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溯洄从之 在水一方】典礼嘉宾邓铭江院士在河海大学2020级研究生开学典礼上的致辞

【溯洄从之 在水一方】典礼嘉宾邓铭江院士在河海大学2020级研究生开学典礼上的致辞

原标题:【溯源水侧】邓明江院士在河海大学2020届研究生开学典礼上的讲话 资料来源:河海大学 仪式嘉宾:河海大学杰出校友、中国工程院院士、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科协副…

原标题:【溯源水侧】邓明江院士在河海大学2020届研究生开学典礼上的讲话

资料来源:河海大学

仪式嘉宾:河海大学杰出校友、中国工程院院士、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科协副主席邓明江。

邓明江院士,中共党员,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邓院士长期坚守西北边疆工程科技第一线,是我国干旱半干旱地区水资源研究和水利工程领域的学术带头人。邓院士潜心边疆水利38年,集“理论研究、治水实践、工程管理”于一体,是新疆水利行业的技术“把关大师”和学术带头人。

邓院士建立了干旱区水循环调控的理论和工程技术体系,解决了沙漠长距离输水工程中的重大技术难题,创造了横坎儿地下水库新技术,开展了大规模的生态运行研究和创新实践,长期致力于西部跨界河流的研究、开发和建设。它对干旱地区的科学治水起到了积极的指导作用,对国家水利事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2017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亲爱的老师和同学们:

大家下午好!

九月的金陵,暑热已尽,初秋凉爽,是一年中的好时节。

我很荣幸被母校邀请参加2020届研究生开学典礼。同学们,在利剑磨砺之后,向梅受冻了,你们经过选拔来到这个百年学府深造。在这里,我向所有的学生表示最热烈的祝贺!看到聚集在一起的青年人才选择了河海和水利事业,作为一个水利人感到欣慰,这是河海之福!水利幸运!

今天,我选择了《诗经》中的“贾加”这首诗的两句话作为我演讲的主题——“从它回去,在水边”,以此鼓励我的学生们溯河而上,追求自己的理想,在水边实现更美好的生活。

风大,潮大。\”水储存在河流和湖泊中是为了造福人民,而事物造福人民.\”河海大学作为中国最早的水利高等教育机构和重要的学术重镇,有着众多的大师和璀璨的明星。说到河海,让人心生敬畏。毫无疑问,河海大学五年的博士学习是我人生和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加油站”,为我攀登学术高峰架起了一座高高的“阶梯”,为我以后的科研、规划设计、工程建设、运营管理等工作的顺利开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时光流转,岁月如歌。西康校园里阳光宁静的林荫大道,颜楷堂里热烈的学术讨论,友谊山上激情思想的碰撞,师生之间的友谊…所有这些都在我的记忆中留下了我逝去的青春。

水利是人类经济社会发展不可或缺的基础支撑。中国特色的“水利”在中国已经发展了4000多年。从大禹治水,到秦国修建的都江堰、郑国渠、灵渠水利工程,再到隋唐时期的京杭大运河,都体现了古代先贤适应自然、改变环境的努力和智慧,对国家发展和民族进步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水利的兴衰与国家的兴衰息息相关。自古以来就有“谁为国家好,谁就要先治水”的说法。发展水利,消除水害,关系到人类的生存、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历来是治国安邦的大事。

西方经济界普遍认为,历史上中国的经济是王朝中央集权统治下的水利经济。这一观点主要来自中国经济学家纪的“基本经济区”理论。1936年,季先生在哥伦比亚大学完成了他的博士论文《中国历史上基本经济区和水利的发展》,这是后来被称为中国经济史领域的经典之作。

在论文中,他详细阐述了中国古代水利的发展过程:在漫长的历史时期,中国的经济结构最初是由数百万个村庄组成的,这些村庄一般是为行政管理和军事行动的需要而准备的,高度组织化和自给自足。这些村落形成的区域被定义为“基本经济区”,也被视为王朝统一和分裂的经济基础。

