美元,我以为他会给一两千美元。”龚世良回忆起自己收钱时的感受。他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大手也说明这钱好赚,‘大家一起发财’!”

从此,“一起发财”的念头在龚世良的脑海里扎下了根,越过了思想的藩篱,与关联方的接触也更加频繁。据调查,2017年至2019年,他多次要求中国钞票郭顶上海销售中心为相关商业银行贵金属部门负责人的宴会准备高档接待酒,宴会费用由中国钞票郭顶经销商支付,包括他“顺利”回家的几瓶茅台。

“我的行为严重损害了国家和公司的利益,影响了商业活动的公平正义,损害了公司形象。”龚世良在供词中写道,在这一点上,难怪别人养成了享乐主义,私欲膨胀严重,产生了超越现有条件和能力的思想,从而使金融“土特产”成为腐败的温床。

纪念币成了权力和金钱的筹码

2016年春节,某投币公司法定代表人谢某向龚世良承诺,中标后将赠送相当于1000万元人民币的纪念纸币,以争取到郭顶终身小荷年票的投标权,并获得销售年票的权利。

龚世良被他的豪爽承诺所诱惑。

同年3月7日至9日,谢某通过龚世良的同道好友王某等人的个人账户数次将款项转入龚世良账户,共计1000万元。这是龚世良以炒股为由的贷款,谢某答应的很爽快。

“吃嘴软手短的人。”为了让公司中标,龚世良指示中国钞票郭顶负责招标的工作人员根据公司独特的资质制定招标方案,最终让公司以绝对高分中标。如愿以偿的谢表示“1000万贷款不用还”,兑现了自己的承诺。

作为硬币和贵金属投资行业的参与者,纪念钞不仅是龚世良获利的筹码,也是他收受贿赂的渠道。经调查,龚世良在任期间,为一家公司承接黄金质押代销等业务提供协助;帮助某上海钱币收藏有限公司使用中国钞票郭顶销售渠道,产品累计销售额达到2.8亿元;龚世良还主动将几个贵金属奖牌生产项目交给上海一家纪念币制造公司,支付了1700多万元的生产成本。他利用职务之便,从受益公司得到的是现金和纪念纸币形式的“谢谢”。

整治金融“土特产”,完善特种货币发行资源管理机制

金融“土特产”具有明显的货币金融业特征。派驻人民银行的纪检监察组工作人员表示:“人民银行和外汇局掌握着货币、黄金、白银等特殊资源。从被查处的案件来看,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系统中的人员会发送一些纪念币、纪念币等金融‘土特产’,甚至有少数人利用职务之便,为倒卖大型贵金属纪念币谋取私利。”

据了解,中国人民银行和外汇局系统利用纪念币、金银纪念币等特种货币发行资源谋取私利,这在2015年底中央政府专项巡察中已有提及,称存在“利用货币发行权搞‘个人裁缝腐败’,以及纪念币和特种连环钞”的情况。

针对利用稀有特殊产品特殊资源谋取私利的问题,在中央纪委发布相关通知后,中国人民银行纪检监察组确定了稀有特殊产品名单。记者发现,这份名单包括迎接新世纪、中国航天、人民币发行70周年等5种纪念纸币,龚世良收到的金融“土特产”也包括在内。

调查发现,龚世良的严重违纪违法行为从2014年开始一直没有停止过,直到犯罪发生,甚至在领导干部利用珍贵专业和特殊资源谋取私利专项整治后,仍然没有收敛或停止。“龚世良的问题提醒我们,光调查是远远不够的。必须从制度和机制上切断源头,通过严格管理堵塞漏洞。”中国人民银行纪检监察组的工作人员表示,为了从源头上防止利用纪念钞和金银硬币谋取私利,中国人民银行纪检监察组继续发挥力量,促进特殊货币发行资源管理机制的完善。

记者了解到,一方面,纪检监察组根据货币发行的特点,在实时更新专项资源清单的基础上,进行清理调查和“回头”监督整改;另一方面,敦促有关部门加强纪念币管理,完善普通纪念币发行管理规定,修订完善《中国金币特许零售商综合绩效评价办法》,制定《贵金属纪念币零售指引》等。,加强对部分自销量批发业务的审批权限,开放贵金属纪念币互联网分销渠道,确保阳光销售和公平交易。同时要求系统内部门级以上领导干部必须上报大型贵金属纪念币交易情况。

此外,针对龚世良案暴露出的中国钞国丁自身建设和制度规范相对滞后等问题,中国人民银行纪检监察组要求深入分析,严肃问责,规范黄金质押代销等相关业务。近期,纪检监察队伍将充分发挥龚世良对严重违纪违法行为的警示和教育作用,推进系统内各类企业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Sebrina,国家纪委网站)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7835.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