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李诚儒:我不说真话就没人敢说,太可笑了丨专访

李诚儒:我不说真话就没人敢说,太可笑了丨专访

原标题:李成儒:如果我不说实话,没人敢说。太可笑了。 李成儒有一种典型的老北京人的“风格”,喜欢去看歌剧,喝茶,玩花鸟鱼虫。一个人遛鸟很讲究。画眉鸟每天早上要挂…

原标题:李成儒:如果我不说实话,没人敢说。太可笑了。

李成儒有一种典型的老北京人的“风格”,喜欢去看歌剧,喝茶,玩花鸟鱼虫。一个人遛鸟很讲究。画眉鸟每天早上要挂晾两个小时,然后喂虫、喂水、盖上黑布;走路时,手不要举得太高,要垂直自然地摆动。“你看了很多老北京戏。玩鸟的人不会犯错。最烦的是台词说画眉砸了。结果笼子里还有别的鸟,后来也叫画眉。”

李诚儒。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不喜欢就来,不喜欢就来,这就是“北京老爷”的特点。从小生活在皇城根脚下的李成儒,骨子里一直保持着这种气质。为此,在综艺《演员请就位》前后两季,在业界爱面子、关爱粉丝习惯的大背景下,他还是做出了“坐在针毡上,像是在喉咙里”这样犀利的言论。它成了“众矢之的”,也被大众誉为“敢说真话的人”。

“如果我不说,没有人敢说。这太荒谬了。”当谈到他认为“越来越少”的娱乐业时,李成儒总是提高嗓门。上完节目,他也会时不时的看评论。他不在乎,他只是觉得好笑,看着不认识的人旗帜鲜明的讲述自己过去的经历,揣测自己的豪言壮语背后要红?是财大气粗不在乎资源吗?还是习惯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别人?

“都不是。”李成儒回答说。他太热爱这个行业了。“正是因为我骨子里的义。我觉得这样不对。再这样下去就不行了。我不允许演员这个职业,这才是我真正的动力。”

A

皇城根苦读十年,一个下午读一个字

根据李成儒的认知,不管他是否出身于一个阶层,如果他想成为一名演员,他至少要为表演而痛苦。

李成儒出生于20世纪50年代,住在故宫和景山附近。他是在帝都脚下长大的老北京人。高中毕业后分配到景山服装厂当学徒,第一年月薪只有16元,第二年18元,第三年21元。那时候他业余最大的爱好就是去北京人艺,从家往东走十分钟,蹭票看剧。有一次他在看话剧《针锋相对》的时候,被其中一个声音穿透力很强的演员深深吸引。瞬间让场上所有人黯然失色的表现力,让李成儒默默的想到,他必须学会和这个人一起表演。

机会从天而降。李成儒在北京国家宫的一场地方戏演出的检票口遇见了演员董航娃,北京人艺的表演艺术家。董先生在《雷雨》中扮演周冲,《日出》中扮演胡俟,《蔡文姬》中扮演曹丕。他曾经是中国朗诵界的顶尖艺术家之一。李成儒鼓起勇气,胆怯地和这位艺术家一起学习。“我想向你学习表演。”当时,李成儒还背诵了几篇散文。然而,第二天,在仁一宿舍与老师的第一次正式见面中,李成儒只念了三个半小时的第一句“谁是最可爱的人”,然后就被老师“轰炸”了。“如果下周还是这样,就别来了。”

那时候,李成儒每周都去老公家学习,每天早上6点到8点去故宫城墙下练台词,一学就是十年。他经常背诵一个单词四五个小时。老师曾经告诉李成儒,演员就像你做衣服一样,他的工作是布料。比如这个角色得了肝癌,你就捂着右小腹上去,弱弱地说他想说的话,好像看到他在你面前,你就是他。李成儒的成功。在舞台上的那一刻,演员不是自己就是这个角色。“现在几乎没有演员会台词,或者说嘴巴没毛病。能达到我们要求的老师几乎没有。”

B

在海上做生意赚第一桶金,保证每件商品的质量和价格

李成儒从不回避它,他是较早在中国发现第一桶金的人。

1977年,中国正式恢复高考,1978年后,北京电影学院陆续恢复招生。当时李成儒24岁(招生简章上的年龄是18-22岁),只能参加业余培训班。1981年,李成儒自告奋勇去演86版西游记里的唐僧,但因为太瘦,口才还不错,被导演留在现场录制。直到五年后《西游记》完成,李成儒在梦想和现实中犹豫不决,最终选择了先赚钱。

剧组记录人李成儒(右一)、西游记导演杨洁(前)等。

幸运的是,他似乎有一种天生的敏锐的商业意识。80年代的中国是卖方市场,谁有货谁就能卖钱。李成儒发现一些水果公司囤积了大量的苹果,于是他开始在假期将苹果批发给各单位作为员工福利,并从中赚取“差价”。之后他在服装、百货、电器等行业工作,沟通能力强,对商业市场的适应能力强,使得他的生意进行的很顺利,积累了很多原始资本。20世纪90年代初,他在北京西单的黄金地段开了一家800平米的服装店。这里卖的是上海、福州、广东的皮鞋;风衣是生产、加工、销售一条龙服务。在生意最红火的时候,一批“特”风衣能卖10万件,一天最高利润56万。

李成儒无疑是一位成功的商人。他看了看目前的一些经纪公司,就像当年所谓的“包装公司”,挖几个帅哥美女,削尖脑袋不经过培训就上选秀节目,千方百计让他们红起来,赚快钱。

李诚儒。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为了赚钱,他想尽一切办法推销自己的商品。在李成儒的信用体系中,他无法接受这种看似合理的商业逻辑。他卖过的每一批衣服风衣,要求都是质量第一,价格不能烧起来,比成本高30%左右。“我的教育是诚信买卖,诚信宣传。我只关心事情好不好,谁投机好,我从来不看。”

