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遇见院士①|陈和生:主导建设散裂中子源,致力解决源头创新问题

遇见院士①|陈和生:主导建设散裂中子源,致力解决源头创新问题

原标题:会见院士1 |陈和生:领导散裂中子源建设,努力解决源创新问题 编者按:11月2日至4日,2020年粤港澳大湾区院士峰会将在大湾区国家综合科学中心(东莞松…

原标题:会见院士1 |陈和生:领导散裂中子源建设,努力解决源创新问题

编者按:11月2日至4日,2020年粤港澳大湾区院士峰会将在大湾区国家综合科学中心(东莞松山湖科学城)的开创区举行。院士在东莞经济发展和转型升级中发挥着巨大作用。从现在开始,《东莞日报》将推出“遇见院士”系列报道,通过对院士所在机构、企业、团队的实地采访,向读者揭示院士在东莞是如何创新创业的。请期待。

■陈和生 广东院士联合会供图

10月10日,中国散裂中子源(CSNS)成功完成了夏季大修和机器研究以及几台用户光谱仪关键设备的安装,并按计划开始了新一轮的打靶和供束运行。

今年以来,中国的散裂中子源运行有序,并陆续取得突破性成果,这要归功于陈和生。陈和生不仅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也是中国散裂中子源项目的总指挥。

在陈和生的领导下,2月28日,中国散裂中子源项目的目标束功率达到100千瓦的设计指标,比原计划提前一年半达到设计指标;自2018年8月通过国家验收并向用户开放以来,中国散裂中子源已完成200多个原创研究项目,服务于全球1500多个用户。

依附于东莞,努力建设

追溯中国散裂中子源建设的历史,早在2000年,国家科教领导小组就原则审议通过了中科院提交的《中国高能物理与先进加速器发展目标》,确定了中国高能物理与先进加速器的发展战略,提出建设散裂中子源、同步辐射光源等大型跨学科研究平台。

10月13日,陈和生向记者回忆当年挂靠东莞的故事:“改革开放以来,广东经济发展一直走在全国前列,但科研发展仍有很大发展空。发展科研和促进产业升级并不冲突。在广东省的大力支持下,我们来到广东实地考察,发现东莞大朗镇地质构造稳定,交通条件便利,后续开发空,因此我们选择在这里建设散裂中子源。”

2011年10月20日,中国散裂中子源奠基。但是因为是国内第一次建,一路上也是坑坑洼洼的。该工厂计划建在地下13 -18米的深度。在施工期间,陈和生对第一个雨季印象深刻,当时地下隧道因渗水而深10厘米。

“原因是施工单位的混凝土比例不对。我们连夜讨论了解决方案,最后决定在隧道外层再挖一层隧道,不断在他们之间抽水,然后用修补材料加固,解决了问题。然而土木工程项目已经拖延了一年多。我们决心保证国家竣工日期不变,并采取了一系列有效措施克服诸多困难,赶回工期。”陈和生回忆道。

在建设初期,由于资金有限,国内散裂中子源地下隧道未规划电梯。钱需要花在刀刃上,所以资金主要投资在设备购置上。研究人员往返于地下13 -18米深的隧道,完全依靠楼梯和脚。

2018年3月25日,中国散裂中子源正式通过中科院组织的工艺鉴定验收,成为中国第一个、世界第四个脉冲散裂中子源,填补了我国脉冲中子应用领域的空空白。

经过两年的调试和运行,我国散裂中子源目前的工作趋于稳定。虽然今年有疫情,但为了保证实验的进度,陈和生表示,散裂中子源通过用户邮寄样品的方式进行实验,并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突破性的成果。

2月3日,中国散裂中子源开始用加速器调整束流。按照计划,2月28日射束功率达到100kW,实现稳定运行,比原计划提前一年半达到设计指标。

5月8日,中国散裂中子源用户——香港大学黄明新教授的实验结果发表在《科学》杂志上,这也是《科学》杂志首次发表中国散裂中子源用户实验结果。8月13日,中国科学院高能研究所东莞分院成功研制出我国首台自主研发的加速器硼中子俘获疗法(以下简称“BNCT”)实验装置,这将为我国癌症治疗带来技术创新…

陈和生说,BNCT是一种放射与药物相结合的二次、靶向、细胞水平的精确放疗,是利用肿瘤内中子与硼核反应产生的重离子破坏癌细胞的一种放疗。这也是我国第一个基于散裂中子源相关技术的产业化项目。

记者了解到,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在成功研制这款BNCT实验装置的基础上,与东莞市人民医院合作设计开发了第二台BNCT临床设备,有望很快进入临床试验,并逐步按规定进行临床治疗,未来将尝试治疗肝癌、肺癌、胰腺癌等器官肿瘤。预计BNCT实验装置将在四年后投入临床使用。

建议和提议,来源创新

■松山湖科学城由原规划的“两核一轴多区”升级为“一轴一区两心三组团”的宏大格局 记者 郑志波 摄

“为了取得今天的成就,我必须感谢广东省和东莞市政府以及松山湖管理委员会的大力支持!”陈和生说。

我刚到东莞的时候,和散裂中子源的其他研究者一样,陈和生经常发生在大朗镇附近的出租屋里,无论是办公还是生活。然而,多年来,松山湖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道路建设、设施完善、配套设施齐全、企业入驻、平台共建…

特别是在科学城建设方面,2020年1月,松山湖中子科学城正式更名为松山湖科学城,面积由原来的53.3平方公里优化调整为90.52平方公里,由原规划的“两核一轴多区”升级为“一轴一区两心三组团”的宏大格局。松山湖正在经历一个从“花园”到“城市”的发展阶段。

“当时我们选址的时候,向当地党委政府说明,我们的项目不会直接带来GDP,但是我们有信心把这个地方建设成一个全新的研发创新中心。”陈和生说。

2020年7月,国家发改委和科技部批准光明科学城-松山湖科学城为大湾区国家综合科学中心创业区主体,定位为重大设施、平台等创新资源的集中承载区。9月,东莞市委全体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加快建设大湾区国家综合科学中心(松山湖科学城)首批启动区的若干意见》,这意味着东莞将进一步为全市做出贡献,为建设大湾区国家综合科学中心(松山湖科学城)首批启动区按下“快进键”。

谈到松山湖科学城的建设,陈和生说:粤港澳大湾区国家综合科学中心的先导区包括东莞松山湖科学城和深圳光明科学城。先导区两个科学城的建设要统一规划,优势互补,吸引更多高端人才,为建设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做出贡献。

陈和生高度评价东莞在人才引进方面的举措。东莞每年都会组织“人才周”,为海内外人才提供在东莞交流学习的机会。高端人才的到来可以为东莞的建设提供建议和意见。同时,来东莞的人才也可以得到重视,在定居、住房、子女就学等方面都可以得到有效保障。也为研究人员解决后顾之忧提供了良好的工作环境。

“我们还积极争取将中国散裂中子源二期建设纳入国家‘十四五’科学仪器,希望不断提高设备功率,提高测量精度,加快实验进度,解决源创新问题,更好地服务实验用户,为国家发展做出更多贡献。”陈和生说。

记者张帅/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7801.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