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侯贵平”陆思宇:为《沉默的真相》减重15斤、全程戴假发

“侯贵平”陆思宇:为《沉默的真相》减重15斤、全程戴假发

原标题:《侯桂平》卢思宇:为《沉默的真相》瘦15斤,全程戴假发 你可能不知道卢思宇,但当你提到《军师联盟》中的上尉“吉卜”和《破冰行动》中的公安民警宋洋时,许多…

原标题:《侯桂平》卢思宇:为《沉默的真相》瘦15斤,全程戴假发

你可能不知道卢思宇,但当你提到《军师联盟》中的上尉“吉卜”和《破冰行动》中的公安民警宋洋时,许多观众都被他正直的银幕形象深深打动了。最近,卢思宇又一次扮演了侯桂平,一个很少出场却在整部剧中扮演关键角色的角色。正是因为他做了正义,牺牲了生命,才引发了一系列的求实故事。

在《沉默的真相》中,卢思宇饰演一个关键人物侯桂平。

剧中,虽然没有卢思宇与怀特、廖凡的对手戏,但在不同时间空的三个人总是“平行”在同一个画面上。在卢思宇看来,侯桂平、姜阳(白)和阎良(廖凡)都在同一条路上,代表着同样的实力。\”他们都在捍卫正义,捍卫他们想捍卫的东西.\”

沉默的真相——

求“书怒”为侯桂平减15斤

在接任侯桂平之前,卢思宇没有读过原著《漫漫长夜难知》。当时《破冰行动》刚播出,制作人觉得他很符合侯桂平的形象——有气节,对自己的决定很固执。在卢思宇的理解中,侯桂平是现实生活中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大学毕业生。由于他的善良和正义感,他做出了一系列非凡的行动。

“按正常逻辑,他是法学院的高材生。毕业后他可以选择更适合自己的工作,比如去做律师,去法院走事业,但他也是最美的‘逆行’,去偏远山区教书,把更多的知识和爱传递给有需要的孩子;直到后来,为了弥补因自己的疏忽而死亡的学生,他不断以自己的方式维护群众的权利。我觉得他很棒。”

在加入这个团体之前,卢思宇故意减掉了15磅,只是为了让原本魁梧的身材看起来瘦一些。在拍摄过程中,他也一直戴着假发。“因为导演希望侯桂平能在《永远的眼睛》中呈现艺鹭的感觉,所以书里更多的是愤怒和固执。”

卢思宇在和侯桂平的比赛中瘦了15磅。

新京报:在你看来,侯桂平的善良是让他不择手段伸张正义的原因吗?

卢思宇:不仅如此,应该说女学生的死和侯桂平有直接关系。那天他完全有能力阻止这种事情发生,但他只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别人说了一些甜言蜜语后,他可能没有心理准备,悲剧就这样发生了,他一定是内疚自责。

他尝试了很多方法都失败了,于是他选择了第一关去捅破这张足够大的纸,导致了自己的死亡。但如果公安机关一开始就有合适的人帮助和引导,他可能会换一个更稳妥的方法。侯桂平是一个遵纪守法,知识渊博的人,不会做出极端的事情。他想以自己的方式捍卫群众的权利,我认为这是相当了不起的。

新京报:这个角色对你来说最难的部分是什么?

卢思宇:最大的困难在于如何找到侯桂平的心路历程和精神状态。他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职业属性和主角光环。但是这种共性往往是最难表达的,因为你需要在生活中去观察,去寻找所谓的共情。

当时我为了这个角色瘦了15斤。我平时身材健硕魁梧,但侯桂平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二十出头的少年,来自农村,整个人看起来肯定干净清瘦。拍摄的时候体重只有150斤左右,说明我想表现出一个温柔阳光的男孩子的感觉。

剧中侯桂平为了找到女学生的死因,惹了不少麻烦。

新京报:印象最深的一幕是什么?

