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扬州“造园”违法占地被督办 公园城市模式不可冒进

扬州“造园”违法占地被督办 公园城市模式不可冒进

原标题:扬州“造园”非法占地被监管,园区城市模式无法推进 扬州13个公园因土地违法 受自然资源部监督 近年来流行的公园城市模式备受折磨 廖家沟城市中央公园一角。…

原标题:扬州“造园”非法占地被监管,园区城市模式无法推进

扬州13个公园因土地违法

受自然资源部监督

近年来流行的公园城市模式备受折磨

廖家沟城市中央公园一角。摄影/本刊记者 苏杰德

扬州“造园”后遗症”

我们的记者/苏杰德

发表于2020年10月19日《中国新闻周刊》第968期

9月17日,自然资源部对外宣布,决定对11起土地违法案件进行监督,并公开敦促省级自然资源主管部门依法依规查处,接受社会监督。

扬州市非法占用公园是11起案件之一。自然资源部通报,2014年7月以来,扬州市未经批准建设包括廖家沟市中心公园在内的13个公园,占用耕地60.54公顷(908.02亩),其中耕地43.63公顷(654.47亩)。

公园是扬州的城市名片,已建成350多个公园。据当地官方描述,扬州已形成步行、骑行、驾车10分钟内到达公园的格局。廖家沟城市中心公园与扬州其他数百个公园的区别在于,廖家沟是扬州的“母亲河”,连接着长江系统和淮河系统,也是扬州的饮用水源之一。更特别的是,扬州市正在东进建设新城市中心,这个公园是新城市中心的核心。

扬州市委宣传部在给《中国新闻周刊》的书面回复中表示,“扬州市委、市政府对此案高度重视,立即召开会议进行专题调研,强调全面调查、对标整改。”目前,汉文河、民歌、廖家沟东园等公园近50亩非法占用的建(构)筑物已被拆除,部分非法占用永久性基本农田进行植树绿化的树木已被移植,移植的土地已被复垦,耕作条件得到恢复。

占用土地的初衷是为了改善环境

扬州启动公园建设热潮的时间主要是2014年到2019年,自然资源部通报的违法行为也发生在这一时期。

“上市监管”是一种自上而下的监管方式。2020年6月,自然资源部发布《自然资源部监督公开举报违法案件办法》,加大了查处和打击土地违法行为的力度。被列为“挂牌督办案件”之一,意味着该案是自然资源领域的“重大典型违法违规案件”。

扬州市自然资源局的一位部门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今年8月初,国家自然资源督察南京局来到扬州进行调查。“这次调查比以前严格多了。调查员来扬州后,要求国土部门提供户口资料,进行实地调查。对比2014年下半年的地图,发现占用耕地未报批,未履行征地手续。”一个月后,廖家沟中央公园的非法用地被自然资源部监管。

廖家沟历史悠久,在明朝还是一条可以跳过去的小沟。清初洪水过后,河道加宽。新中国成立后,成为扬州的重要水源。

2014年,扬州市政府在河两岸建设了廖家沟城市中心公园。作为扬州市政府牵头的30个重大城市建设项目之一,规划总投资16亿元,规划总面积约10.7平方公里,土地面积约4.9平方公里,水域面积约5.8平方公里。

根据扬州对《中国新闻周刊》的回复,自然资源部监管的案件涉及到广陵区、江都区、扬州生态科技新城等13个园区。上述公园大多位于广陵区东部和江都区西部的交界处,也是未来城市规划的中心区域。

对于扬州来说,建公园的初衷是为了进行环境综合整治。“长期以来,作为城乡结合部,这一地区密布着无数的废品市场、砂石场和小船厂,肮脏凌乱的环境引起了当地人的抱怨。2014年至2018年,为响应群众呼声,我市结合廖家沟河两岸堤防升级改造,全面改善沿线生态环境,先后在廖家沟地区7公里长的河道两岸及周边建设了上述公园。”扬州市在书面答复中承认,虽然它回应了民生的迫切需求,“但在公园建设中确实存在擅自占用部分耕地的现象。”

经自然资源部通知,扬州市对13个公园进行了逐一检查,并根据违法用地性质分为三类:一是非法植树绿化占用永久性基本农田问题;二是挖湖造园非法占用耕地的部分问题,主要是由于河道拓宽、导流、挖塘等结合占用部分耕地;三是部分建(构)筑物非法占用耕地。

当地村委会主任高更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廖家沟西侧有一条宽度在2米至10米之间的河流,属于挖田造河。高更所在的村庄位于廖家沟的西侧。因为公园的建设,村里的耕地被征用了。

