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际 外媒报道:暴力已成为纽约抗击的另一场“疫情”

外媒报道:暴力已成为纽约抗击的另一场“疫情”

原标题:外国媒体报道:暴力已成为纽约抗击的另一种“流行病” 据外国媒体报道,今年纽约枪击事件大幅增加,社会安全问题令人担忧。 据纽约艾菲9月10日报道,“201…

原标题:外国媒体报道:暴力已成为纽约抗击的另一种“流行病”

据外国媒体报道,今年纽约枪击事件大幅增加,社会安全问题令人担忧。

据纽约艾菲9月10日报道,“2010年5月5日,我儿子因争夺停车位在我面前被杀。”\”一颗子弹射进了他的后脑勺,他在21岁时死去。\”\”当我上街时,我卷入了所有的坏事。\”这是纽约暴力受害者和帮派成员的证词,现在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结束席卷城市街道的枪击事件。

报告指出数据令人震惊。今年以来,纽约警方共报告枪击事件1014起,比去年1-8月同期(541起)增长近87%;凶杀案291起,比去年同期(217起)增长近34%。

暴力受害者

据报道,卡罗琳·迪克森(Caroline Dixon)是一位64岁的非裔美国女性,她不怕谈论自己在纽约经历的暴力事件。

迪克森告诉艾菲:“我是一名幸存者。2010年5月5日,儿子因为争车位在我面前被打死。”尽管多年了,她的语气仍然很强硬。

今年7月,迪克森在帮助一名被子弹击中后摔倒在街上的男子时,再次体验了纽约更残酷的现实。

“一个人在我的区域被杀了,我唯一的想法就是救他。我脑海里唯一的画面就是儿子躺在地上的画面。我必须做点什么来帮助他。他挨了11枪,但还是活了下来。”迪克森说受害者已经康复。

街头暴力

据报道,非政府组织熊琪的前帮派成员和社会工作者里奇·邓纳姆讲述了他在17岁至28岁之间在街上度过的日子。

“简单来说,我曾经为了得到一块钱做了任何坏事。我参与了所有不好的事情,也就是说,如果有不好的事情,那一定是没有我的。但现在我是积极的一面,和以前不一样了。”邓纳姆说,现在他把自己的经历讲给那些整天闹的年轻人听。

制止暴力的非政府组织

根据这份报告,熊琪的首脑安德烈·米切尔因过失死亡被判入狱16年。2003年,当有人在他的社区杀死了一个8岁的男孩时,米切尔决定贡献自己的力量来改变这个地方的悲惨命运。

米切尔说,新型冠状病毒引发了经济危机,对东纽约等贫困地区产生了更严重的影响。另外,夏天是枪击事件高发季节,因为黑帮喜欢在夏天用子弹解决问题。

“对我们来说,夏天的工作永远是最难做的,因为太阳一出来,武器就出来了。问题不解决,冲突不介入,就结束了,双方见面就打。”

暴力,一种传染病

根据这份报告,美国反暴力项目“治愈暴力”的科学和政策主任查尔斯·兰斯福德(Charles Lansford)解释说,自2014年以来,纽约的许多非政府组织将暴力视为健康问题,而不是安全问题,熊琪是这个非政府组织网络的成员。

兰斯福德在一次远程对话中说:“实施暴力的人有健康问题。这是一个暴露在暴力面前的问题。这是一个健康问题,类似于其他传染病。”

兰斯福德说,情感问题、经济困难、毒品等任何不利因素都很有可能演变成暴力冲突。

“为了制止暴力,我们所做的是安排可信的、因其影响力而在社区广为人知的、能够倾听问题、能够向前迈进并参与调解的人。”和邓纳姆、米切尔一样,这些人也会接受培训,学习调解技巧。

新冠肺炎肺炎,新一波暴力的导火线

报告称,兰斯福德认为,新型冠状病毒和经济危机是暴力事件增加的决定性因素。

兰斯福德说:“如果你没有工作,经济紧张,生病了,那么当暴力发生时,你更有可能陷入这个漩涡。”

美国内布拉斯加大学犯罪学教授贾斯汀·尼克斯(Justin Knicks)认为,除了上述问题,可能还有一个“机会”因素,这与5月份非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死于白人警察之手后,美国警察面临的合法性危机有关。

纽约警方指责政治阶层,并将暴力事件高发归咎于政府为警察部门削减10亿美元的预算,释放囚犯以避免新型冠状病毒在监狱中传播,以及疫情导致的司法系统延迟。

市长防止武器暴力办公室主任杰西卡·莫菲尔德说:“武器暴力只是城市社区目前经历的更大贫困和不平等的反映。不仅仅是纽约,整个国家都面临这个问题。

莫菲德说,这个问题主要影响少数民族,尤其是非裔美国人群体,也影响拉美群体。(编译/廖思考)

资料图:2019年8月4日,人们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埃尔帕索市参加守夜悼念活动。美国得克萨斯州西部埃尔帕索市8月3日发生一起严重枪击事件,造成22人死亡。新华社

主编:朱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4196.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