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中方对日本新一届政府有何期待?驻日大使谈中日关系

中方对日本新一届政府有何期待?驻日大使谈中日关系

原标题:孔玉友大使谈中日关系 9月29日,“中国驻日本大使馆”贴出一篇关于孔大使谈中日关系的文章。 一段时间以来,与中国相关的问题频繁出现在报纸和电视评论节目中…

原标题:孔玉友大使谈中日关系

9月29日,“中国驻日本大使馆”贴出一篇关于孔大使谈中日关系的文章。

一段时间以来,与中国相关的问题频繁出现在报纸和电视评论节目中,这表明日本各界都在关注中国。令人不安的是,日本国内一些有关中国问题的讨论有政治化和情绪化的倾向,干扰了公众对中国的认知,恶化了中日关系的正常发展氛围。目前,新冠肺炎肺炎疫情、部分国家经济下行压力和政治振动周期的叠加,客观上放大了各种敏感问题的负面影响,在如此大的环境下,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中日关系。中日关系是双方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这是由两国地理相邻、经济高度一体化的客观事实决定的。让目前的舆论趋势发酵,显然不利于两国关系和各自的利益。我想介绍几个对涉华问题的视角,详细说明当前热点问题的经纬,让我们更全面立体地把握中日关系,共同思考新时期中日关系的应有之义。

-如何看待中日关系?

中日两国仅一衣带水,交往历史悠久。自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以来,两国关系虽历经风雨,但一直朝着和平、友好、合作的大方向发展,给两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为亚洲和世界的和平、稳定与发展做出了贡献。近年来,中日关系的发展并不一帆风顺,主要是因为双方的安全关系没有跟上双边关系的改善和发展,安全领域的疑虑导致双方缺乏政治互信,成为制约双边关系发展的突出缺点。

尽管如此,我仍然对中日关系的发展前景充满信心。首先,中日关系的重要性不因任何人喜欢或讨厌对方的国家而改变,这在两国都已达成广泛共识。最新民调显示,两国约70%的民众认为中日关系重要。其次,中日交流合作的规模是历史上最大的,有进一步升级换代的良好基础。截至去年,两国人员往来比建交之初增加了1000多倍,双边贸易额增加了300多倍。尽管今年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但两国贸易额在6月份停止下降并稳定下来,日本对华出口自7月份以来恢复了正增长。第三,面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的新形势,以及以新冠肺炎疫情为代表的非传统安全威胁不断上升,两国共同维护外部经济环境、共同应对国际和地区问题的必要性和紧迫性进一步增强。

两国领导人就建立符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关系达成了重要共识。双方不仅要加强对双边关系内在价值的新发现和新思考,还要从国际和地区的角度看待双边关系,增强对其战略意义的认识,不断丰富新时期中日关系的内涵。当务之急是建立两国建设性的安全关系,将中日第四次政治文件中“互为伙伴,互不构成威胁”的政治共识转化为具体政策,进一步加强防务领域的交流与对话,加强应对传统和非传统安全威胁的双边合作,不断增进互信。同时,双方应着眼于后疫情时代,继续拓宽双边务实合作渠道,引领亚洲区域合作和经济一体化进程,继续为推动开放型世界经济建设做出应有贡献。

-中国对日本新政府有什么期待?

中日互为重要邻国,既是世界主要经济体,也是本地区重要国家。中国一贯高度重视发展对日关系。在当前形势下,不仅符合双方利益,也有利于为地区和世界增添更多稳定因素和正能量。9月25日晚,习近平主席与菅义伟总理通了电话。这是菅义伟总理上任仅10天后,两国领导人第一次通电话。这个电话充分表明了双方对中日关系的重视。在通话中,两国领导人一致确认,要携手抗击新冠肺炎肺炎疫情,深化互利合作,扩大人文交流,推动中日关系向前发展。我们期待日本新政府与中方共同努力,将两国领导人达成的重要共识转化为具体政策和行动,共同建设符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关系,使中日关系的改善发展更好地造福两国人民。

-钓鱼岛问题的症结和出路是什么?

中日对钓鱼岛主权有不同的看法和立场。1972年中日谈判邦交正常化时,钓鱼岛问题一度成为两国复交的障碍。当时,两国老一辈领导人就“钓鱼岛问题留待日后解决”达成了重要谅解和共识,为中日关系的重建和发展以及钓鱼岛问题的长期稳定创造了条件。

基于两国老一辈领导人就钓鱼岛问题“搁置争议”达成的共识,中国长期以来对维护钓鱼岛权利保持克制态度。但2012年,日本政府对钓鱼岛进行了所谓的“国有化”,打破了钓鱼岛的“现状”,中国不得不做出必要的回应,包括派出官方船只在钓鱼岛海域巡航执法。日方声称中国此举是“以实力改变现状”,但实际上并不是中国先打破现状,日本官方船只在钓鱼岛已经运营多年。

