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走进“钢刀连”—— “钢刀”是怎样炼成的

走进“钢刀连”—— “钢刀”是怎样炼成的

原标题:进入“钢刀公司”——钢刀是怎么做出来的 “你可以过去做,今天做得更好” ■解放军日报记者何宜舒 武警云南总队第一机动中队队长王站在主席台前,隆重举行了隆…

原标题:进入“钢刀公司”——钢刀是怎么做出来的

“你可以过去做,今天做得更好”

■解放军日报记者何宜舒

武警云南总队第一机动中队队长王站在主席台前,隆重举行了隆重的军事仪式。

面对悬挂在顶端的“钢刀连”横幅,他再次向新同志们讲述了中队的情况。

这个英雄连队以“钢刀”为标志,但荣誉室里并没有隐藏着传说中的钢刀。

进入“钢刀连”,中队的每个军官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寻找。“钢刀公司”的“钢”在哪里?

经过与“钢刀公司”一周的实地培训,记者似乎找到了答案。

“钢刀公司”的“钢”和“钢”有我不可战胜的信念-

这种信念从何而来?答案就在简陋的帐篷里。

走进这个帐篷,金色的奖牌和红色的锦旗相得益彰。最高点并排挂着“钢刀连”和“一级英雄连”两个战旗。

这里有200多面锦旗和各种奖牌。提起中队的这些荣誉,尴尬的士兵就像是几样珍宝;即使是年轻的士兵也是锋芒毕露。

这支从抗日战争中产生的英雄部队参加了139场战斗,涌现出210多名英雄模范…在1979年的一次重大作战任务中,他们因消灭敌人100余人、缴获武器100余件的战绩,被中央军委授予“钢刀连”荣誉称号。

过去的荣誉转化为现在的信念。这种信念向下延伸,向上生长。它让中队的官兵们相信,“过去我们能做到,但今天必须做得更好”。

“钢刀公司”的“钢铁”,“钢铁”中不可动摇的忠诚——

插旗的地方,“钢刀公司”的根就绑在那里。自1937年成立以来,该中队经历了多次改编。名字变了,站变了,一代代官兵对党和人民的忠诚从未改变。

对于这个英雄连队,忠诚早已铭刻在一代代官兵的骨子里。

“钢刀公司”的“钢”和“钢”正处于不可战胜的势头-

“钢刀连”老兵的奋斗和传奇都变成了伤痕,永远刻在身上。每个伤疤都有一个奋斗的故事;每一个老手都足以写出一本沉甸甸的书。

83年多来,一代代官兵在“熔炉”里炼成钢。他们谨记“钢刀在握,坚不可摧;团队训练,“钢刀出鞘,势不可挡”,冲向高原,驻扎在海上和边境,守卫边境和小镇的国门。

面对复杂多样的任务,“钢刀公司”的官兵们无时无刻不在淬火加钢。为了人民的安宁,他们总是带着放弃别人的气势冲到前面。

这把“钢刀”越锋利,后面几千人就越舒服。

1 2 3 4下一页的最后一页

变成了“钢刀公司”-

“钢刀”是怎么炼成的

■解放军日报记者何宜舒吴敏特约记者杨威特约记者卢振新

“钢刀连”战旗,成为武警云南总队某支队机动一中队官兵心中永不熄灭的一团火。胡 程摄

在乡下的红土路上,巡逻车颠簸前行。新排长徐杰龙坐在车里,抓着扶手。

徐杰龙看到散落的红土被铺成平台,低矮的帐篷井然有序地排列在一起,就知道目的地已经到了。

来到云南武警总队某支队机动一中队之前,徐杰龙早就知道自己的名字——一家多年获“模范单位”的公司,是武警尖兵的孵化基地。

这个英雄公司,诞生于抗日篝火,有“钢刀公司”的美誉。它就像一把锋利的“钢刀”穿过历史的尘埃,依然闪闪发光。

徐杰龙被这把“钢刀”的锋利迷住了。

他在脑海中多次勾勒出“钢刀公司”的轮廓。然而,当他来到这里,真正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时,他发现一切都和想象中的一样,一切都和他所期望的大相径庭。

接下来的日子里,“钢刀公司”用自己的方式锻造了徐杰龙。这位年轻的战士,在反复磨砺的过程中,完成了自我的成长,探索了心中期待已久的答案——这把“钢刀”是如何炼成的。