在扬州土地储备场工作了十多年的业内人士李楠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不仅廖家沟西侧有问题,东侧也有问题,有的池塘是从农田里挖出来的,有的小池塘挖成了大池塘。

上述扬州市自然资源局负责人也解释说,非法占用的耕地,多年没有种植粮食作物,而是变成了荒地、沟渠,或者已经改种了桑树等植物。政府在建公园时,对这些土地的性质并不确定,最终选择不把这部分土地作为耕地征用。

非法占用土地使村民无法“获得保险”

据《中国新闻周刊》调查,由于廖家沟市中心公园非法占地,周边村庄很多村民无法“入保”。

农民户籍对应着相应的耕地数量。如果按照程序全部征用耕地,村里每个人都可以参保——政府为被征用人员缴纳养老保险。高更说,例如,如果一个生产队有100亩土地,并按照正式程序征用10亩土地用于修路,剩下的90亩土地没有完成征地手续。这样一来,只有10亩地对应的额度可以投保,剩下的90亩地对应的村民就不能投保了。“没有征地证件,社保不承认”。

事实上,农民保险成本在土地征收补偿中所占比例最高。高更说,例如,如果30人拥有10亩土地,在土地被征用后,一个人进入保险系统的费用将约为10万元,总费用将达到300万元。二是土地补偿费,按每亩2万元以上计算,共计20万元以上;青苗成本第二,按每亩地2000元计算,总共才2万元。

从当地未参保村民人数来看,违规用地问题严重。根据高更的说法,在廖家沟西侧的四个村庄中,超过一半的农民没有投保。由于名额不足,这些村只能按年龄顺序投保。“一些六七十岁的老人还没有投保”。

高更认为,征地除了无法进入保险之外,还涉及耕地补偿、地上青苗及附着物补偿、人员安置等。开田造河后,农田被永久破坏,后续的征收很难界定应该给多少补偿,给谁补偿。这意味着所有利益都受到了损害。

对于一些未经征地许可的耕地,当地政府采取了向农民出租和征收土地的方法。

夏乔村位于廖家沟的东侧。一位村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大约从2012年开始,当地政府每年向她家支付每亩土地1200元。廖家沟以西的周嘉村的一名村民说,该村的耕地也是这样被征用的。

早在2006年,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加强土地调控的通知》就明确禁止以租代征的行为。本质上是规避土地用途管制制度,规避农用地转用总量管制制度,绕过征收审批程序,将农民集体土地出租用于非农建设的违法行为。

廖家沟城市中心公园项目除了占用耕地外,还涉及生态敏感性。廖家沟是扬州的水源之一,公园与水源保护存在一定的冲突。根据江苏省水源保护条例,禁止新建、改建或者扩建与供水设施和水源保护无关的其他建设项目。

廖家沟取水口于2014年从1.2公里外的旧取水口移走,可增加取水口。但据扬州市水利局官网显示,2018年9月,江苏省检查组在检查广陵区廖家沟取水口保护时,显示中央公园管理站关闭,人员正在撤离。取水口关闭的同时,公园西侧也长期关闭。现在,在廖家沟市中心公园的西侧,绿色的人行道上覆盖着落叶,厕所的地面上布满了灰尘。公园的这一部分已经用栅栏围起来,上面的警示标志表示属于饮用水水源保护区,禁止进入。

廖家沟中央公园未来会如何整改?根据《自然资源部上市监管和违法违规案件公开办法》,省级自然资源主管部门应在上市监管之日起45日内形成调查处理意见。

扬州市对《中国新闻周刊》的回复介绍,将根据问题性质进行“分类整改”:对于植树绿化、挖湖造景等非法占用耕地的问题,将按照“占一补一”的原则进行等量和质量的补充。耕地;对不符合规划、难以完成和改善的违法建(构)筑物,必须坚决拆除和复垦复耕;公众认可度高、有一定社会影响的园区,将通过重新提交的方式进行整改,经依法查处后,完善土地使用程序;对具有重要生态功能和社会服务功能的公园,应通过部分拆除、调查改善、补充耕地等方式进行整治。

根据李楠的说法,整改措施通常是拆除所有建筑物和硬化路面,并将其恢复到原始状态。“但是投资公园也不是小数目,三年之内就要恢复耕地,要花很多钱。”。

但是对于周围的村民来说,他们有不同的想法。高更认为,“这个时候把公园恢复成农田对农民来说意义不大。我觉得为了保障老百姓的利益,赔偿要到位,能进保险的都要投保。”