卢思宇:和李京的性爱场景。因为当时他虽然躺在那里,却在想着自己学生的死。他如何改变现实,弥补这个错误?他感到深深的内疚和悔恨。就像台词里说的,就算把这些人抓起来判刑,人也活不下去。所以,侯桂平的整个精神状态在这一幕中崩溃了。

谈论演员-

每个角色都是拼图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2005年,卢思宇被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录取,并在大二时出演了电影《柠檬水》。大三时,她凭借电影《爸爸的秘密》获得第17届大学生电影节最受欢迎男演员奖。然而,卢思宇接戏的频率并不高。一年一两部作品远低于他同时毕业的同学,低认可度的角色也没有为他的演艺开辟道路。

《军师联盟》里演的是姬步。

直到2016年,卢思宇在电视剧《军师联盟》中饰演校办队长纪步后,又在电影“空猎天”、电视剧《破冰行动》和电影《八百》中亮相,才逐渐进入大众视野。

卢思宇一直很困惑,想出名,但是过了很长时间,他习惯了有一部戏和一个好角色的状态。“这可能是生活。我还是乐观的,能适应这种状态。演员要面对自己的处境,然后适应环境的变化。”

在今天看来,人物不论大小,哪怕是很小的人物,就像拼图一样,都有自己独特的功能,可以为整部剧贡献最精彩的篇章。“拼图中也有角和角,也有空白色的地方,但都是整个拼图不可缺少的部分。”

卢思宇

新京报:你在《破冰行动》里演的那个警察宋洋,也是刚播了几集就拿到了盒饭,侯桂平也是个线索角色。你觉得这个角色起到了什么作用?

卢思宇:《破冰行动》中的宋洋和侯桂平都为该剧定下了基调,这一点非常重要。如果这种角色失败了,别人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故事也就站不住脚了。就像侯桂平的死,大家为了翻案,遭受了一系列的折磨和摧残。只有这个角色成立,大家才会知道做这些事情的意义。

在《破冰行动》中,约翰尼扮演李飞,以查明他的好朋友宋洋被谋杀的真相。

新京报:杨锐福,你在电影《八百里扮演的“硬核营长”,也是一个戏很少的角色。你得到了什么工作机会?这部作品对你的不同意义是什么?

卢思宇:我之前和《八百》的选角导演合作过另一部戏,他告诉我他正在准备《八百》。等了一年,没有消息,然后突然去苏州见管虎导演。当初是让我演杨德玉,但是知道我是天津人之后,我决定演杨锐福。这个角色在电影里经常说天津话,导演还是希望我能帮忙,在表演中更舒服一些。

新京报:你为杨锐福这个角色做过哪些功课?

卢思宇:虽然这个角色的场景不多,但我们一开始也训练了很长时间。大概是六月的夏天,每天我们都要全副武装,带着枪、头盔和靴子,在阳光下站一两个小时。基本上每天训练完了,衬衫就能出水了。但是和很多好兄弟住在一起还是挺幸福的。通过这部作品,我也认识了很多好演员,包括和管虎导演合作,对我的帮助特别大。对我来说,已经超越了一部作品的意义。

当时因为档期的关系,我也放弃了另一部网剧的主角。我心里想的是,拍八百难。这样的作品可能不会有第二次,任何困难都必须克服。

在电影《八百》中饰演杨瑞富。

新京报:从《破冰行动》《沉默的真相》到《八百》,你仿佛挑到了气质厚重的剧本和人物。这几年演戏频率没那么高,是不是因为剧本会更严格?

卢思宇:我有这样的考虑,但我现在处于一个尴尬的境地。你不能说你的年龄,你不能说。刚毕业的时候,大众喜欢大叔式的演员,那时候我们还年轻;但是现在我们都30多岁了,大家的娱乐审美都更年轻了。

大概都是缘分吧。我还是比较乐观的,演员最大的问题是面对自己的情况,然后适应环境的变化。

新京报:你有没有因为演了那么多角色而感到迷茫或者迷茫,但是认可度不是很高?

卢思宇:在过去的两年里有所好转。这几年很迷茫,但时间久了可能会习惯。我只能在迷茫中找到自己的方向。但是我觉得我内心还是挺踏实的。在现在的市场环境下,能收到像《八百年》和《沉默的真相》这样的剧、作品,能演好角色,我是幸运的。但换句话说,谁不想红,对吧?只是这个还是要看机会。可能一部剧播完,我会突然生气。这是很自然的事情。在这之前,我们不能说任何人,只能等待。

比如拍一部戏,看缘分。有的剧找你,你觉得剧本不错,但可能排不上;有一些是最后做出来的,很幸运能顺利播出。没人说在这个圈子里能干什么。唯一不变的是变化。只有在随机状态下坚持自己的价值,才能在未来被人注意,才能在未来获得成功。每个演员都不是天生的大人物,而是有一个积累的过程。

新京报记者Z瑞安

编辑吴冬妮校对赵琳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5525.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