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观察 | 破解高校一把手监督难

观察 | 破解高校一把手监督难

原标题:观察|破解高校高层领导监督难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张胜军 浙江省纪委监察委员会推进高校纪检监察体制改革,优化纪检监察干部队伍建设,派出高校监察员…

原标题:观察|破解高校高层领导监督难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张胜军

浙江省纪委监察委员会推进高校纪检监察体制改革,优化纪检监察干部队伍建设,派出高校监察员30名。图为浙江师范大学纪委书记、监察员傅调研浙江师范大学网络创业园,协助党委系统推进廉洁校园建设,探讨廉洁风险防范。舒

10月16日,安徽省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安徽中医药大学原校长王健受贿案作出公开判决,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6月24日早些时候,中央纪委国家纪委网站发布通知称,王健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并按规定取消其处理。

华北理工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丁辉,上海工程大学校长夏建国,广西中医药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唐农…最近,高校密集报道的腐败案件一再警告,高校绝不是干净的地方,也不是干净的政府。因此,我们必须大力纠正高校的腐败问题,坚决清除象牙塔中的蛀虫。

高校承担着以德育人的根本任务,肩负着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的历史使命。其中,高校党委书记和校长作为主要责任人,肩负着更重要的责任。大学领导倒台背后的原因是什么?这个岗位的廉政风险点有哪些?如何加强对高校“一把手”的监督,从而保证其廉洁用权,规范其职责……这一系列问题引起了社会舆论的高度关注。

今年以来,中央纪委国家纪律检查委员会网站报道,已查处近30名高校级领导,其中高校党委书记、院长(院长)占70%以上

2020年以来,高校反腐工作持续进行,并保持较高压力。

1月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员会网站宣布,原中国传媒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蔡翔被开除党籍、公职。这是今年第一起公开报道的高校领导被查处的案件。近日,华北理工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丁辉于10月13日被免职。

梳理中央纪委国家纪委网站上报的案件,截至目前,今年共有17名高校领导接受了纪检监察调查,其中党委书记6名,校长(院长)7名;共有11名大学领导被“双开”或开除党籍(调查时已退休),其中包括3名党委书记和4名校长(院长)。

从人员构成来看,高校局级上报的领导干部中,70%以上是党委书记和校长(院长)。“这说明作为高校‘重点少数’的主要领导干部已经成为腐败的重点群体,尤其是‘头号’腐败已经成为当前高校腐败案件的突出特征。”北京科技大学诚信研究中心主任魏松认为,加强对高校高层领导的监督和制约刻不容缓。

从涉及的高校来看,除了中国交通大学和广州民航职业技术学院分别是教育部和交通部的部属高校外,其余均为省属高校,涉及上海、广西、黑龙江、广东、云南、吉林、山东、安徽、内蒙古、北京、四川等10多个地区。

从分布来看,云南省纪委督导委员会对西南林业大学原党委书记武松、宝山中医学院党委书记胡彪、文山大学党委书记熊荣元、云南开放大学党委委员、副校长林燕珍等4人进行了回顾调查。内蒙古自治区4名高校领导干部被“双开”或开除党籍,其中包括呼和浩特职业学院原党委书记赵全兵、原党委副书记、院长李怀珠、原内蒙古民族大学党委副书记肖建平、原内蒙古医科大学党委委员、纪律委员会书记马。“如果出现问题,一定要坚决查处,继续释放信号,加强高校‘一把手’的问责。”云南省纪委的负责同志说。

记者发现,在报道的高校领导中,有7人已经退休。“他们应该享受退休生活,他们必须为自己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付出代价。”魏松认为,这也表明反腐败没有止境。任何违反党纪国法的人,无论是退休还是在职,都将受到严惩。

高校“一把手”的腐败既有一般腐败的特点,又有教育行业的特点,大多集中在基础设施后勤、选拔任用、升学考试、科研经费、校办企业等领域

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或职务上的影响,大兴安岭原党委副书记、技师学院院长“挪用巨额公款”,安徽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窦“违规擅自干预学校工程”,王健“纵容亲属干预学校工程建设,与亲属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今年高校领导发布的11条“双开”通知,大部分都提到了“利用职务之便”。

