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运用\”六个结合\” 助力精准监督

运用\”六个结合\” 助力精准监督

原标题:用“六个结合”助力精准监管 近年来,检察机关一直在高层次上受理民事申诉。2019年,全国检察机关受理民事上诉案件142203件,同比增长23.9%。面对…

原标题:用“六个结合”助力精准监管

近年来,检察机关一直在高层次上受理民事申诉。2019年,全国检察机关受理民事上诉案件142203件,同比增长23.9%。面对大量案件,检察机关要善于运用“六个结合”办案,提高工作效率和质量,有助于精确监督,满足人民群众对民主法治、公平正义的更高要求。

(一)综合评审和重点评审相结合。案件审查的过程就是发现事实和真相的过程。在搜查过程中,公诉人不仅要把握案件的全局,还要把握案件的“牛鼻”,即“监督情况”。综合复习和重点复习相结合,有利于减少无用工作,提高工作效率。

综合审查解决监督广度问题,旨在通过了解案件的基本事实、审判程序、法律适用、争议焦点、监督要求、理由等,掌握案件可能的监督情况。全面审查一般可以通过审查监督申请和有效的判决文件来实现。

审查的重点是解决监管的准确性问题。在认定案件事实处于监督之下时,根据证据审查认定的有关法律法规,判断认定的基本事实是否证据不足,事实的主要证据是否伪造,是否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生效判决等。

(二)被动监督和主动监督相结合。检察权的本质属性是监督,但也具有非本质属性的救济。检察机关应当根据不同的权力行使性质,区分监督范围。被动监督和主动监督相结合,有助于保护私权和监督公权。

被动监督是指涉及当事人私权的案件,检察机关应当重点关注当事人的监督请求,提出监督意见,类似于“不重视”。主要表现为,在对判决结果进行监督的案件中,除虚假诉讼和损害“两个利益”(即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案件外,检察机关应当在外化法律关系的基础上对当事人的监督请求和理由进行审查。这类案件一般属于私权纠纷,行使检察权的主要目的是为当事人提供救济,不宜过多涉及。否则有“偏颇”和侵犯当事人处分权的嫌疑。

主动监督是指涉及不当行使公共权力的案件。检察官应坚持客观公正的立场,积极寻找需要监督的情况,不受当事人监督要求的限制。主要表现在当检察机关发现案件可能涉及虚假诉讼、损害“双方利益”、审判程序违法、法官存在深层次违法问题时,审查对象不再局限于生效判决中陈述的事实和监督请求,而应积极运用调查核实权查明相关事实。对查证属实的监管情况、法官的犯罪线索、当事人的犯罪线索分别处理。在对案件提出监督意见的同时,对不属于民事检察部门管辖的案件线索,要积极移送有关部门处理,并跟踪进展情况。

(三)普通程序和简易程序相结合。程序为实体服务。民事诉讼法虽然没有区分案件审查程序,但检察机关可以参照相关规定灵活适用。普通程序和简单程序的结合有利于提高工作效率。

(四)法律效果与政治社会效果相结合。检察官不能拘泥于机械地理解适用法律,尤其不能忽视社会经济条件的变化和案件的具体情况。例如,在新冠肺炎肺炎疫情期间的医疗纠纷、合同纠纷、劳动和人事纠纷案件中,在审查期间还应考虑案件结果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影响。

(五)重重要轻轻微的结合。检察官在办案时,应根据是否提出监督意见,采取不同的写作策略。强调最重要和忽略最不重要相结合,有利于提高办案效率,提高监管意见采纳率。

重点是指检察机关在提出监督意见的案件中,要下大力气制作法律文书,确保基本事实陈述清楚,争议焦点归纳完整,充分讨论监督理由。

略,是指检察机关可以简化关于不需要监督的案件的法律文书内容,努力用检察语言解释好判决理由,尽量避免不落俗套,在推理上另辟蹊径。特别是要杜绝基本事实的认定、主要法律的适用与生效判决之间的不一致。

(6)内外结合。监管能力决定了监管的质量和有效性。检察官要实践智慧,依靠理念和外力,在学会思考和实践的同时提高监督能力。内功与外力相结合,有利于提高办案质量和效率。

检察官要努力学习,了解法律背后的法律精神和原则,最大限度地发挥个人知识储备;通过办案,特别是重大复杂案件,将法律理论、法律知识和司法实践相结合,提高实战能力;通过咨询高级典型和业务专家,掌握处理技巧。

同时,检察机关可以借助信息技术开展案件专家论证和检索,提高自身的监督能力。检察机关在审查重大疑难复杂案件时,不仅可以通过裁判文书网、法律文书网等途径查找类似案件、对比案件,还可以通过专家咨询网进行网上咨询或邀请专家学者进行线下论证。

(作者:最高人民检察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5365.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