C

我只拍历史剧,不喜欢胡乱编的宫廷剧

《演员请就位》让李成儒体会到了被网曝光的感觉。很多网友把他年轻时做生意的经历揪出来,以为他“财大气粗”才敢说得这么直白。事实上,李成儒的财富早在1993年底就积累起来了,当时他大量输出外汇,在贸易战中与玩家“全军覆没”。

但这并不是他重返演艺圈的主要原因。做生意那些年,他无数次问自己最爱什么。他经常在想,为什么自己对演戏充满热情,努力学习了十年,最后还是去做生意了。“我还是太爱它了。我喜欢它,甚至放弃一些更有利可图的东西。”

李成儒(左)在电视剧《六组大案》中饰演“大曾”曾克强。

从电视剧《烟瘾》《东方的日出》《西方的雨》《六组大案》,到电影《一声叹息》《大牌》,无论演多少部戏,李成儒总是把塑造角色当成自己最开心的事。

虽然电影《大人物》只是客串,但李成儒扮演的角色让很多人记忆深刻。

他家里挂着一幅巨大的油画,上面画着他扮演的每一个经典角色:大增、程疯子、周一贵……还有李成儒本人。他希望当人们在街上认出自己时,人们会叫他们角色的名字。

“最近几年,也许在我在专栏里说了些什么之后,所有人都知道我是李成儒。”这并没有让他很开心。李成儒最初拒绝综艺节目,原因是“没有机会拍摄,没有食物吃,他想演戏。有话题要行动。”他平静地说。在他看来,这是一个他一直热爱的行业,但“越来越少了”。

他也挣扎过,打过。2010年,李成儒投资6000多万元,执导并演出历史剧《红墙绿瓦》。这是一部电视剧版的《火烧圆明园》和《听政治》,聚焦1840年后的两次鸦片战争。英法联军用大炮打开了中国的大门,烧毁了袁梦花园,使中国人签订了辱权辱国条约的历史。他想做一部真实可信、尊重历史的好作品,希望今天的青少年不要忘记国耻。“我不喜欢胡乱编的宫廷剧。”他在许多场合都直言不讳。“我的标准是九个字:根据正史,好好看看,找到市场。”

李成儒写《红墙绿瓦》剧本长达十年,历经正史和野史,融入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时至今日,他依然记得剧中的每一个场景,比如殿上封太子的沉重场面。当宣布“封皇帝的六个儿子……”,话音未落,李成儒让扮演老六的演员惊讶而自豪地微微抬头,老四失望地低下了头;\”…为了王子。冯煌四子皆王侯。”这时候老六会从惊讶变成惊愕,老四也会同时惊讶的抬头。然后,李成儒把音乐推向了顶峰。老四原本身体虚弱,行动不便,一条腿瘸了,却骄傲地向庙里走去。这是一部只有几分钟没有多余台词的戏剧,但用李成儒的镜头语言来说,它是一个演员活在角色身体里的敬畏和无私。

那一年,演员韩栋在《红墙绿瓦》中扮演年轻的咸丰。拍这部剧的时候,在横店的《如履薄冰》剧组,临时需要一个演员来演《兄弟》。刚刚剃了光头的韩栋与李成儒讨论他是否能出演这部戏。“没想到我的剧会播出。编出来的剧播了,还火着呢。”

事实上,《红墙绿瓦》在拍完不久就通过了试播,但是没有电视台买单。“我好迷茫!”李成儒提高了声调。当时他面对的是可以买一部电影,却要花几十万集才能买到收视率;他写了十年电影,手里亏了钱,而电视剧里王子和他的小妾在湖上划船做爱。

这些年来,李成儒几乎停止看电视剧。“它太无助了,甚至发狂,可恨。”《红墙绿瓦》至今未播。

“为什么我敢说,因为我知道什么是对的?”

李成儒眼里一点沙子也揉不进去,尤其是对于他热爱的娱乐行业。无论面对的是什么,无论是受人尊敬的大人物还是拥有百万粉丝的鲜肉,他的“真相”就像戳在软肋上的刀子,也像一面镜子,让人不得不面对浮华背后的破碎。

去年,李成儒出演《演员请就位》后,另一个表演节目《我是演员峰会》也邀请他坐下来评论。在节目中,刘晓庆和张铁林再次出演了改编的电影《倾听政治》。其中一个细节是大臣把董拉到热河,割掉了他的舌头。“胡说!当时董在山东,根本没见过丞相,故未如此。”节目中,他忽略了在舞台上多年的老朋友,坦诚的说出了剧中的重伤。这是李成儒的原则和底线。

参加“演员到位”计划。

他不明白为什么说实话成为演艺圈难得的品质。就像《演员请就位2》中关于“S牌”的争议一样,李成儒一直搞不清楚为什么明明是“化干戈为玉帛,遮人耳目”,明明是应该给演技好的演员发S牌,就像公司经理应该奖励表现好的员工一样,却“无理地煽动三分”。

”(没人愿意说)因为他们害怕失去更多的资源,而我没有这个问题。为什么我敢说?因为我知道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对的。我觉得这样不对。再这样下去就不行了。这是我的动力。”

在去《2号位的演员》之前,李成儒还问了自己北电学生的意见,这个赛季去不去,是否应该继续发言。“我们都60多岁了,怕什么?你说我们的心,不说就没意思。”莫名其妙地被塑造成“正义”的化身,李成儒多少有些欣慰。“还好我的声音还是很高的,(这个行业)还是有希望的。”

新京报记者Z瑞安

人民摄影郑新·恰

编辑吴冬妮校对赵琳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7764.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