“从调查的案例中可以发现,高校腐败既有一般腐败的特点,又有教育行业的特点。”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认为,高校的腐败现象大多集中在基建后勤、选拔任用、升学考试、科研经费、校办企业等领域。这些领域与社会密切相关,资源和权力集中,问题更加突出。

一审公开宣判王健受贿案时,法院认定王健主要是在“承接工程项目、校企合作、医疗设备配送、职务晋升等方面为他人牟利。”并获得相当于600多万元人民币的财产。

随着高校招生规模的扩大和国家对教育投入的增加,国内高校的基础设施规模越来越大。一些大学领导、开发商和承包商相互利用,形成利益联盟,共同侵蚀学校基础设施项目的成本。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报道,肖建平于2015年帮助通辽市郑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实际建设了内蒙古民族大学蒙医楼项目。2019年,公司法定代表人肖某转账汇款给肖建平人民币30万。

高校教师入职、干部调整、职称评定基本都在学校领导手里,人事权也是容易腐败的环节。

在内蒙古民族大学任职期间,肖建平多次领取财物,帮助他人调整职务。比如2010年中秋节前,时任内蒙古民族大学音乐学院器乐教研室主任的王,要肖建平帮忙宣传他的职位,给了肖建平10万元。2014年,王参加学校系级干部竞聘,经肖建平推荐,聘任为学校工会副主席。

随着招生制度的完善,招生考试中的腐败现象得到了有效遏制。“但在特殊类型的招生考试、研究生招生面试等。,诚信的风险依然存在。”重庆大学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陶巨虎说。

挪用科研经费也是高校常见的腐败行为。高校“蛀虫”获取科研经费的途径多种多样,从充值电话费,到多次报销门票,再到虚开发票,编造假帐。\”与基础设施腐败相比,对研究经费的贪婪更具欺骗性、隐蔽性和危害性.\”魏松认为。

“高校‘一把手’问题容易频发,误导学生价值观,破坏一个单位的政治生态,严重损害高校的形象和教育。”庄德水说道。

高校“一把手”问题频发,与高校权力缺乏有效监督和制约有关

大学权力集中,资源丰富,“一把手”往往在人权、事务、财权等方面有很大的话语权和支配权。根据庄德水的分析,在这种情况下,高校的“一把手”很容易利用行政权力谋取个人经济利益,面临“花一枝笔,用一句话,做一个决定”带来的廉政风险。魏松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认为,由于大学内部的相对独立性,大学领导干部,尤其是“一把手”,如果在决策过程中得不到有效的监督和制约,很容易滥用权力,导致腐败。

高校具有“小社会、大基层”的特点,人员规模大,同学、老乡关系复杂,属于典型的“熟人社会”。

从倒下的大学领导的简历来看,有的大学校长在一个单位工作了很久,利益纠结,容易出问题。王建从1988年(2013年升格为安徽中医药大学)开始在安徽中医学院工作,直到2018年退休。

云南省纪委监察委员会对高校领导干部落马举报进行分析,发现理想信念和党性原则丧失、甘于被追杀、将公权力变为谋取私利的工具,是高校“一把手”腐败的另一个重要原因。锡林郭勒职业学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泰利格的“双开”报告中提到“家风不正,全家上阵吃老大,被热情追杀,利用公权力作为谋取私利的工具,对配偶和女儿失去控制”。

“问题的关键在于,一些高校党委的领导作用不足,党的主要责任落实不到位,基层党组织建设薄弱,对违法行为处理不力。”庄德水认为,一些高校纪委缺乏监督责任,缺乏有效的监督和问责,“四种形式”的使用也是“一把手”问题的重要原因。

庄德水建议,按照现代大学制度的要求,科学配置高校内部权力,形成有效的高校权力制约机制,构建科学完善的权力运行体系;完善高校党建顶层设计,从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入手,针对权力和利益紧密联系的关节点,建立健全廉政风险预警和防控机制。

