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不法民间借贷的“坑人套路”

不法民间借贷的“坑人套路”

原标题:非法民间借贷的“骗民套路” 贷款先告到法院?25起离奇而虚假的诉讼 “这家小额贷款公司在贷款前,先向法院申请保全借款人的财产,或者在贷款给借款人之前通过…

原标题:非法民间借贷的“骗民套路”

贷款先告到法院?25起离奇而虚假的诉讼

“这家小额贷款公司在贷款前,先向法院申请保全借款人的财产,或者在贷款给借款人之前通过法院调解结案,既不合法,也不合理。更奇怪的是,借款人对财产保全和调解过程完全不知情。”

近日,山东省临沂市岚山区检察院检察员孙淑琼告诉记者,在该院受理的一起民间借贷投诉案件中,发现了25起虚假诉讼案件。

我得到了18万英镑,但被要求偿还30万英镑本金

“我向一家小额贷款公司借了30万,只收了18万,银行流水为证。”虽然你只拿到了小额贷款公司的18万,但是你老汉被对方要求偿还贷款金额30万。怎么回事?

原来你老汉因为业务周转资金缺口大,通过别人介绍来到岚山区的一家小额贷款公司。业务员邵某、王某给他介绍了一个“随意贷款”的产品,利息超低,只需要用房子做抵押,没有其他费用。游老汉当场说想借30万2年。

这是你老汉第一次使用民间小额贷款。为此,他还找熟人了解了一下,发现利率比银行稍高一点没什么问题。第二天,尤老汉找到邵拿着商品房买卖合同,并在邵的领导下,他去法院签了几个字。邵解释说:“这是正常的贷款流程,签就行了。”当天晚上,你老汉确实收到了贷款,但是金额只有18万,你老汉也没多想,理所当然的认为贷款只有18万。在随后的期间内,由老韩按约定利息每月支付贷款利息18万元,邵没有异议,更没有异议。

还款期临近,因经营困难无法按时还贷。游老汉联系邵要求延期还款。就在你老汉以为邵会答应他的要求的时候,邵突然拿出民事调解书,威胁你老汉按期归还贷款30万。

因为尤老汉坚持只用了18万,坚决不退还民事调解书上的30万。邵于是申请法院强制执行,除了保全了尤老汉的房子,还冻结了尤老汉的工资。

借款人被蒙在鼓里的民事调解

还有一个奇怪的是,你老汉从来不承认签过民事调解协议。

民事调解书应当是双方自愿达成协议后,经法院确认的法律文书。你老汉,作为诉讼一方,他怎么会不知道?孙淑琼从调查取证开始,试图尽快解开这个谜团。

孙淑琼转邵、王银行流水,银行流水复杂,往来账户多。孙淑琼在银行流水里发现一笔转账18万给游老汉的记录。孙淑琼通过对法院案件信息的调查,发现仅两个月就有25起案件以邵、王为原告的案件信息。通过对比银行流水和民事裁定,孙淑琼发现这25起案件的处理过程与游老汉所说的完全一样。

经过深入分析,孙淑琼认为,这25起案件具有明显的虚假诉讼特征:借款时间短、诉讼时间短、申请保全、查封被告房产、答辩期届满前听证、采取保全措施或在向借款人转账前进行调解、转账金额小于贷款金额、诉讼过程极其顺利。经分析判断,办案检察官认定邵某、王某等人涉嫌虚假诉讼犯罪,然后监督公安机关依法立案侦查。

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发现,邵和王是小额贷款公司的实际经营者。根据他们的供词,他们先向法院申请在贷款前保全借款人的财产,然后将事先达成的调解协议交给法院。同时对借款人隐瞒真相,告诉借款人不要在法庭上多说话,签字就行。大多数像你老汉这样的借款人,真的认为借钱是必须的程序。

还有24例这样的常规病例

根据邵、王的供述,在取得保全借款人财产的民事裁定或民事调解后,在向借款人发放贷款前,第一时间扣除了高利贷利息。

邵等人的行为显然不符合民间借贷习惯,也不符合法律规定。岚山区检察院根据职权启动监督程序,对25起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向法院提出再审检察建议,建议法院依法再审。

岚山区法院对此高度重视,积极采纳检察机关的再审检察建议,并召集审判委员会研究案件。法院认为,邵某、王某诉讼的目的是通过法院查封房产来取得借款人的贷款。这种行为是滥用上诉权,用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本案存在虚假诉讼情况,需要依法再审改判。到目前为止,法院已经审结了10起案件,其余案件仍在进一步处理中。

与此同时,公安机关依法结束了对邵、王等人行为的侦查,已被检察机关以涉嫌虚假诉讼罪起诉。(郭叔和赵建)

涉恶“路由贷款”:借5万,坚持20万以上

正义网快讯(记者通讯员田)近日,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检察院以诈骗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起诉肖某、荣某、王某。这个“例行贷款”团伙的主犯及其12名成员在法庭上认罪。

