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刘胜军贪腐细节:收400万的房子 充当黑“保护伞”

刘胜军贪腐细节:收400万的房子 充当黑“保护伞”

原标题:刘胜军腐败详情:400万套房子,充当黑色“保护伞” 中国裁判文书网近日发布了许受贿案刑事判决书,披露了辽宁省丹东市前副市长充当黑色“保护伞”的腐败细节。…

原标题:刘胜军腐败详情:400万套房子,充当黑色“保护伞”

中国裁判文书网近日发布了许受贿案刑事判决书,披露了辽宁省丹东市前副市长充当黑色“保护伞”的腐败细节。

根据判决,被告人徐于2020年1月15日被本溪市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同年1月20日被丹东市公安局镇安分局太平派出所取保候审。本溪市人民检察院于2020年5月13日向辽宁省本溪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经法院查明,2009年7月至2010年2月,被告徐要求时任东港市市长刘在东港市职业教育中心新建工程及其配套工程承包过程中帮助徐谋取不正当利益。刘在房屋建筑承包资质和承包工程方面帮助徐。

2012年9月至2015年5月,被告徐三次给刘20万元及位于丹东市振兴区的两套房屋(总价值396.376万元),折合416.376万元。徐因受贿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本报记者注意到,判决书中提到的“刘2009年7月至2010年2月担任东港市市长”是。

卷入黑与腐败,充当“保护伞”

公开简历显示刘胜军出生于1962年。2008年6月至2008年12月,任东港市委副书记、副市长、市政府代市长;2008年12月至2009年12月,任东港市委副书记、市政府市长;2009年12月至2011年3月,任东港市委副书记、市政府市长、辽宁省千阳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第一副主任;2011年3月至2011年7月,任东港市委书记、辽宁千阳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兼);2011年7月至2016年3月,任东港市委书记;2016年3月,任丹东市政府副市长。

据辽宁省纪委监察委员会2018年9月14日消息,经辽宁省委批准,辽宁省纪委监察委员会对丹东市政府原副市长刘胜军严重违纪违法行为进行了纪检监察调查。

经过调查,刘胜军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面临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非法借用私营企业主要车辆的;在干部选拔任用中违反组织纪律,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财物的;违反廉政纪律和非法牟利活动;卷入黑恶势力腐败,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财物,涉嫌受贿罪。

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刘胜军缺乏理想信念,纪律意识淡薄,严重违反党的纪律,有违法犯罪嫌疑,十八大后不收敛不制止。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经省纪委常委会议和省监察委员会会议研究,报省委批准,决定给予刘胜军开除党籍和开除公职处分;将涉嫌犯罪及相关资金、物资移交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我渴望获得政治成就和升职,而忽略了“黑历史”

根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员会网站上题为“辽宁省丹东市原副市长刘胜军案的警钟|警示”的文章,2008年6月,刘胜军成为东港市代市长。此时的他,野心勃勃,一心要振兴东港的经济。但是,他错误地认为,去项目,出成果,才是他工作的重点。当时以宋琪为董事长的公司,以恶势力为背景,正在策划兴建东港经济开发区再生资源园项目,这是当年东港市的重点项目,备受瞩目,于是以宋琪、兄弟为代表的宋家才进入了的视线。

对宋兄弟起家的“江湖往事”也并非一无所知。然而,刘胜军却对这些情况视而不见,他渴望投身于这个项目,全心全意地做“伟大的事情”。在他看来,“人才不问出身”,“那些东西都是历史,没必要考虑”。

2008年至2012年,在的支持下,宋氏兄弟名下的再生资源园项目以3倍“零地价”获得开发区1603亩国有土地使用权。事后,宋氏兄弟分别给了20万欧元、30万美元和100万新台币,折合人民币300多万元。尝到甜头的开始和宋氏兄弟来往密切。

根据上面的文章,刘胜军当时将近50岁,已经在这个级别上工作了将近15年。为了升职,他渴望展示自己的能力,取得成就。2010年,东港市计划建设一个垃圾处理厂,这原本是一个惠民利民的项目。但是,急于求成,无视有关规定和程序,无视群众的不满和意见,直接把项目交给了宋兄弟。

项目建设过程中,宋氏兄弟公司面对质疑建设的当地群众,简单粗暴,暴露了恶势力团伙的“本来面目”。当地村民被宋家的嚣张跋扈吓得敢怒不敢言,不敢再阻挠建设,项目得以推进。

宋氏兄弟拥有80亿资产,并渗入政界

对宋兄弟来说,是他们政治上的“代言人”。当权力开始“黑化”,开始与资本沆瀣一气时,毒瘤开始疯狂生长。

根据上述文章,在刘胜军任期内,东港市共有1171个市政、住房和水利工程,工程造价为139.27亿元。其中,宋鹏名下的鲲鹏公司拿下282个项目,占东港地区工程项目总数的24.1%,涉及总金额39.38亿元。在“黑化”势力的保护下,宋氏兄弟的恶势力迅速扩张,资本遍布东港并向四周辐射,资产高达80亿元。

不仅如此,宋氏兄弟还利用资本势力渗透政治,先后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和委员,在当地政界和商界独霸一方。

“这一刻,我后悔了。最尴尬的是,对不起党组织的培养,对不起东港乡亲的信任和支持,对不起老婆孩子。”被拘留后,刘胜军回忆起自己与邪恶势力的纠缠,痛哭流涕,后悔莫及。

“人生的巨变,是我忘记初衷,背离党和人民的结果。”在供词中,刘胜军分析了他从一名党员干部转变为邪恶势力的“保护伞”的过程。

本报记者李文基

负责编辑:吴晓东SN241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5125.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