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李鸿其:不想被定义为文艺片演员,三十岁选择停一停丨人物

李鸿其:不想被定义为文艺片演员,三十岁选择停一停丨人物

原标题:洪:我不想被定义为文艺片演员。30岁的时候,我选择了停停 “如果你真的喜欢看我演文艺片,就不要看《我会在时间的尽头等你》,因为我很清楚,这就是我要付出的…

原标题:洪:我不想被定义为文艺片演员。30岁的时候,我选择了停停

“如果你真的喜欢看我演文艺片,就不要看《我会在时间的尽头等你》,因为我很清楚,这就是我要付出的”。洪对说道。

这位原本被贴上文艺片标签的演员,这几年也接了几部所谓的商业片和言情剧。这是他的主动选择。他不想被限制在一条玩耍的道路上。他想让观众看到他们不同的状态,拓宽他们的表演维度。

李鸿其

洪是一个经常自省的演员。

凭借电影处女作《醉生梦死》一举拿下金马奖最佳新人之后,我选择了读书深造,而不是趁热打铁多抓几部戏。站在三十多岁的他,选择停下来重新思考表演。“不停下来,他就进步不了。”他觉得表演要跟得上自己的年龄。目前正在准备导演处女作,完全独立制作,几乎所有的工作都是一个人完成。

本去当了助理导演,最后当了演员,赢得了金马奖新人

洪的父母最初反对走演员这条路。

洪在中国台湾新台北市金山区长大。镇上只有一个钢琴教室,没有表演教室,也没有美术班。父母的关系圈和演员的职业没有交集,所以对这个行业的发展不确定,也不希望儿子出问题,一直问他要不要做其他行业。

然而,洪生来就是反骨的,他必须坚持自己喜欢的东西。

他从小就热爱文学和艺术。16岁时,他学会了打鼓。他成了讣告的主唱,“长发一吼的那种”。至今经常分享打鼓的视频。也正是因为这一手,他出演了大鹏导演的电影《缝纫机乐队》,在片中饰演鼓手“炸药”,拍摄时被鼓槌打出血手。“弹钢琴可以借用一个位置,但不能通过弹架子鼓来模仿,因为太过直接,完全有穿透力,观众一看就知道。”。

在电影《缝纫机乐队》中,扮演鼓手。

最近国内有音乐综艺节目《乐队2之夏》。洪偶尔会在网上看到一些片段。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五人乐队,“穿着拖鞋很摇滚”。

洪喜欢表演。他高中的时候安排了很多剧,每一部剧他父母都会来看,但是他还是不支持他从事文艺行业。他直到出演电影《醉生梦死》才被吟诵,并在2015年取得了餐桌上的成就。

本来洪在《醉生梦死》剧组做助理导演,因为会表演,经常陪着来试演的演员来演来演。导演觉得他挺合适的,就干脆让他演“老鼠”这个角色。为了在这个菜市场混混中扮演好角色,洪跑到菜市场把它卖了两个月。结果,他第一次表演就获得了金马奖最佳新演员。

洪说,这个人物的气质跟自己不一样。他是在演戏还是不演戏。看完电影,父母说:“你自己玩自己就知道了。”。这很接近洪的表现。在他看来,虽然每个角色都不一样,但都是自己的一张脸。

电影《醉生梦死》剧照

因此,洪即使接手一些跨度较大的人物,也总能找到与人物相对应的面孔。

2017年,洪被在电影《宝贝》中饰演聋哑军的导演刘杰救出。他一周前收到剧本,下周开始播放。这对洪来说很困难,因为他的邻居是聋子,他以前的好兄弟又聋又哑。他30年的生活圈子里有很多这样的人,他们出去上学工作都会跟他们打招呼,只是用过去30年的经历填充角色。

在电影《宝贝》中,洪扮演聋哑人。

在电影《明天你还爱我吗》中,尚未上映,他扮演一个IT男。他发现自己与角色的共鸣在于一种执着的状态,表现出上学时爱别人却不敢说话的体验,不断拓展自己的角色。

我不想被别人定义为只会演文艺片的演员

《醉生梦死》让洪找到了演戏的感觉,很珍贵。他拍这部剧的时候,感觉是在玩,在欣赏电影。但金马奖的光环无形中给了他压力,主要来自于他害怕再也找不到那种感觉,变得工作。

获得金马奖后,洪并没有追求胜利,而是承担了更多的工作。相反,他回到学校学习哲学。对于洪,哲学有助于思考,而且有一个内省的过程。“你可以一直问自己,这样真的对吗?”

