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全国人大代表孙国文:以信息化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

全国人大代表孙国文:以信息化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

原标题:全国人大代表孙国文:以信息化推进农业和农村现代化 旁白:全国人大代表孙国文 代表孙国文(左一)和村民们在一起 “以信息化加速农业和农村现代化,优化提升“…

原标题:全国人大代表孙国文:以信息化推进农业和农村现代化

旁白:全国人大代表孙国文

代表孙国文(左一)和村民们在一起

“以信息化加速农业和农村现代化,优化提升“三农”信息化服务水平,是数字农村发展的目标。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传统的社会治理方式已经难以适应人们的需求。我们必须牢牢把握信息化带来的巨大机遇,结合浙江省委“一次最多跑”改革深入农村的机遇。积极搭建数字农村治理法治平台。”

作为一名普通的基层党支部书记,我每天都和普通人打交道。在过去的20年里,村民们为他们的孩子的上学、医疗、邻里纠纷等问题找到了村庄。这些民生的“关键小事”,因为涉及到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在我眼里成了“大事”。

以前村民要在县城跑好几个部门,繁琐低效。如今,依托乡村治理的数字化平台,通过“李哲办”、“浙政钉”、“沃德清”等微信小程序,村民可以在线查阅档案,城市优质教育资源与农村中小学全面对接,在线农村“互联网+医疗卫生”,在线招聘智能匹配村民求职和企业就业需求…这些数字治理的探索,给村民带来了实惠和便利,所有人拍手称快!

基于我所居住的五四村早期的实践经验,在今年的全国人大上,我提交了《关于创建数字村地图、探索农村知识治理新模式的建议》,希望进一步探索数字村顶层设计,加快数据资源共享,推动农村治理流程再造。

乡村治理面临新的形势

乡村治理是国家治理的神经末梢。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报告明确指出,要加强农村基础工作,完善自治、法治和德治相结合的农村治理体系。

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社会转型期各种矛盾交织在一起,复杂局面日益明显。我们清醒地认识到,当前农村治理仍存在一些障碍。一方面,由于新旧观念的冲突、改革与发展的不平衡等问题,一些人在农村治理中总是游离于政府政策之外。部分村民法律意识淡薄,在利益受损但无法通过有效渠道表达时,往往采取非制度化、激进化的方式表达。基于“信访不信法”、“只信真相”等错误观念,人们的来信来访,甚至盯梢、扰访等事件时有发生。另一方面,一些源于基层、涉及群众利益的民事纠纷,由于有关部门没有及时干预,无法解决和疏导,激化了矛盾,最终演变为影响基层和谐稳定的事故或冲突。

与以往的管理模式不同,过去的“坐访”、“候访”方式已经不能满足新时期人民的需求。

加强信息安全防控体系建设

为应对这些复杂局面,五四村创新发展了新时期“乔峰经验”,积极拥抱数字革命,加快农村治理数据采集,加强信息化治安防控体系建设,建立了线上线下相结合的群体组织工作机制,推动了“数字村图”的推广和推广,取得了一定成效。

小事不出村,大家都是格子成员。在打造了“一图感知五四”的乡村治理数字平台后,依托“数据生产力”,五四村真正实现了自治、共治、他治、民治、智治。特别是在“知识治理”阶段,不仅可以感知美丽的乡村,还可以提高村庄管理能力,为推进基层治理现代化提供了很大帮助。

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执法、司法、信访等部门能够在村级层面提供更高质量的法律服务,有效融入基层治理平台,以信息化、数字化的手段为农村群众提供便捷高效的诉求表达渠道,及时参与和监督解决各种矛盾纠纷,加快形成“反映-分配-处理-反馈-评估”的数字治理闭环,将大大提高数字农村治理的效率。

在今年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我现场听取了张军检察长所作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总检察长张军在执行群众来信的答复中,坚定地说:“这是人民的事,手紧也要做,工作也要做好。”这句话深深打动了我。张军检察长提到“提升智能检察建设,全面推进新时期基层检察工作创新发展”,与我的关注点和思考不谋而合。

智慧检查有助于乡村治理

在推进数字化农村治理法制化的过程中,检察机关要充分发挥智能检察的优势,特别是要利用好12309检察服务网络平台,走好网上群众路线,及时回应群众的司法诉求。从服务乡村治理的角度,我觉得检察机关大有可为。

第一,搭建综合服务平台。针对传统农村治理模式中法治服务不到位、治理权力不集中的现象,检察机关应充分发挥全程监督优势,以社会矛盾纠纷调解解决中心为载体,整合执法、司法、行政资源,将平台终端“咨询”延伸至村级,及时化解农村矛盾纠纷。

二是打破信息和数据壁垒。一些“以罚代刑”和公益诉讼的案例,对于促进基层社会治理具有特殊的意义。执法和司法部门应探索这些数据的有效整合和综合利用,打破部门的“信息壁垒”,为党委和政府推进农村治理提供更多的决策参考。

三是形成数据闭环治理体系。依托县级数字化治理中心,将检察机关远程服务平台与农村服务管理移动终端联动,打通村民、基层治理、后台决策等渠道,建立高效便捷的村情民意网上互动沟通反馈和法律咨询服务渠道,激发基层治理内生动力。

第四,用法治理念引领乡村风俗文明。加大宣传力度,借助智能手段,积极运用多媒体、新媒体等手段,多层次、多渠道、立体地宣传和展示法治工作成果,教育和引导群众积极参与和支持乡村治理,共同营造良好的社会法治氛围。

数字化使乡村治理更加精准,农村基层的知识治理始终离不开法治的支撑。当前,要团结一切力量,利用现代科技,努力实现数字化和法治化的融合,让村民真正享受到农村振兴的成果。

(孙国文:浙江省德清县莫干山镇伍肆村党委书记)

(专访:本报记者范通讯员于亚芬)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5899.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