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江小涓:发挥数字经济优势 高质量推进“双循环”

江小涓:发挥数字经济优势 高质量推进“双循环”

原标题:江小涓:发挥数字经济优势,高质量推进“双循环” 针对我国经济发展新阶段的新情况、新要求,中央提出“要推动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

原标题:江小涓:发挥数字经济优势,高质量推进“双循环”

针对我国经济发展新阶段的新情况、新要求,中央提出“要推动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发展新格局”。一方面,如何促进内部流通提高质量和效率,另一方面,如何在更高层次上参与国际流通?推动数字经济发展在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关于这些问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近日采访了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江小涓。

“双循环”是对外开放的新起点

记者:四十年前,改革开放使中国加入了国际流通。当时是大进大出,两头都在外面。现在,“双循环”可以说是对外开放的新起点。有什么新的特点和要求?

江小涓:“双流通”要求中国在更高层次上参与国际流通。

第一,要用“双循环”调节余缺。中国的土地、淡水和石油资源相对短缺,与中国巨大的经济总量不匹配,这制约了我们有效配置资源。我们必须大规模进口能源原料和富含水资源的产品。

第二,利用“双循环”获取分工利益。全球产业链的形成,一部分是因为“做不到”,一部分是因为“能做但不能做到最好”,寻求全球分工。这两个因素在未来都将继续存在。随着科技全球化的不断推进,高科技产品变得越来越复杂,整个世界都在进行合作和分工。我们应该尽最大努力参与全球产业链的创新链,同时尽最大努力提高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维护创新链中产业链的稳定。

第三,以“双流通”巩固和开拓国际市场,为国内企业提供更多机会。全球生产和消费系统相互订购,并使它们在一起。如果在它之外,那真的是一个内部循环。我们已经在全球产业链中占有重要地位,特别是制造业一直是“双循环”型。很多行业的产品市场大部分都在国外,所以外部流通一定要通畅,整个行业能有效运作,保证就业和收入。

未来,中国对外开放的一个突出特点是更加双向的平衡。随着中国要素结构的变化和产业水平的提高,我们应该以双向均衡的方式参与国际竞争,逐步实现进出口和资本流入流出双向均衡的“双循环”。同时,要尽可能保持全球产业链和创新链的有效运行,尽可能加强产业链和创新链的安全性和稳定性,使其成为经济全球化的有力纽带和展示平台。

数字经济是主要驱动力

记者:特别是“双循环”模式,是扩大内需的战略基础。目前,数字经济已经成为一种世界趋势和国家战略。为了刺激消费,释放消费潜力,我们应该如何促进数字经济的发展?如何充分发挥数字经济对传统产业的促进作用?

江小涓:目前,中国不仅要抓防疫,还要恢复生产,扩大消费。唯一能有机结合这三者的是数字经济,它是当前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十四五”期间,中国数字经济将继续快速发展,充分发挥实力。

首先,数字消费将延伸到新的领域,继续创造新的重量级消费模式。网络办公、网络展览、数字学习、数字医疗、数字文化、数字媒体、智能家居生活、智能个人穿戴、智能交通等都将快速发展。

其次,数字化将延伸到制造业、农业等生产领域,以及供应链和销售链,从而提高整个链条的资源配置效率。例如,数字智能可以同时实现个性化定制和低成本制造,客户可以实时提出需求,参与R&D和生产的全过程。在“双循环”的背景下,数字网络平台可以聚合产业链中的各种企业和各种生产要素,为各方提供各种类型的互动机会,提供行业所需的各种服务。在特殊时期,如新冠肺炎肺炎疫情,当原有产业链断裂时,平台可以智能匹配供需双方,快速找到替代方案或调整方案,快速补充环节链,大大提高全球分工体系的稳定性和安全性。

推进“内部循环”,提高质量和效率

记者:如何促进内部流通,提高质量和效率,是我们国民经济顺利发展的关键。目前中国经济内循环的动力和阻力有哪些,如何减少阻力,提高动力?

江小涓:要实现“双循环”的新发展模式,必须解决国民经济循环中的供需匹配问题。我们必须深化供给侧结构改革,发展现代经济体系,提高资源配置效率,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从而不断扩大国内经济周期。特别是要提升基础产业能力和技术水平,克服“卡脖子”的技术难题,理顺产业链和创新链。充分发挥竞争政策的基础性作用,营造公平竞争环境,提高市场运行效率,促进整体经济高质量发展。

从扩大消费规模的角度来看,要加快新型城镇化进程。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的城市化落后于工业化,大量的农村户籍劳动力支撑着工业化进程,却无法完全进入相应的城市消费,消费增长相对缓慢。因此,必须加快流动人口的市民化进程,促进与城镇稳定生活条件相匹配的多元化消费的增长和改善。(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黄鑫)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5351.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