熔窑

每把钢刀都必须在炉中反复锻造

刚入职不久,徐杰龙就发现战友们的体能训练服颜色不一样,有的更深,有的更浅。他把这个问题埋在心里。

第一个月,换上列兵军衔的徐杰龙,几乎是“在逃亡中度过的”。

第一次晨练,徐杰龙在5公里武装越野跑了最后一名。

早操快结束时,徐杰龙看到班长似乎在叹气,教官张东明的黑脸似乎更黑了。

“练吧。”张东明对徐杰龙说:“钢刀连没有干部跟在士兵后面。”

\”永远赶不上倒数第二名的感觉特别折磨人.\”徐杰龙下定决心:“只要能站起来,就一定要努力练习!”

从此,两条细细的背包绳成了徐杰龙的亲密伙伴。徐杰龙把它们绑在自己的腰上,绳子的两头由一个战友牵着。

附近的村民都注意到了这种奇怪的景象:每天早上,穿过村子里“迷彩风暴”的尽头,都有一个小胖子跌跌撞撞。他被两个人牵着,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大汗淋漓。

快跑,继续跑。

烈日烤焦了徐杰龙的身体。他觉得自己是在一个熔炉里,“不断地达到极限,在炽热的温度下突破极限”。

奔跑在红色的土地上,徐杰龙不禁想起了荣誉室墙上的“钢刀公司”的旧地图——那是这家公司的官兵曾经跑过的足迹。

前辈们从黄土地出发,用一双铁蹄夹着草鞋,奋战过祖国南北大江。

徐杰龙曾经在心里品味过公司的战斗史——

这把“钢刀”参加过百团大战,以坚不可摧的气势插进了敌人的心腹。

这把“钢刀”参加了淮海战役,和千千的几千名同志一起取得了胜利。

这把“钢刀”经历了东南沿海风暴的洗礼,经过高原的风雪,变得越来越坚韧。

每当坚持不下去了,徐杰龙总是用前辈们的经验鼓励自己:都是在那么艰难的时候坚持下来的,可现在这是什么艰难啊!

一天晚上,大队长赵涛看到徐杰龙跑得脸色苍白,有些人不忍心劝他不要跑。徐杰龙无语,只是画个手势。带他跑的同志大声回应:“排长说还有两圈,他没事!”

跑了两圈,徐杰龙吐了。他每天完成训练几乎是正常的。

一直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徐杰龙一开始有点不好意思。老班长告诉他,他们是别人用同样的方法带大的。

老兵带新兵,新兵变成老兵,继续带新兵。这是“钢刀公司”的接力。

次年25日,徐杰龙参加民主投票。

在人们平时吃饭的帐篷里,徐杰龙接受了全中队的考虑。所有的同志都投票赞成他从列兵晋升为班长。

那一刻,徐杰龙觉得自己终于成为了“钢刀公司”的一员。

无论是中队长、教官、文员还是卫生员,每一个刚到“钢刀连”的官兵,都必然要经历这样一个过程。

这个过程是痛苦和焦虑的,就像把一块未成形的钢放进熔炉。只要钢铁足够坚韧,经过努力就会造出锋利的刀刃。

兵士钟初到“钢刀连”时,煞费苦心地赶上了“大军”。他的沙背心和沙打底裤从未离开过他的身体。他专门找高个子同志练格斗,经常摔得鼻青脸肿;挂水壶挂砖头,胳膊肘一次次磨坏,腿经常不省人事,就是为了提高投篮技术…

