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我和我的北工大 | 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白师贤:一身清白 只为师贤

我和我的北工大 | 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白师贤:一身清白 只为师贤

原标题:我和我的北京工业大学|白世贤,全国优秀教育家:我是无辜的,只是一个老师 春秋六十年,写历史 一甲子年,尽隐荣耀 迎接北京工业大学60周年校庆 从现在开始…

原标题:我和我的北京工业大学|白世贤,全国优秀教育家:我是无辜的,只是一个老师

春秋六十年,写历史

一甲子年,尽隐荣耀

迎接北京工业大学60周年校庆

从现在开始,宫小V将推出“我和我的北京工业大学”专栏

告诉你60年60个人的故事

来,宫小V带你

努力了几代人的北京工业大学。

回忆激情燃烧的岁月

感受到师生对母校的深情和依恋

今天的第六期

让我们靠近一点

全国优秀教育家白世贤

常年扎根教育

不断追求以德育人的科学方法

好好学习,造诣深厚

天真无邪,只为师圣

今天,让我们向白世贤老师致敬

让我们在岁月的轮回中

一起听听他和北京工业大学的故事

轮廓

全国优秀教育家白世贤

白世贤,1926年出生,西北工业大学工程系毕业。曾在清华大学、北航空学院(现北航空航天大学)任教。1961年6月调到北京工业大学,从事力学的教学和研究。1987年被授予全国优秀教育家贺不争名利,指导学生论文坚持不署名;他支持后世,给学生参加国际会议的名额;他的团队团结协作,人才济济,成绩斐然。学校专门为他设立了“梯队建设奖”。他一生刻苦学习,学术造诣深厚,在本科和研究生教学、力学硕士、博士、博士后流动站等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白世贤,顾名思义,无辜,只是个老师。

师生参与学校建设

1961年6月,我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空转到北京工业大学。北航开了介绍信,介绍徐碧玉、宋宜昌和我到北工大。当时北工大没有车,就向北航借了车,安排了人事科的老师来接我们。下午来了北工大之后,先去见了李晨校长,然后去机械系见了陈主任高仁。晚上回到北航,车上挤满了人。当时我下班回来,没有公交。当一辆车开回来时,所有的缝隙都被填满了。北京工业大学当时刚成立,没有家属宿舍。他们家也住在北航。那时候没有公交车,有些老师和我一样,不停的从北航来回跑到北工大,有时候住在学校备课,一周只回一次。直到垂杨柳有了宿舍楼,我们才从北航搬过来。

那个时期对我们学校来说是非常困难的时期。学校一方面是新建的,另一方面是处于我国三年困难时期。环境和生活都有困难,各种资源尤其是人才都很紧缺。当时去了北工大,只想工作,很开心。因为大跃进之后,国家处于调整巩固时期,很多基础不好的机构被关闭了。来到北京工业大学后,我们可以感觉到北京市委办北京工业大学的决心非常坚定,我们已经把这个决心传递给了北京工业大学。大家都决心办好学校,共同努力实现这个目标。

我们已经通过了三年的教学基础课程

教师为试讲备课

市委对北工大初期建设的要求是,根深蒂固。三年通过基础教学课程,五年发展,是学校建设目标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核心任务。学校把这种精神传达给所有院系和教研室。当时属于机械原理与机械零件教研室。范同志任教务处主任、基础课课长,带领我们制定了三年规划和三年计划。我们为教研室草拟了一份三年基础课程通过计划。范同志很不满意,指出规划内容很空,不能执行。他和我交流讨论,希望能研究出典型的例子,挖掘出共同的发展规律。比如你觉得哪些同志考上了?从他们身上找出他们必须通过的条件。他怎么会有这些条件?我们找到了两位老师,他们都认为自己通过了教学,有七八年的工作经验,教学效果很好。两位同志交流并报告了他们的成长经历。