急于“建花园”以煽动土地升值

上述扬州市自然资源局负责人表示,参与挂牌监管的其他12个园区主要位于扬州“三江六岸”地区。“三河六岸”是指位于廖家沟东侧的芒道河、金湾河、新通阳运河及其两岸,三河与廖家沟最终汇入长江。

广陵区负责建设廖家沟城市中心公园,三河六安公园由江都区建设。根据扬州市江都区政府官网数据,三河六安公园一期于2018年开工建设,总景观绿化用地约345亩,河堤线1.6公里,预计总投资3.5亿元;二期总面积约8万平方米,海岸线长约1公里,目前正在建设中。

扬州主城扩建后建了两个大型公园。近年来,扬州市的发展速度加快。2011年江都市撤县设区,成为扬州中心城市的一部分。市区也扩大到231平方公里,翻了一倍多。

江都区与广陵区的边界为146平方公里,以廖家沟为中心。扬州在西侧建设广陵新城,东侧建设生态科技新城。为此,扬州也提出了江光一体化区的构想。

在扬州市前市委书记谢正义去年出版的《公园城》一书中,把新区比作一个扩大的四合院,公园就是这个四合院的院子。首先,我们计划在中心区建造一个生态体育休闲公园,然后在周围布置幼儿园和学校,然后布置住宅楼。在这个概念下,区域地块不仅生态变得更好,而且后期价值也有所增加。\”我们的廖家沟城市中心公园就是基于这个理念.\”谢正义在接受报纸采访时说。

根据《公园城》这本书,计划在20年内开发20平方公里,聚集20万人。但是,扬州市区虽然有所增加,但建设用地的缺乏却成为了勾画扬州蓝图的绊脚石。

为了增加建设用地面积,扬州市开始调整土地规划。2017年5月,根据《11个镇街道土地利用总体规划(2006-2020年)调整方案》,广陵区耕地面积由10641.9公顷减少至8273.3公顷。这些土地主要用于“十三五”规划。期间要基本建成广陵新城,完成生态科技新城和“三江六岸”地区基础设施建设,确保扬州

目前以廖家沟市中心公园为核心的生态科技新城项目不断落地,原有村庄搬迁,耕地减少,甚至当地农科院的试验田也被迫搬迁。

扬州农科院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03年农科院搬到这里开荒。经过多年耕种,这些土地变成了高质量的农田。扬州农业科学院成立于1949年4月,其研发的“扬麦五号”和“扬麦158号”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农业科学院也被称为中国最强大的区域研究所。

前几年,生态科技新城管委会租用了扬州农科院大楼一、二层。前述工作人员说,当时她担心如果长期占用,会占用农科院的办公室和实验室空。她没想到的是“结果是我们会整体搬走”。

新城高铁站建设开始后,扬州农科院实验用地面积不断缩小,实验规模也相应缩小。据上述工作人员介绍,实验场是从上一年开始一个个征用的。去年,温室也被拆除了。扬州农科院区县新基地已经开始建设,新基地面积较大,但她认为:“种子还是可以带走的。问题是两边土壤质量不一样,需要重新耕种。”

李楠介绍说,郊区公园的建设往往涉及耕地。正常程序是在空之间调整规划,实现耕地占补平衡,然后公开征用供应土地。只有完成这些程序后,才能开始施工。在他看来,廖家沟市中心公园的非法占地显然没有得到批准,当地政府甚至可能在没有上报计划的情况下就建设了该项目。

急于建园的一个重要意图是土地升值后获得丰厚的收入。李楠表示,扬州市购买和储存土地的收入不会与区县分割,这也导致区县选择购买和出售自己的土地,从而获得大部分收入。“广陵新城,生态科技新城,土地是封闭运营的。当地政府负责征用,并根据其规划决定如何使用这些土地。这一带征地和基础设施建设的矛盾都是广陵区的责任,当然这些土地未来的收益也是比较丰厚的。”。

《公园城》一书介绍:“廖家沟市中心公园周边地价从2014年的530万元/亩,上涨到2017年的682.67万元/亩。”根据《2017扬州国土资源公报》,生态科技新城土地供应面积1629.76亩,同比增长近7倍。采用划拨和划拨两种方式,其中划拨面积568亩。按照上述价格,转让金额达到38.7亿元。

然而,公园的早期建设本身就是一项巨大的投资。根据《公园城》一书,自2014年以来,扬州已建成350多个公园。其中主城区有200多个公园。《公园城市》一书中提到:“我们做了一个统计:自2014年扬州主城城市公园体系建设以来,累计投入已近百亿元。”