后来,钟成为了顶级培训师,多次代表单位参加比赛。

在“钢刀公司”,每个努力的人都不是一个人。

来到“钢刀公司”一年多后,一班班长杨虎林养成了一个习惯:熄灯后练习。

第一次和新战友睡在帐篷里。当灯熄灭时,杨虎林正准备休息,却发现我所有的同志都开始忙碌起来,他们的腹部力量和上肢都很弱。

听着战友们在运动时沉重的呼吸声,杨虎林久久不能入睡。

第二天晚上,熄灯后,杨虎林加入了训练。\”就像被吸进尾流一样,个体会无意识地跟随.\”杨虎林说。

虽然现在训练成绩名列前茅,但杨虎林仍然不满意。他觉得自己的“钢刀”需要继续锻造。

在熔炉中锻造钢刀是一个连续的未知过程。在熔炉里,他们只有一个选择:不断地给自己注入能量。

有一天,徐杰龙突然发现自己的体能训练服颜色变浅了,是阳光和汗水的独特标志。

这把“新刀”正逐渐显露锋芒。

“钢刀连”官兵训练场上热火朝天。王文涛摄

首页上一页1 2 3 4下一页最后一页

抑制

这是最困难的时候,我们只能以最顽强的精神生存

山路上,一群迷彩身影掠过。跑在最前面的是七班副班长赵安远。

不到一公里后,赵安远听到身后传来沉闷的脚步声。有那么一瞬间,速度不快,但保持了正确的频率。回头一看,是刚刚休假回来的中队长薛。

“中队长休息了三十多天,我还是打不过他?”赵安远不服气。

他开始发力。但是无论你加速多快,你身后的脚步声总是跟着。

脚步声,仿佛监考时班长的手在“杀人追魂”。第二只手“滴答滴答”,在赵安远的心里跳动,不断催促他快点,快点。

赵安远脚下的频率开始变得混乱。他眼睁睁地看着薛和从他身边擦肩而过,一直到终点都没能追上他。

“从那以后,我就完全信服了。”赵安远说。

在钢刀连的官兵眼里,中队长王就是一个标杆。无论哪一科,他都能轻松做到“优秀”。

“我是中队长,我一定尽力。”薛——再也没有松口。

王的2018年异常艰难。用他的话说,“就像一把烧红了的钢刀,一下子放入冷水中”。

只有经历过这次改革考试的同志才会理解当时的困难。

2017年底,“钢刀公司”接到调整组建机动第一中队的命令。

不久,王接替担任指导员。

这是一个令王从未经历过的尴尬时刻:许多朝夕相处的同志被分配到新的公司。创下400米障碍赛纪录的训练负责人钟(左)和被大家敬仰的老班长魏(左)…原本才华横溢的“钢刀公司”,当时只剩下两个骨干。

五十六年前,中队也经历了一次极其艰难的挑战。

1964年,中队组织金沙江军事游泳。条件差,经验不足,面对湍急的河水,中队官兵以百折不挠的勇气和高超的技术,使用便捷的装备,成功游过金沙江,无人掉队。

最难的时候也是最精彩的时候。那一幕,以老照片的形式,永远留在了荣誉室。

现在,在王面前的,难道不是另一条“金沙江”吗?

“我们必须从头再来。”薛带领大家学习认识和使用图片。他翻出教材,先教干部,再教战士。当年大家都是每天凌晨两三点学的。

赵安远加入中队的时候,“钢刀连”就走上了正轨。他经历了最艰难的时刻,也就是选择金士官的时候。

赵安远从来不怕训练,但还是忍不住担心考试。

经过统一选拔,大队组织了标准最严格的第二次考核。要想过关,必须脱一层皮。

赵安远是中队最年轻的副班长,偶尔也会沾沾自喜。当被问及是否想当班长时,他说:“现在的路还很长。”。

老班长李石军是赵安远“标杆”的对象,也是他最崇拜的人。李是改革中支撑“钢刀公司”的支柱之一。凭借着一丝不苟的部队和拔尖的训练,赵安远从来没有想到一个班长能这么厉害!

中队队长王认为,队员们必须经受一次又一次的考验,才能真正成为一把“钢刀”。

2018年底,中队被命名为云南武警总队“基层建设示范中队”。王说,他们今年的关键词是“必胜信念”:“只要我们用破釜沉舟的勇气去拼搏,我们一定会成功。”

2019年,中队又回到了“全盛时期”。今年的关键词被定义为“充满韧性”:“面对任何困难,我们都不会退缩,永远前进。”