他认为,在中国发展水利工程或建设水利工程,本质上是国家的一项职能,其主要目的是为农业增产和水运创造便利条件。同时,各个朝代都把水利作为重要的政治手段和有力的武器,把控制基本经济区作为成功的条件。只要控制住经济繁荣、交通便利的“基本经济区”,整个中国就可以被征服,甚至统一。

他列举了历史上的四个“基本经济区”来证明这一点:

——黄河流域是中国早期文明最重要的发源地。治理黄河、引黄灌溉农田等水利工程,为“可持续农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使黄河中下游成为中国最早的基本经济区;

——秦代郑国渠与关中、汉朝的崛起有着密切的逻辑关系。秦朝灭亡后,汉朝始祖刘邦依靠对关中的控制,最终打败了强大的楚国对手项羽;

——以都江堰为中心的灌溉系统,为川、川基本经济区和长江上游的繁荣奠定了重要基础。三国时期,成都平原成为蜀汉立国之地,与魏、吴相持近50年。

——大运河在中国历史上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唐、宋、元、明、清时期,它成为连接北方政权和南方新的基本经济区的生命线。

同学们,我之所以花这么长时间介绍纪先生的观点,是想让大家“放眼水利之外”,充分认识水利在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和中华民族历史再生产中的极端重要性。下面我结合自己的成长和工作经历,和同学分享一下自己在水利工作中的感受和体会。

新疆面积166万平方公里,占全国陆地面积的六分之一。在这个干旱的中亚大陆,有水就有绿洲,无水就有沙漠。我出生在新疆塔里木盆地边缘的一个小镇,那是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的一片绿洲。绿洲周围是广阔的戈壁和长长的黄沙。没有生命,没有色彩,只有无尽的荒凉和寂静。但我生长在一个稻麦如浪,五畜茂盛,炊烟袅袅,生活欣欣向荣的地方。为什么?因为有水,这个生命的绿洲是水带来的,来自它的力量。“水好,水中万物繁盛”,这是我的生活环境给我人生最早最深刻的启示。也是我信任感的来源,毫不在意的选择了水利专业,投身于水利事业,尤其是西北地区。

大学毕业后,我放弃了很多离开新疆的机会。即使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我仍然没有动摇坚持前沿的信念。俗话说,一边水土养,一边人养。边疆事业是我们国家的伟大规划,留土创业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在投身边疆水利工程的38个春秋里,我走遍了新疆的山河。“我把我的爱送到山川,吹走黄沙白雪,为边疆谋利,苦尽甘来,保持心灵的清净”是我的工作和心情的真实写照。“水利会在新疆繁荣起来”,我们的工作和努力就像水对于干旱地区一样重要。

38年来,我一直在工程科技一线工作,集“理论研究、治水实践、工程建设”于一体,在干旱地区水循环调控理论与技术、工程建设与生态保护、跨境河流开发与维权三个方面努力创新实践,取得了丰富的科技成果。我很感谢新疆这片广袤的土地给了我一个创新的舞台,也很感谢母校精研求真的学术精神激励了我的科研创新,让我有幸踏入了中国工程院的最高殿堂。

新疆自然环境极其恶劣,工作生活条件十分艰苦。特别是在我刚工作的那个时代,新疆的水利人就有过这种经历,也被大家视为有趣的谈资:野外踏勘的时候,他们带的干粮是馕,多日之后太干咬不动。所以吃饭的时候就把岘港扔到运河上游,人们就等着岘港飘下来捡泡泡。

“辽阔的西域绵长,黄沙滚滚漫天”的豪迈与艰辛,是定居戍边的前辈和在斯里兰卡出生长大的“新疆第二代”的共同经历。但是,当我们看到古老的荒原变成了一座果实累累、果实芬芳的花园,我们内心的快乐和成就感是最深刻、最美妙的,这也让我完成了从读书的“知者”到工作的“好人”的旅程,进而沉醉在奇妙的水中

希望同学们细细品味这三个阶段:大学的培养教育让我们成为了水利专业的“知者”;进入工作后,通过实践锻炼和自己的努力,成为了一个“好人”;多年的岗位经验,积累的知识和对家对国的感情,让我们成为了一个“快乐的人”。