在扬州先建公园,再拿土地收益建新城的方式中,李楠认为最常见的问题是“花钱无利”。

首先,公园的维护费用是一笔巨大的开支。根据扬州市城市投资平台扬州新生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公告,截至2019年底,其子公司扬州生态科技新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资产1.5亿元,总负债7800万元,收入4200万元,净亏损1400万元。至于损失原因,公告称主要是廖家沟湿地和万方学院集中维护造成的,成本较高。

其次,前期大量投资公园促进土地升值再进行再开发的模式容易带来沉重的债务负担。扬州益盛德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盛德)也是扬州市的城市投资平台,是生态科技新城的重要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开发主体。据其公告,截至2019年底,公司总资产201.32亿元,总负债126.57亿元,营业收入10.77亿元,净利润1.23亿元。其中,公司计息负债余额66.28亿元。年报还显示,易胜德今年偿还债务19亿元,需要通过发行票据和债券来偿还。

上海新世纪资产评估投资服务有限公司在评估报告中称“易盛德主营业务盈利能力有限,对政府补贴依赖度高,项目建设和运营依赖外部融资等。”。

公园城市模式不能咄咄逼人

“环境搞定之后,行业自然就过来了。这就是公园城市的发展逻辑。”扬州大学建筑工程学院副院长、扬州市规划局原总规划师刘玉萍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然而,通过公园建设改善环境和吸引产业方面存在一些挑战。“工业发展不仅仅是环境问题,还有企业成本、地方政府服务水平、工业配套设施等。”。作为一个公园城市的参与者,刘玉萍这几年一直在思考:“问题的关键是如何转化为经济效益:如何将文化资源转化为旅游资源?环境资源如何带动行业?如果这些没有做好,可能会有问题。”

扬州是近年来公园城市模式的积极推动者和实践者,也带动了这一趋势。扬州市住建局党委委员、园林管理局副局长陆世坤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总结了扬州公园建设在土地资源利用上的两个特点:一是愿意拿出黄金地段作为公园;第二,关注一些贫瘠的海滩、垃圾场、城市洼地的修复开发,建设成公园。

为了能够建设更多的公园,扬州连续三年将公园体系建设目标列入市委、市政府“一号文件”进行考核,并建立了市、区两级考核制度,考核结果与管理经费挂钩。财政保障方面,各级政府和功能区管委会将公园建设和管理经费纳入财政预算,政府每年将土地出让金的5%用于绿化和城市绿化。

在立法上,扬州市制定了《扬州市公园条例》,明确规定扬州市公园建设不会因领导变动而改变,公园数量和面积也不会减少。扬州在推进“公园城市”的过程中,城市官员的理念一直贯彻到底,甚至细化到树木的种植方式中,比如主要从欧洲推荐的“树阵景观”。

从地价来看,扬州的公园起到了明显的拉动作用。不仅廖家沟中央公园周边地价大幅上涨,非城市中心区石古塔公园周边地价也从2013年的347.33万元/亩上涨至2017年的644万元/亩。

这次因为非法占地被自然资源部监管,也为扬州造园模式敲响了警钟。李楠认为:“建设公园的第一步应该改进。其次,一定要考虑这个地方要不要做这么大的工程。建太多不合适,不建。”

然而,刘玉萍认为,扬州的所有公园都是按计划建设的,而不是随机的。“当然,也有一些问题。作为扬州市政府大力推广的项目,也有为了完成目标而超限额建设园区的案例。”。以扬州市江都区为例,截至2017年底,已建成22个开放式体育休闲公园,2018年将建成6个,今年将建成或延续9个。在过去的三年里,这个地区的公园数量和面积几乎翻了一番。

中国旅游研究院助理研究员詹冬梅早前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公园建设无法挽回面子,财政投入大量后后期难以维持,造成财政负担。“我觉得问题不在于园区,而在于初期建设缺乏合理的规划。”。

刘玉萍认为,在建设公园城市之前,要做好顶层设计,要有战略思维。在顶层设计中,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程玉宁认为,首先要解决的是性别问题,即生态敏感性和土地利用的适应性。其次,要着眼于两个状态问题,即城市生态与城市形态的耦合发展。

扬州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要用这个案例来完善长效机制,“深刻吸取教训,深入分析已经出现的问题,从源头上研究根源,从制度上找到薄弱环节。”此外,扬州市委、市政府也启动了问责程序,“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依法依纪追究相关单位和人员的责任,切实发挥典型案件查处的警示教育作用”。

(应被告要求,高更和李楠是假名)

主编:朱学森SN240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7353.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