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96岁的志愿军老战士,回忆零下40摄氏度的长津湖血战

96岁的志愿军老战士,回忆零下40摄氏度的长津湖血战

原标题:96岁的志愿军老兵,回忆零下40摄氏度的长津湖血战 [编者按] 今天上午,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70周年纪念活动将在北京举行。70年前,英勇的中国人…

原标题:96岁的志愿军老兵,回忆零下40摄氏度的长津湖血战

[编者按]

今天上午,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70周年纪念活动将在北京举行。70年前,英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高举保卫和平、抵抗侵略的正义旗帜,与朝鲜人民和军队一起,在交战各方武器装备水平相差悬殊的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取得了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胜利。

70年来,《上官新闻》邀请了几位上海的老志愿军来回顾战乱岁月。通过他们的故事,他们探索了抗美援朝战争中的红色标记,记录了一段不可磨灭的战争往事。

[传记]

鲍启,1924年出生,1942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1年9月,他加入新四军。曾任东海舰队松湖海警区机要组长、科长、副厅长、副参谋长,东海舰队海坛海警区参谋长、副司令,东海舰队管理处处长,海军上海基地副参谋长。曾参加过对日军的“反清乡反扫荡”战役、苏联的“七战七胜”、孟良谷战役、淮海战役、义江山岛解放、东南沿海解放、抗美援朝战争。

8月13日日本人入侵上海的时候,我还在上初中。在地下党老师的带领下,我瞒着家人去了苏北抗日基地,参加了新四军。

当时我的文化水平比较高,就被分配去做文书工作。后来去机要部做机要工作,任务是翻译编码电报。电报解读分为上下两个系统。我当了部门领导后,专门负责向上调整,就是给团委陈毅、苏羽等领导同志发电报、接电报。

后来我南下与军队作战,从翻译电报的关键人员到组长、科长、处长,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与保密工作结下了不解之缘。我还被授予解放军先进保密工作者的荣誉称号。1950年10月,参加抗美援朝战争。我的单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九兵团,到了韩国后改成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

关于我们当时的行军路线,有一个我后来才知道的秘密。老婆也是保密战线的军人,我的部队离开上海,到山东曲阜,离开曲阜去沈阳,怎么进韩国,都是老婆偷偷送的。信息“指翻译”是指信息必须由指定的人翻译。我爱人是被指派翻译报纸的,所以她是第一个知道我单位要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人。但是,因为对外界严格保密,我当时连男朋友都不能告诉。

1950年11月,我军志愿军第九兵团悄无声息地快速渡过鸭绿江,进入朝鲜长津湖地区。长津湖地区是朝鲜最苦最冷的地区,海拔1000-2000米,森林茂密,道路狭窄,人少。那一年50年没有严冬,夜间最低气温接近零下40摄氏度。

左一为鲍奇

11月26日,由美国的少将·爱德华·阿尔蒙德指挥的6.5万多国部队越过三八线,进入长津湖地区。一场持续了17天的残酷战斗在严寒的天气中立即开始了。我们志愿军第九军奉命进攻美军第十军。

当时作战任务极其艰巨,埋伏的士兵多被冻伤冻死,部分重要人员受重伤甚至被冻死牺牲。当时我直接负责特别首长之间情报的上传和发布。面对如此恶劣的环境和危险的情况,作为一个机密的人,我深深感到自己的地位是特殊的,承担自己的使命是重要的。面对随时被敌机投下的炸弹,以及致命的寒冷,我24小时不休息,密码随时翻译,稳、精、准。一系列作战命令及时从指挥中心传递到前线,在密码通信的隐蔽战场上完成了保卫国家的任务。

(部分资料由上海驻军提供)

负责编辑:张宇SN234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7622.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