“善是水,水利不争万物”。“为水”的人生是“为善”,而“水利万物”则体现了人生的价值。靠水生活,靠水生活,是多么大的福气啊。人的一生应该如水,勇往直前,追求自己的理想信念;像水一样,“挟德”、“润物细无声”陶冶自己的道德情操。

学生选择了水利,有幸进入河海,意味着站在水利科技教育的最前沿。《中庸》里有句话:离你远一点,爬得高一点,自卑一点。要想学好,要善于,要善于,就要致力于提出问题,努力学习。同时,你必须有广阔的视野,求实创新,持之以恒,稳中求远。这样才能真正培养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每一位治水学者都有“术、学、理、道”四个层次。施术者,技巧与技术,达到施术者,为下乘;学者、学者、理性主义者、法律原理、法规,在精通艺术的时候升华为理学,用理学来指导艺术的提升,让学习和理性化的人可以取长补短。做一个道士是优越的,是人水和谐之道,是兴国和媾和之志。用道家思想贯穿艺术、学习和推理来成就生活,探索途径和实现透明的生活是优越的。

所以我可以总结为:治水要学“治河之术”,要在“治河之学”中提炼,要明确“治区之道”,要保持“人水和谐之道”,与全体同学分享。

同学们,河流是人类文明的摇篮,是人类智慧的源泉。人类最早的文明是河流文明。尼罗河、恒河、黄河、幼发拉底河、底格里斯河孕育了世界历史上的四大古文明。中华民族在认识自然,尤其是认识水的自然规律的过程中,一步一步走向科学、走向成熟、走向文明。

中国古代先贤运用他们的思想和智慧治理国家和管理世界。大禹“堵”与“疏”的辩证治水思想,都江堰“顺势而为,与时俱进”的成功范例,依然闪耀着耀眼的文化精神和深邃的哲学思想。西汉末年治理黄河的军事家贾让提出了著名的“贾让三策”,把“不与水争地”、“扩河致洪”作为治理黄河的决策基点。明代四任宰相潘继勋提出的“以水攻沙”论,成为治河防洪思想的一次重大变革,在中国乃至世界治河史上占有崇高的地位。这些优秀的治河思想对后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极大地丰富了中国防洪水利的历史文化宝库,在走过千年之后依然闪耀着恒久不变的智慧。

江山如轮,是交付的循环;王朝,浪漫的云。但令人欣慰的是,“二曹身名尽毁,江河永流”,山川消失,山川永存。

近代以来,中国水利发展经历了工程水利、环境水利、资源水利、生态水利四个认识和发展阶段。每个发展阶段都是水利观念意识、管理制度、技术手段等的不断完善和完善。它是适应现阶段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和理念的产物,也反映了人类为了实现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将生态、资源、环境等方面作为一个整体来考虑的决心。

如今,现代水利进入了全视角、多维度、全过程的广义生态水利发展阶段,即从流域生态系统的全视角,水循环调控-生态环境保护-社会经济发展的多维度,以及水利工程规划设计-施工管理-运行调度的全过程,探索和全面构建“三命空”的优化布局和“三命水”的合理配置,这些变化不仅为新时期水利工作者提供了更广阔的舞台,而且

江山代有人才,留名后世。河海大学校歌里有一句歌词,让我刻骨铭心,一直鼓励自己:“人间还有溺,这个志向一点也不马虎;大榭河和大海是走向未来的,他们对国家的人民没有责任。”

“从它后面,在水边”。带着这个信息,我期待着学生们的崇高理想和美好成就。今天在杨柳岸,明朝来到了水的中央!

最后,祝同学们:直到退潮的河岸变宽,没有风吹动我孤独的风帆!

祝福老师:代代相传,桃李芬芳!

祝福你的母校:唱吧,唱吧,重温章华!

谢谢大家!

邓明江

2020年9月18日

照片:孟凯

编辑:肖海螺出版社集团赵薇;白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4947.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