继《醉生梦死》之后,洪又出演了《地球的最后一夜》《幸福的城市》《宝贝》等多部文艺片。很多观众觉得他适合这部调性片,开始给他贴上“文艺片演员”的标签。然而,洪认为,从长远来看这是行不通的。为了跳出自己的舒适区,他接手了青春偶像剧《亲爱的,爱》,他想让更多不同层次的人看到他演技的不同状态,会更健康,更全面。他不想被别人定义为只会演文艺片的演员。

电影《地球上的最后一夜》的剧照

在《地球最后的夜晚》中,洪有一幕,边吃苹果边哭,没有台词,靠的是情感支撑,得到了很多观众的好评。洪说,人生不一定每次都是认真的,有时候需要热血,有时候需要说一些奇怪的话,并不都是《地球最后的夜晚》里透露出来的情绪。他希望扩大自己的表现范围。

他把表演比作厨师做饭。在高端酒店工作的厨师,今天一定要去农村做饭。他不会做西餐,也不会继续摆菜研究菜。相反,他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做美味的食物。他觉得拍《亲爱的,爱》有点像这样。电视剧40集以上,有的时候要快,但是经验不多,限时背台词的技巧,小屏幕直接给的表演风格…还有很多地方要学。

洪参演电视剧《亲爱的,爱》。

对于习惯了李红旗文艺片表演模式的观众来说,转到商业片或言情剧的表演模式会有些不舒服。对于这种不适,洪早已打了预防针。他很清楚,他不可能让所有的观众都满意。“如果你真的喜欢看我演文艺片,那就不要看了,我会在时间的尽头等你,因为我很清楚那是我想给的。”。然而,也有一些观众恰恰相反。洪以前认识一些电影人。他们总说洪在《地球最后的夜晚》里演得不好。相反,在看完《我在等你》的最后时刻,他放声大哭,这让洪觉得很精彩。

电影《我在时间的尽头等你》的剧照

我觉得我不是语言大师,方言靠模仿

出道不久,洪就去大陆发展,改变环境。对他来说,最大的不适应就是扮演地方角色。

他认为自己不是一个语言学习能力很强的演员。他只能用愚蠢的方式模仿学习,尽量向那个方向靠近。在拍摄《地球的最后一夜》时,洪不得不说贵州凯里方言,这对刚到的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洪在贵州凯里待了两三个月,每天都用凯里方言和当地人交谈。“就像学英语一样,说出来没关系,但一定要表达自己的气质脉络。”。但最终洪只在凯里拍摄了10天,影片只剩下三个镜头。

拍摄大鹏导演的《缝纫机乐队》时,洪去了东北的吉安。大部分船员都是东北人,都说东北话。他经常偏离充满东北地域特色的剧组幽默。为了化解尴尬,他经常附和别人的笑声。其实大鹏导演最初设定的角色是“炸药”,就是一个漂泊到东北靠手艺谋生的外地人。洪的口音夹杂着其他演员的东北话,也莫名其妙地产生了很多幸福感。

缝纫机乐队剧照

三十岁是演员的重要节点,需要停止

自疫情爆发以来,洪一直呆在家里,主要是休息。“我最近没打算演戏。”。自出道以来,洪从未停歇,一直忙碌着。目前还缺三部剧。今年30岁,他想停下来,重新沉淀,重新理解表演。“每个人都说要上进,不要说谎,真的放下一切去上进,不抓紧时间停下来真的很难做到。”。其实,在这段时间里,也有过一些行动的冲动,但他还是不得不强迫自己停止做这些事情。就像练习一样,他真的把自己关起来,练的很好。

30岁时,洪开始考虑自己的职业规划。对他来说,30岁是一个演员从男孩变成男人的重要节点。演员可以保持青春,但不能一直走青春路线。如果他们想穿越那个东西,那么他们的表演就要和自己的年龄慢慢同步,为以后的戏做准备。

洪曾经演过别人的男朋友,后来他想去演一个稍微成熟一点的角色,演妻子的角色,甚至演父亲的角色。当他熟悉拍摄现场的年轻演员时,他很好奇父爱会是什么样子。但是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接到过这样的角色。

这半年来,洪基本上一直在看纪录片,很少看正片。他认为纪录片对表演和生活有很大的启发和感悟。他最近看了一部纪录片《天梯:蔡国强的艺术》,他以泪洗面,因为他觉得那些人的脸更真实,他们不是在演戏,而是剪辑和讲述故事的方式就像一部戏剧电影,是相互联系的。一开始他介绍蔡国强是做什么的,然后告诉他有一件事要做,接下来就是失败,就像一部英雄电影,特别励志。

准备导演的工作,一个人带队,表演,后期。

如果不成为演员,你会选择什么职业?洪觉得他的专业在幕后可能更好,他的第一个愿望是成为一名导演。这个想法在他脑海里萦绕多年。

李鸿其

他最近一直在准备自己的电影作品。但是这部作品和其他导演的拍摄方式有很大的不同。是完全独立的制作。整个摄制组三四人,导演、制片人、演员、摄影、剪辑、调色、音乐、后期剪辑等工作。是由洪单独承担的。他想在创作上有自由,想把电影变成画,很纯粹。如果他需要一个厨师的角色,他会找一个真正的厨师来演。

目前,洪已经拿了一些材料,偷偷把相机放在自己家的角落里,并拍摄了一段与父母的对话。“我爸不知道我在录音,我就用我的文字引导他们,而不是演戏。”。洪强调,这不是纪录片,而且剧情会很强。

这部电影很像洪的个人形象,但他想反映一些当代社会现实。你以为他买房就有钱了,其实房贷压力很大,喘不过气来。每个人看起来都很光鲜,但现实生活中,有很多让人无法忍受的。

洪表示,这部电影的调性会非常接近法国电影《市场法则》(2015)讲述的是一个失业中年父亲找工作的故事,基本上是由一个业余爱好者来演。

新京报记者滕超

编辑吴冬妮校对赵琳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4684.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