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分析,我们认为一个通过教学水平的教师,在基础课程理论的训练中,应该能够系统、深入地掌握本课程的一两部经典著作和重要教材。我们对老师有个要求:书不仅要读,还要对概念有深刻的理解。只有系统地掌握内容,才能有完整的概念,才能系统地组织教材,才能在讲课中突出重点。有了这些条件,一个老师才能通过教学;其次,学科的基本技能——解决问题的能力、课程设计等。,应该接受严格的训练,不是说他们能做到或者已经做到了。比如学生做课程设计,老师在教室里散步的时候,要敏感的发现哪个学生的画是错的,哪个学生的计算是错的。如果他们能达到这个水平,他们不仅能做问题,而且还见过很多这样的问题。深入研究这些问题会解决学生的问题,这是对基本功的要求。此外,教学表达能力也是教师的一项重要能力,需要一定的训练。老师刚开始自学,也不红,但是慢慢变红了,这是自己磨练出来的。不像北工大,很多都是刚毕业的老师,毕业后会上课一两年。如果没有时间磨练,教学是达不到要求的。

因此,针对“教师通过教学应该具备的能力”,我们分析了自己的优势。机械原理和机械零件两门课都有经验丰富的老教师。我们集中一切力量,充分发挥老教师的主观能动性,尽快把年轻教师召集起来。我们采取措施提高理论教学和教学水平,主要是针对教学方法,促进教师教学。当然,青年教师自身的研究很重要。另一个是讲示范课。老教师根据内容组织教材。他们没有看教材,只是简单的做了一个讲座,但是思路非常清晰,突出了讲座。通过一些典型的、有启发性的例子,老教师带动年轻教师,培养年轻教师尽快掌握教学的能力。教师应通过具体实践来掌握教学能力。当时我们学校只有一年级的学生,就让青年教师通过试讲来实习。讲课真的是需要训练的东西。并不是在会议上有了明确的想法就能说的很好,平时谈笑风生。如果业务把握不好,内容把握不好,即使有水平,上了讲台也会人心惶惶,教好也是不可能的。掌握内容,如果教学方法不合适,也不好教。

我们发现年轻的老师,虽然都是清华等名校毕业,学习成绩都不错,但是刚开始的教学效果并不理想。年轻教师需要讲课一两次,指出自己讲课的不足,然后改进,再讲课更好。比如年轻老师上讲台,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离不开讲稿。他认真备课,写讲稿,但在讲课过程中,他一直在想讲稿,因为他害怕忘记。这种课没法讲,很难吸引学生的注意力,也很难认真听讲。相反,学生应该用心跟随你的思路。所以讲课一定要和讲义分开,这是我当时对年轻老师的要求。应该备课到什么程度?上课前五到十分钟,你可以在心里思考讲课的思路和内容,然后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去上课了。因为确实备课,所以说不出来。课堂上,老师和学生一起提问,一起研究分析,一起得出结论,让学生完全按照老师的思路去做。同时要让年轻教师明白一个道理:老师是课堂的组织者,可能一开始就离不开讲稿,但他要非常熟悉讲稿,然后丢弃讲稿,在课堂上自由讲课。

好的教师业务和丰富的科学知识只是必要条件;业务差,科学知识差,就当不了好老师。教师必须热爱教师这个职业,这个职业是有内涵的。在我看来,教学是有艺术问题的。什么是艺术?艺术是情感的输入,无论是文学还是音乐,都是情感,你的情感随着它的节拍在那里跳动,这就是艺术的价值,老师们热爱这门课程,花了一些心血去组织它,走向讲台。学生也会热爱这门科学,会有情感活动,从而进入艺术领域,也就是老师让学生喜欢这门课,让学生有感情,这样这门课即使难学也会很好学。因此,有些教师是教学型教师,尤其是在基础课程领域。他热爱教学,钻研教学规律,教学很有效果,但不能要求学校所有的老师都这样。

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和准备,这是北京工业大学第一次开设两门课程,非常成功。学生们对这两门课非常感兴趣,并且喜欢学习。对校友的检查和反馈效果良好。很多年后,校友回来记这门课,他记起了课程中一些重要的事情。我觉得这个效果很好。如果不是专攻这个专业,有些知识已经快忘了。所以从教学效果来看,我们在北工大第一次开设的这门课,教学质量和其他兄弟大学多年开设的课程要求差不多。就是我们投入了这么大的精力才过了三年的教,也就是说我们和他们差不多,达到了老派的水平。虽然我们学校的实力和老师的水平与老派有差距,但是经过精心的准备和努力,我们已经初步达到了和他们一样的教学水平和效率。

