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被疫情按下暂停键的云南小城,“重启”了

被疫情按下暂停键的云南小城,“重启”了

原标题:被疫情压的云南小镇“重启” 当地玉商鲁花也告诉新京报记者,由于疫情和城市关闭,最近生意不好。“瑞丽物流不方便,玉运不出去。”但是,鲁花觉得瑞丽是个宝,春…

原标题:被疫情压的云南小镇“重启”

当地玉商鲁花也告诉新京报记者,由于疫情和城市关闭,最近生意不好。“瑞丽物流不方便,玉运不出去。”但是,鲁花觉得瑞丽是个宝,春节和封城期间没有本地的案例。

21日零时许,身在云南瑞丽的刘玉(化名)被礼花声惊醒。她起身看向窗外,火红的烟花在夜色中绽放空。

这是当地居民自发引发的。

几个小时前,瑞丽在新冠肺炎召开防治肺炎疫情新闻发布会,宣布“重启”城市,解除城市居家隔离。从9月14日到21日,沉寂了7天的云南这个边境小镇,再次热闹起来。

22日晚,刘玉走上街头,去见她已多日不见的同事。同一天晚上,陈清(化名)也出去烧烤了,欣喜地发现街上和前几天不一样了,开了街边餐厅,人多车多。

瑞丽的一名高中教师陈清收到通知,学校将于27日复课。根据规定,从22日开始,瑞丽的中小学将分批在不同高峰复学,而乡镇的学前班和幼儿园暂不复学。

开封后,瑞丽仍严格防范缅甸人从边境走私。边境线上的防御还是和以前一样,隔一段时间就有一个临时哨所,由村民组成的民防人员轮流站岗。

当地旅游业仍在等待复苏,翡翠也面临运输困难。然而,绿宝石商人鲁花(化名)非常乐观。在鲁花看来,春节期间和这一次没有本地病例。“可见瑞丽是宝,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

▲21日晚,瑞丽市民燃放烟花庆祝解封。

瑞丽解封生命并“重启”

21日22: 00,疫情按下暂停键的云南小镇,终于缓缓“重启”。

一些当地居民被烟火声惊醒。“烟花(庆典)在瑞丽很常见。切割玉石时,如果切割后的石头里有玉,人们也会放烟花。”刘玉说,但这一次,意思不同于往常。

数小时前,瑞丽在新冠肺炎召开防控肺炎疫情新闻发布会,宣布“重启”并解除城区居家隔离(奥星世纪一、二期封闭式管理居民进行第二次核酸检测后,9月26日解除居家隔离)。

刘玉不是本地人。两个月前从广东来到瑞丽的姐姐去自贸区出差,没想到赶上疫情。“我突然知道我要被孤立了,醒了,准备照常上班,然后小区说我不能出去。”

在城市关闭期间,刘玉一直在家吃方便面和速冻饺子,或者叫外卖。开封后的第一天,也就是22日晚,刘玉见到了好几天不见的同事,来到了一家繁华的东南亚餐厅。

餐厅已经开了,但是人不多。当刘玉听到启封的消息,看到烟花时,她觉得自己的心很平静。当她和同事坐在餐桌旁品尝第一口食物时,她充满了喜悦。

同一天晚上,瑞丽人陈清也出去烧烤。陈清很高兴地发现街道与以前的荒芜时代不同了,人和车开始增加。

▲解封后的瑞丽城。

中小学分批在不同高峰复学

回顾在家被隔离的那一周,陈清觉得他的生活似乎像往常一样。

陈清是瑞丽的一名高中老师。他家里有三只狗和一只猫。他每天喂宠物,看课外书,打扫卫生。另外,他还要备课,给学生上网络课。“我每天都要在家锻炼。生活很充实。”

陈清的家人喜欢食物。9月20日,启封的前一天,陈清的父母买了活虾、猪蹄、莴苣和花椰菜,在锅里蒸虾,撒上大蒜,炖了一碗猪蹄。全家人吃了两顿饱饭。

根据社区规定,每户在居家隔离期间,可以在早上7点到9点之间,每两天外出购买一次。社区附近有一条小街。每天当你能出去的时候,陈清的父母都会早起去买食物。

在城市关闭之初,当地超市货架被临时买走空,部分商家因哄抬物价被市场监督管理局处罚。陈清仍然记得,在早期的恐慌之后,药店和超市的供应迅速得到补充,价格没有上涨太多,因此家庭的日常生活没有受到影响。