目前日本舆论的焦点是官船在钓鱼岛巡航。双方在处理这个问题上最大的分歧是,中方并没有为了妥善控制钓鱼岛问题,维护两国关系大局,炒作日本官方船只在该海域的活动。任何政府都会不遗余力地捍卫其关于领土主权的原则立场,但故意无视双方存在分歧的事实显然是没有建设性的。处理钓鱼岛问题的关键仍然是正视双方立场不同的客观事实,坚持双方2014年达成的四点原则共识精神,妥善管理和控制海域局势,通过对话协商找到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重要的是要防止这个问题绑架两国舆论,以免影响两国关系大局。

-中日关系如何摆脱涉海问题的干扰?

中国和日本在东海围绕海域划界和资源开发存在矛盾和分歧。不用说,这些分歧只是两国关系中的局部问题,也是两国在海洋事务交流与合作中的局部问题。中日两国除了通过外交渠道保持在涉海问题上的接触外,还在海洋事务安全对话和高层磋商框架下保持有效沟通。近年来,双方启动了国防部海上空联络机制,并签署了海上搜救协议。东海局势保持稳定,没有明显紧张。双方应保持总体稳定的气氛和合作成果,进行更多积极互动,逐步落实两国领导人关于使东海成为和平、合作和友谊之海的重要共识。我也希望日本社会各界能够正确对待这个问题,围绕落实2008年东海问题原则共识,为两国政府的对话与沟通创造更加有利的氛围。

一段时间以来,南海问题不时受到日本舆论的关注。事实上,南海局势一直保持良好发展。这个问题不是中日之间的问题。我们知道,日本70%以上的海上运输通过南海,我们也注意到日本对南海航行安全和自由的关注。我想强调,即使在南海紧张时期,南海航行的安全和自由也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中国一贯主张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根据国际法,通过与直接有关国家的谈判和协商,和平解决南海争端。近年来,中国与有关各方签署或发表了多份联合声明、备忘录等文件,并就解决相关争议保持了顺畅沟通。由中国和东盟国家共同参与的南海(COC)行为准则磋商也在稳步推进。希望日本尊重和支持地区国家的努力。需要强调的是,近年来,个别国家打着“航行自由”的旗号,远赴南海,以示军事存在,但实际上是故意把南海局势复杂化,扩大争端。让他们挑起事端,甚至火上浇油,只会让南海局势更加紧张,南海航行自由真正受到威胁。希望日本能够明辨是非,真正站在南海和平安宁的角度看待这些趋势,并在这方面发挥建设性作用。

-后疫情时代中日务实合作应该如何开展?

新冠肺炎的肺炎疫情打乱了中日之间已经建立的一些双边交流,两国之间的人员交流和经贸合作也受到了很大影响,深度整合的产业链和供应链受到了冲击。但是,我认为目前的困难只是暂时的,两国在市场驱动下的互利合作格局并没有改变,两国经济仍然高度互补。中国在全国的帮助下,在疫情防控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大力推动恢复工作和生产,使经济社会活动迅速恢复正常。第二季度GDP恢复正增长,月度回升趋势保持平稳。这一成就也有利于日本,因为日本的经济与中国密切相关。据日本统计,日本对华出口7月份恢复正增长,8月份同比增长5.1%。我相信,未来中国经济将继续为日本经济提供增长动力和巨大市场。

双方应继续分享防疫信息和经验,加强联合防控,继续支持以世卫组织为核心的全球公共卫生治理。同时,逐步恢复双边人员往来,重点关注后疫情时期的经济形势和数字经济崛起的背景,推动中日经贸合作升级。两国领导人就加强金融、医疗、养老、节能环保、旅游等广泛领域的互利合作达成共识。近年来,双方还在科技创新、第三方市场、地方发展合作等方面建立了新的合作机制和平台。希望双方落实领导人共识,充分利用各种合作机制,创造更多互利共赢的新增长点。

令人担忧的是,中日经贸合作也面临一些新的干扰因素。一些国家为了中断中国的发展进程,故意制造意识形态上的对立,编造所谓的“中国威胁”,使涉及技术和经济的问题泛安全化,推动与中国“脱钩”,胁迫其他国家站队。在经济全球化时代,强行分割世界市场,切断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注定会失去一切,再次对世界经济造成严重冲击,新冠肺炎肺炎疫情严重影响了世界经济。希望日本从自身利益出发,维护国际秩序,正确处理相关经贸问题,尊重市场规则,通过行政手段谨慎干预市场主体,为中国企业在日本正常经营提供公平、公正、非歧视的环境。

来源:中国驻日本大使馆

负责编辑:刘广博SN232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6048.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