第一次招研究生

这是一项艰苦的工作

文化大革命后,学校又迅速走上了正轨。1977年,学校开始准备研究生招生,提交招生计划等。,并让我为1978年的研究生招生做一些准备。根据我的性格,我没那么大胆。我必须做好准备,然后申请配额。这一年我很紧张,因为我没有研究生学历,没有硕士和博士。1978年招收研究生和过去不一样。国民党时期,老高校招收研究生,但当时没有学位制度。不同的学校有不同的情况,但都没有学位。解放后,招收了很多研究生。研究生的性质和现在不一样,大部分是根据任务招聘的。比如我在北航的时候,有一段时间老师特别缺,就把一个班换成研究生,培训培训成老师,然后把这个班全部分配成老师,和我们现在研究生的性质不一样。此外,还有科研任务。比如有一个很大的科研任务,需要很多学生,整个班级都会培养成研究型研究生。当时大部分科研都是项目,可以纳入科技更新的技术改造。很多学生都是这样培养的,但是理论训练很少。这个国家的研究生招生是一个比较新的事情,我自己也觉得负担很重。1977年领导找我谈话后,我努力准备了一年。一年之内,我从来没有过周末和节假日,我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为它做准备。我家经常在外屋看电视,我在里屋看书。因为在我国文化大革命的十年间,包括十年前的一段时间,我还没有接触到国内外这一领域的发展,所以我想对国外这十年来在这一课题上所做的研究、所走的道路和使用的工具做一个大概的介绍。不然怎么招研究生?如果我不知道这个科目学到了什么程度,我的学生会学什么?研究生来了会干什么?幸运的是,我们在北京、北京图书情报研究所有十年的世界新信息,所以第一步就是把精力花在掌握自己十年内一直在做的事情和学习的新东西上。大概做到心中有数。

1981年,我校成为第一批授予硕士学位的单位

图为研究生在教室上课

另外,我还要做一件事,就是我花了这么多时间才大致了解这方面的知识,所以要把学生培养成这方面的专家,他们怎么能获得这方面的知识呢?所以我要编一本这方面的研究生教材。于是,我花了一年时间整理基础和重要知识,写了一本《高级机制》作为研究生的基础教材,对研究生的培养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因为研究生刚入学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个学科,所以除了高数、英语、政治之外还学了这门课,把他带入了专业,然后让学生选择一个专门的方向,浏览一些国内外相关的重要文献。这样他学习某个方向或者某个学科会更清晰。在这篇论文中,我提出了一个让学生用自己的观点去发展和研究的观点,这也是他的论文以后要涵盖的内容,这也是我想象的方式。过了这一年,我大致摸清了本学科的现状,是热点和发展点,初步完成了教材的初稿,打印出来作为讲义后可以先用。这就是我所说的努力。

我觉得1978年招收研究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们学校1978年招收研究生,起步早。我的科目,研究生的科目叫力学。从事力学原理的人,1978年没有招硕士,清华和北航也没有,我招了。今年全国只有两所大学招收机械学科研究生,一所是北京工业大学,一所是东北轻工业学院。我利用时间和地点的优势,因为北京比东北更愿意来北京。所以我招了3个人,30个人报名。这30人包括我们过去认识的对机械及其原理感兴趣并取得成就的年轻人,他们都很优秀。在第一次考试、第二次考试和分数之后,我们面临着一个新的问题,就是各种各样的人给你介绍学生。因为一个外地学校的同事喜欢一个人,他说不接受你会后悔的。这样的观点很多,也有这样的。我们学校也有学生,有师生恋。后来我跟招生办说,我们不认六个亲戚,成绩好的我收。外校老师有他的看法。比如某某是创新型人才,特别有能力,做出了多少贡献,有多少发明。不过我查了一下成绩,某老师数学不及格也没关系。但是我们不能在这里做。我学习基础理论。如果我做不到,我就什么也学不到。最后我们是绝对公平的,按照分数录取学生。我们学校一点都不偏不倚,所以录取了三个学生。