也是在今年,该中队获得了自移交中国以来的最高荣誉——他们被武警部队评为“基层建设模范中队”,并获得了一等集体功绩。

站在颁奖台前,手捧荣誉牌匾的王,平时紧皱的眉头很少放松。这大概是“钢刀公司”的又一个巅峰时刻。为此,他激动了很久。

“钢刀公司”接下来该何去何从?良久,王被弄糊涂了。

获得的荣誉就像金沙江边的暗流。看来胜利指日可待。如果犯了错,就会被暗流席卷而下。如果中队沉迷于自己获得的荣誉,结果大概就是“竹篮打水”空。

2020年还没有结束,王总结了今年的关键词:“越战越勇”。他坚信,不管未来有多少困难,“钢刀公司”总能克服一个又一个障碍。

雨林深处,“钢刀连”官兵砥砺实战本领。王文涛摄

首页上一页1 2 3 4下一页最后一页

锻炼自己

保持打磨,始终保持“刃口”状态

每一把“钢刀”都需要不断的淬火和锻造,让它永远无法卷刃。

盛夏,一场雨过后,太阳烤焦了红色的土地,湿热的空空气蒸腾着,让人喘不过气来。

杨虎林藏在一个齐腰深的水池里,上面长满了芦苇,在芦苇丛中完全“看不见”。这就是他反复寻觅的“风水宝地”。

突然,靴子摩擦草地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不远处,一群“敌人”正要搜索水池。杨虎林静静地藏在那里,一动不动,看着“靴子”一次又一次地四处扫过,最近离自己只有几米远。

二十分钟后,一声口哨结束了“为战士而战”。

演习从早上8点开始,持续了近12个小时。参加演练的是“钢刀连”三排尖刀班,班长都是多年奋战的老兵。唯一不同的是,一班的班长杨虎林是中队里的“新人”。去年,他刚从原来的单位调过来。

《为斗士而战》里,三个班是对手,在丛林里上演了一场“追我”。

演习的结果让中队长王大吃一惊——带领全班同学取得了巨大的胜利。他们很受欢迎,很快就俘获了所有藏在丛林里的蓝党;它们是蓝色的,一直藏到演习结束。

在三个班长中,杨虎林不是平日里最好的。除了16年的兵役和日复一日的艰苦训练,他几乎没有什么令人印象深刻的特征。

然而,在这次“为战士而战”的演习中,杨虎林依靠在边境前线长期执行任务中积累的抓捕战士的经验,战胜了对手。

被分配到中队后的第一个国庆节,杨虎林和他的同志们坐在屏幕前,观看了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的直播。

当党旗队出现时,战友们都愣住了。“快看!我们大队的旗已经出来了!”我身边的同志兴奋地大喊。

现场镜头中,“口林山战斗英雄营”的旗帜只露出一角,然后闪过。即便如此,帐篷突然沸腾了。杨虎林仍然记得他同志们的骄傲。

战旗背后的故事给了杨虎林很多思考。他在西南边陲执行任务时,积累了丰富的山地和丛林作战经验。可以转让经验吗?所以在“为斗士而战”的演习中,一班脱颖而出。

在新的环境下,杨虎林总觉得任务没有以前那么满了。中队里的一些老兵也有这种观点-

2012年执行边境缉毒任务,2014年赴香格里拉灭火救灾,2016年参加海关执勤…中队老兵,哪个没经历过多少战斗?

2019年开始,中队被派驻国外训练。在官兵的生活中,似乎只有日复一日的训练。机动中队好像是“不动”的。

王认为这些日子是一个“磨砺”的过程。重大任务不多,可以借此机会通过艰苦的训练磨砺刀刃。

“烈日当空空,汗如泉涌;风声呼啸,月夜无眠。”野营村的恶劣环境丝毫没有影响官兵的训练热情。

即使有些老兵喊“想出任务”,也会以最认真的态度对待每一次训练。

两个废弃的油漆桶被扔在营地里很久了。士兵们把它们带到这里,用水泥装满它们,并插入一根钢管。水泥一旦干燥脱模,就成了自制的杠铃。

士兵们在水壶里加入糖和盐来制作自制饮料,以补充体力。喝酒喝酒,他们爱上了这种奇怪的味道。

去年1月,云南武警总队组织部队冬季扎营。中队按计划到达西山乡中心小学露营。

晚上,正好是上学的时间。当中国队的官兵到达学校门口时,迎接他们的是比鲜花还要鲜艳的小脸。

孩子们欢呼鼓掌。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叔叔,你辛苦了!”夕阳下,天真无邪的脸庞仿佛将一缕温暖的光送入官兵的心中。那一刻,他们长途跋涉的疲劳一扫而空空。

“我从未见过如此灿烂的笑容。”徐杰龙说,他终于找到了期待已久的答案。

要炼成“钢刀”,要经过锻造、淬火、打磨等必要的工序,更重要的是要有随时准备亮剑的心。

8月1日建军节,营地准备了盛大的联欢晚会。野营村的官兵们坐在露天广场上观看直播。但是在我屁股发烫之前,军队接到了命令:特殊情况下随时袖手旁观。

瞬间,广场上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电子显示屏。“钢刀连”官兵跑回帐篷,收拾行李准备出发。

首页前1 2 3 4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5371.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