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朝鲜战场上,举行了一次“战俘营奥林匹克运动会”

朝鲜战场上,举行了一次“战俘营奥林匹克运动会”

原标题:在朝鲜战场上,举行了“战俘营奥运会” [传记] 周意锋,女,徐汇区退伍军人中心二分院退伍军人干部。她于1952年赴战场抗美援朝。之后被分配到志愿军政治部…

原标题:在朝鲜战场上,举行了“战俘营奥运会”

[传记]

周意锋,女,徐汇区退伍军人中心二分院退伍军人干部。她于1952年赴战场抗美援朝。之后被分配到志愿军政治部战俘管理处二营管理美英军官的俘虏。

朝鲜战争爆发后,我加入了军事干部学校——华东军区外国语学校。1952年,经过半年多严格的军事和外语训练和考试,我和其他九名学生被选拔调到韩国前线。当时我是学校女篮的中锋。我像男生一样剪短发,被称为“假小子”。去战场,不觉得沉重,反而觉得精力充沛,就像出国参加一场球赛。

到达安东(今丹东)的当晚,我们乘船潜伏在鸭绿江对岸。挤在一个小木屋里,就像沙丁鱼一样,我们也没在意肆虐的跳蚤,很快就睡着了。在朝鲜的第一个晚上,我们遭到了美国飞机的轰炸,五个女孩手拉着手,在炸弹的爆炸中勇敢地跑进了掩体。后来被分配到志愿军政治部战俘管理处二营,专门从美英军官手里拿俘虏。战俘集中营四面环山,冬季气温低至零下40摄氏度。敌机经常在那里扫射和轰炸。

1952年去朝鲜前夕合影(中间一排左边第一个是周意锋)

在前辈的指导和照顾下,我成长的很快。从此我明白了工作的意义,就是减少敌人,增加朋友;就是表明中国人民热爱和平,战争的目的就是和平。

在战俘集中营,中国人民志愿军战俘管理人员发扬我军优待俘虏的传统,严格执行日内瓦战俘公约,影响了无数敌方战俘。高大的美国和英国官兵第一次进入战俘营时都吓坏了。然而,他们没有看到层层铁丝网和露齿而笑,也没有受到斥责或酷刑。在冬天,志愿者不能穿棉衣,但我们尽最大努力确保战俘穿上暖和的衣服,给他们新的厚棉衣、棉帽、棉鞋和棉手套。虽然我们志愿军的伙房离战俘的伙房不远,但我们给他们留了好饭,让他们吃米饭、面粉、肉,而我们只吃玉米、高粱、炒面。

为了锻炼战俘的体质,每天早上起床铃一响,我们就组织战俘进行篮球训练。每次在战俘营举行女篮比赛,我们二大队总是名列前茅。后来所有的战俘团、队、中队都为战俘购买了大量的运动器材,战俘也自制了一些;篮球、排球、足球和滑冰等82个体育场馆已经建成。战俘可以在规定的工作时间内自由参加各种体育活动。俱乐部委员会经常组织各种友谊比赛和小型运动会。

1953年摄于朝鲜(周意锋在左边)

随着条件的改善,志愿军俘虏管理处领导充分考虑了俘虏俱乐部委员会的意见和要求,批准于1952年11月15日至27日在战俘第五团毕同举行大型运动会。奥运会筹备委员会很快成立了。筹委会以犯人和干部为主,选拔有体育比赛经验的战俘参加。筹委会第一次会议讨论的第一个问题是运动会的名称。有的叫“比通游戏”,有的叫“战俘营游戏”。美国黑人战俘普雷斯顿·e·里奇(Preston e Ritchie)提议,来自十多个国家的战俘和运动员代表将出席奥运会。像大型国际赛事一样,会被称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碧通战俘营奥运会”。与会者一致同意,所以运动会的名称就确定了。

经过近两个月的精心准备,运动会如期举行。五个监狱团和两个监狱队选出了运动队,有来自14个国家和地区的500多名战俘代表和运动员参加。运动会的组织方式与奥运会完全一样。

这次“战俘集中营奥运会”,从主持大会、组织比赛、体育裁判到新闻采集、摄影等服务工作,志愿者们都会放开战俘。期间,我们还每天出版“奥运纪录片”,战俘们每天都可以从球场上看到新闻。

(材料由上海市退伍军人局和上海军人休息中心提供)

栏目编辑:张军

文本编辑:曹飞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7636.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