2017年11月至2018年3月,为获取高额非法利益,肖某、张(另案处理)在武昌成立了一家商业咨询公司,从事“例行贷款”的非法借贷业务,主要手段为签订虚假合同、虚增债务、恶意冻结贷款金额、任意确定违约和暴力、威胁和软暴力逼债。与此同时,肖某、张等聚集了荣某、王某等10余人,依托商业咨询公司,逐步成立了以两人为首的罪恶犯罪集团。

2017年12月,急需用钱的朱先生在肖某公司签订借款合同,金额为人民币6.6万元。随后,肖某等人以各种借口,通过“扣除押金”、“GPS安装费”、“入户费”等手段,使朱先生实际获得5.34万元。在签订合同时,肖某等人还要求朱先生在一张10万元的虚假借据上签字,并要求朱先生违约时将其房产出租。朱先生向肖某还款10560元后,因无力还款而逾期。2018年3月,肖某指使他人拖走朱先生的奥迪车,以此作为向他收钱的威胁,并要求支付拖车费3万元。因为朱先生没有钱偿还,他强迫朱先生向陈某借了3万元,并要求一个月后偿还4万元。此后,王和不断骚扰和威胁朱先生及其家人。2018年3月9日,朱先生的妻子还给他13万元。2018年7月,王再次找到朱先生,并向其及家人索要人民币10万元的假条。经过多次骚扰和协商,朱先生夫妇又向王支付了8万元。

2017年11月至2018年3月,该团伙在肖某、张领导下,共犯敲诈勒索罪5起,寻衅滋事罪10起,非法拘禁罪2起,诈骗罪32起,违法所得1000万元以上,非法获利280万元以上。

自2018年3月以来,包括肖某在内的15人相继被捕并被绳之以法。在案件侦查阶段,武昌区检察院及时派出精英部队提前介入,并就案件定性和取证方向向公安机关提出意见和建议。在审查起诉阶段,承办检察官紧紧跟随“例行贷款”这一常见手段,明确了犯罪事实和涉案金额。

日前,武昌区法院依法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包括肖某在内的15名被告人被判处有期徒刑16年至2年6个月不等,并处罚金。由于一些被告提出上诉,该案现处于二审阶段。

承诺高利率:杀死2400多万没有贷款

正义网消息(记者崔杰通讯员雷乔)利用同事间的信任,骗取贷款2000多万元,以满足业绩和填补资金缺口。近日,江苏省南京市浦口区检察院以诈骗罪起诉陆。

卢谋在一家信息服务公司从事贷款销售。2019年初,为了满足自己的个人虚荣心,成为公司业绩方面的专家,鲁谋向通过业务往来认识的小王、小邹谎称公司在提供优惠活动,并请他们帮忙介绍客户办理贷款。陆声称,该公司不仅可以帮助客户成功地签署法案,为贷款偿还3个月至6个月的利息,而且还可以获得3个月的利息作为佣金。为了证明活动的真实性,并与客户成功签单,卢谋不遗余力地帮助客户偿还贷款利息,从而获得更多的客户资源。高提成回报也说服了小王和小邹,陆续给他们介绍了100多个客户。

但表现是真的,优惠活动是假的。随着越来越多的商家引进,陆已经无力支付利息和佣金。钱从哪里来?这让他感到焦虑。为了填补资金缺口,他决定向同事借钱,贴现利息,支付佣金。

同事小吴就是受害者之一。陆以“短期周转在外做单子,过桥贷款需要借钱”为由向小吴借钱,并承诺小吴一天有千分之二的利息,年底一天有千分之五的高利率,10到15天可以还本付息。面对高利率的诱惑,小吴相信是真的,陆续给他转账150多万。当初我是能收到还款的,后来小吴的钱是“只出不进”。几次催,钱都没还,联系不到陆。

经调查,像小吴这样的受害者有30多人,都是捏造帮助客户“掏钱过桥”的事实,借了很多钱进行资金周转。很多同事都是基于陆在公司的出色表现,出于信任借钱给他,而不做借条。事发时,陆已诈骗了2000多万元。除了用这些资金“拆东墙补西墙”给贷款客户贴息、支付介绍人佣金、支付贷款利息外,还有一部分自己用来奖励主播、娱乐消费等。

前不久,此案移送南京市浦口区检察院审查起诉。经检察机关初步审查,本案被害人超过30人,且多数被害人与陆有频繁的经济往来,账目十分混乱。为了查清犯罪数额,承办检察官及时要求公安机关聘请会计师事务所对涉案账目进行严格审计,但审计结果与被害人举报的数额差距较大。经承办检察官逐一核实,最终认定陆有2400多万元未退还。针对部分被害人对涉案款项去向的质疑,检方多次耐心解答,从与被害人的沟通过程中梳理出补充调查线索,并要求公安机关在直播平台上调取陆的消费记录、日常大额支出和个人资产,进一步查明款项去向。

在审查起诉过程中,在检察官主动说明法律和理由后,陆对自己的犯罪行为表示遗憾并主动认罪接受处罚。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标题设计:赵)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7533.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