魏松建议,要促进高校内部自我监督和外部监督合力的形成,在纪检监察机关发挥特殊监督职能的基础上,充分调动高校教师、学生和职工的监督以及社会监督力量。同时,要进一步推进高校权力事项的公开,通过信息公开降低腐败风险。

高校纪检监察体制改革稳步推进,监督效果呈现加强趋势

前不久,在北京市纪委监察第七监察室牵头下,抽调了4所市级艺术院校的纪检监察机构工作人员,对中国音乐学院艺术招生相关问题进行调查处理,至今已处理了4名相关人员。中国音乐学院纪律委员会书记、监察专员刘玉表示:“市纪委、监察厅采取‘牵头’办案模式,不仅充分发挥了上级部门专业素质高、组织能力强的优势,也弥补了高校纪检监察机构办案经验相对不足的不足。”

这是推进高校纪检监察体制改革,推动高校反腐倡廉不断加大的一个缩影。

2018年10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员会派驻机构改革的意见》,拉开了中央管理高校纪检监察体制改革的序幕。目前,31所中层管理高校纪律委员会书记的提名和考察由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员会和主管部门党组进行,中层管理高校纪律委员会书记的考核由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员会进行。

在地方层面,省属高校纪检监察体制改革也如火如荼。

北京市属高校保留设立纪律委员会,任命纪律委员会秘书为监察员,设立监察员办公室,与纪律委员会合署办公。截至8月底,33所市属高校纪检监察机构177所,比改革前增加41所,平均每所学校增加1.2所,增长30.1%。

安徽省纪委督导委员会加强省属高校纪检监察机构建设,向30所省属高校派出督学。今年上半年,虽然受疫情影响,但省属高校纪检委立案的线索和案件数量分别比去年同期增长15.4%和26%。

自2019年6月起,天津市选择15所局级高校作为改革试点,市纪委监察委员会进驻纪检监察组。试点以来,15所高校派出纪检监察小组处理689条问题线索,立案61起,相当于改革前两年原高校纪检委立案总数。

“高校纪检监察体制改革的几个变化值得关注:第一个变化是高校纪检委书记提名和考察的变化,增强了独立性和权威性;第二个变化是赋予高校纪检监察机构监督权,大大增强了监督能力,强化了监督效果;第三个变化是,高校纪检监察机构和实力不断增强。”庄德水认为,高校纪委重视监督高校党委发挥领导核心和政治核心的作用,实现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同频共鸣,同向发力,在高校党的全面从严治党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这一点尤为重要。

高校巡视不断深化,刀剑作用不断彰显

在高校纪检监察体制改革转化为治理效能的同时,巡视检查剑在加强高校领导干部监督中的作用也得到凸显。

31所中层管理院校党委都建立了检查制度。北师大党委把校园督查作为一个“文秘工程”,党委书记作为督查小组的组长,全程指导督查工作。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党委对4个单位的第一轮检查中,有2个党组织及其领导因未能履行全面从严治党的主要责任而被追究责任。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加强对高校党组织的检查。安徽省委派出检查组,对省属高校和高职院校进行定期检查。2019年7月,安徽供销社下发了检查整改进展情况的通知,其中多次提到安徽财贸职业学院问题整改情况。整改通知下发三个月后,对安徽财贸职业学院党委书记耿金玲进行了调查。今年5月,耿金陵被“双开”,通知书显示他不落实检查整改要求,干扰检查工作,非法向学生收取“小费用”。

10月11日,第十三届甘肃省委召开第七轮巡防工作动员部署会,将对18所省属高校进行定期巡防。各检查组将密切关注高校“重点少数”,督促领导干部政治正确、纪律严明、作风不正;密切关注重要问题,监督项目招投标、项目建设、物资采购、资金管理、科研经费、招生、干部选拔、人才引进等环节是否存在违规操作、以权谋私、权钱交易等情况。

近日,多名高校书记、校长被调查,证明高校纪检监察体制改革、检查监督取得了显著成效。魏松建议,下一步,上级党组织要重点加强对高校领导干部特别是“一把手”行使权力的监督,高校纪检监察机构要协助党委全面落实从严治党的主体责任,认真履行监督职责,坚决清除象牙塔中的污染源,为高校保驾护航。张胜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7274.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