这三个学生都很优秀。我一年级给他们讲课的时候,感觉很轻松,一点负担都没有。因为他们一听就明白了,掌握了这些知识之后,都学的很深很透,真的是三个优秀的学生。经过几年的训练,这三个学生已经写好了论文。在我的毕业答辩中,我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当时我们学校已经有授予机械专业硕士学位的权利,但没有授予机械专业的权利。一般做法是机械专业答辩,取得硕士学位。当时我并不这么认为。这三个学生非常优秀。如果让他们作为机械专业的研究生来答辩,他们不会受到同龄人的重视。想通过答辩向同行推荐。当时北航有授予力学硕士学位的权利,我就联系了北航回复。但是北航没有自己的硕士毕业,没有我来的早,我们招生比他们早一年。北航很认真,花很多精力组织答辩。答辩委员会包括清华、北航、北京理工,现在都是北京理工的老师,答辩委员会的成员都是我们学科的知名专家。答辩结束后,答辩委员会的总体印象是我们三个学生都很优秀。当时主持答辩委员会的主席的意见是,三位硕士研究生的论文有些方面接近博士水平。而且他也没有简单的评价,然后跟我商量,要招他们三个学生去北航。后来三人都去了北航读博士。北航看完,留了两个给我一个。北航老校长沈远同志有一次在北航见到我,说:“谢谢你,你送我们这么好的学生。”他指的是这件事。

我申请了第三批博士项目

北京工业大学培养的第一位博士生于宽新

我在国外的第一批学生发表的文章也受到了国内同行的广泛关注,因为它们都发表在重要的期刊上。接下来,我们将申请博士学位。我本来没打算申请博士,但是我觉得在这个工作完成之后,我是不可以申请博士的。就是硕士研究生接近博士水平,再努力也不上去!于是申请了第三批博士项目。北工大第一批没有,第二批之后还有一批。我们的光学在附加批次,我在第三批次,但是光学还是起了很大的作用。因为第一个博士项目通过的时候要审核的单位,也就是北工大有没有培养博士生的水平,就要做一个整体的评估,然后再评估这个博士项目是否合格。光学解决了这个问题,就是北工大整体达到这个水平,所以我再申请就变得简单了,所以我以后申请博士项目就比较容易了。我报了这个博士项目之后,招的人不多,有时候招一个,有时候一个都不招,不是每年都招。因为知道自己实力有限,博士项目刚开始只有我一个导师,所以不敢多招,一直是一个一个招。但是我觉得有很大的优势,因为我选的很好,来我这里读博士的都是比较舒服的优秀同志。经过这次培训,我一个个留住了自己的医生,让我形成了一个梯队。沈同志任副主席时,他说,我们为你们设立了一个新的奖项,叫做梯队建设奖。我是第一个拿这个奖的,就是根据这个情况,我一个个离开学生去充实这个博士项目。博士项目如果有梯队,就会逐渐成长起来。

采取一切措施让年轻人快速成长

白世贤老师指导青年教师

我生活的时代是科技人才差距非常明显的时期。就算科技战线上有一群和我一样大的各学科带头人,也已经五六十岁了。想好好学习的大多是读博士或者刚毕业的博士,所以一个三十多岁,一个六十多岁。两者差距太大,不合适。这个断层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我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让年轻人快速成长,因为年纪大的老师,即使想成为科研的主力军,精力也不多,要鼓励年轻的新生力量尽快成长起来。

当时我有一个愿望,想尽一切办法让这些年轻人快点长大。比如出国开会的机会少,不像现在的国际交流。我硕士的两个学生都出国开会了。我为什么不去?我这个年纪不能出去,但是一个学生出去,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在中国开会也是这样,我不开会。这是为了让我的学生更早的接触到我们学科的专家和研究团队,让大家熟悉这些人,让他们在良好的环境中轻松成长。另外,如果有什么奖励和机会,我会尽力推荐,让我的学生都能上去。当时有人认为这样做太支持学生,让他们太依赖老师。其实这个问题是不存在的,因为他们都是优秀的,有野心的学生,如果有好的机会,可以成长的更快。

(本文根据2015年3月19日《口述历史》采访内容编辑。面试官:赵明;旁白:白世贤;编辑:冯昊等。图片整理:冯

排版:刘一曼

封面:刘一曼

审计:刘欣然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5966.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