当陈清得到启封的消息时,他正在和家人玩桌游。姐姐突然说“解封”。“我马上拿出手机查看,因为要开学,又要上班,所以并没有特别激动。”陈清打趣道。

那天晚上,陈清接到通知,学校将于27日复课。根据瑞丽市的规定,从9月22日开始,瑞丽市的中小学将分批在不同的高峰时段复课,而乡镇的学前班、幼儿园暂不复课。

▲21日晚,瑞丽市召开新闻发布会。图片来自瑞丽市人民政府官网

物流和旅游业受到影响

23日,刘玉买了当天的机票,准备提前离开瑞丽。“本来打算这个月回去的,但是提前几天做了,想在核酸检测到期前回去。”

目前,瑞丽已完成市区所有工作人员的核酸检测,28万多份样本全部检测完毕,检测结果均为阴性。除2例输入性病例外,未发现局部病例和局部传播。

为了将风险降到最低,瑞丽要求9月21日22:00-10月10日00: 00之间离开瑞丽的人员,必须在7天内持有有效的阴性核酸检测证明。9月16日,刘玉做了很好的核酸检测,仅仅一周后。

刘玉从事跨境物流工作,受疫情影响,基本没有业务。缅甸疫情也很严重。刘玉在高捷贸易区的住所离缅甸不到1公里。在此之前,与缅甸的贸易频繁。\”这是中国人和缅甸人一起生活的地方.\”

当地玉商鲁花也告诉新京报记者,由于疫情和城市关闭,最近生意不好。“瑞丽物流不方便,玉运不出去。”但是,鲁花觉得瑞丽是个宝,春节和封城期间没有本地的案例。

当地旅游业也受到影响。每年的十月一日是中缅陪伴嘉年华。瑞丽的一个民宿老板提到,以前每年这个节日都会有很多人来瑞丽,玩的东西也很多。有许多中国人和缅甸人可以体验一些特色文化。

今年,老板接到的预约电话少了很多。“我估计国庆节的人会少一些。”

人家不来瑞丽,瑞丽人也不想出城。陈清告诉新京报,大多数人不打算在国庆节外出,想等到疫情完全结束后再出城。

瑞丽夏天不热,冬天不冷。边境的地理位置使其更加神秘,旅游资源丰富。当地人认为如果云南是一只美丽的孔雀,瑞丽就像镶嵌在孔雀屏上的华丽的雀丹。

这次小镇因为疫情被更多人知道了。刘玉并不担心她离开瑞丽时会遇到不同的景象。“我相信我身边不会有这么肤浅的人。”

瑞丽市新冠肺炎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总指挥龚云尊在新闻发布会上也提到,“我们将为离开瑞士的人员进行核酸检测提供便利,也呼吁各地不要对离开瑞士的人员采取额外限制。”

边境村庄受到严格保护,禁止外来人员进入

瑞丽位于中国西南边陲,与缅甸接壤,山水相连,面向乡村。

23日,中国驻缅甸大使馆发布消息称,缅甸疫情出现反弹。这场流行病是由两名缅甸偷渡者引起的。瑞丽在原有48个边防检查站的基础上,设立了188个群防群治检查站,加强边防巡逻。

启封后,当地当局仍然严格防范缅甸人从边境走私,只有当地村民才允许进出边境附近的村庄。

王声(化名)在瑞丽弄道镇经营一家木材加工厂,从缅甸进口木材,生产木板和椅子等家具。21日早上,王声叫醒了他的妻子,他们开始收拾房间。他们从衣柜里找到秋冬的衣服叠好塞进行李箱。

“我的工厂靠近国界,那里的村子不允许外国人进入。”王声不是瑞丽人。他不能回村里继续加工木材。他要带着老婆孩子回四川成都老家。

至于他什么时候能回到村子里继续经营工厂,王声自己也不清楚。在工厂所在的小区路口,依然有24小时守卫,对过往人员进行提问、测试、检查。边境线上的防御还是和以前一样,隔一段时间就有一个临时哨所,由村民组成的民防人员轮流站岗。

在发布会上,瑞丽市表示,将24小时无死角、全覆盖、常态化边境巡逻,编织边境防控网络,依法严厉打击偷国(边)贼,依法严惩偷渡者和组织。协助和收容偷渡者;实行封闭管理制度、“零报告”制度和偷越国(边)境奖励制度。

“我现在对缅甸人没有任何抱怨,正常的工作交流还是会有的。”刘玉说。关于他是否担心进一步输入病例,陈清认为他对防疫仍然很有信心。“就算担心,也得继续活下去,还不如天天开心。”

新京报见习记者彭冲记者刘名洋

主编:郑SN238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5538.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