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新京报:在让外卖小哥“与生命赛跑”?

新京报:在让外卖小哥“与生命赛跑”?

原标题:谁在让外卖哥“与生命赛跑”? 在互联网经济的车轮下,这个问题谁来负责,谁来解决,谁来让步? 你能再给我五分钟吗? 当外卖骑手与高风险职业挂钩时,饥饿的官…

原标题:谁在让外卖哥“与生命赛跑”?

在互联网经济的车轮下,这个问题谁来负责,谁来解决,谁来让步?

你能再给我五分钟吗?

当外卖骑手与高风险职业挂钩时,饥饿的官方声音立刻引发舆论争论:谁应该“解开”外卖兄弟。

对此,上海市消费者保护委员会回应称,饿的说法实际上存在逻辑问题。外卖骑手之间的关系是与企业的关系,这些与外卖骑手相关的规则也是由企业决定的。当消费者在平台上下单时,也为平台生成了商业行为。“所以这种情况下,你拿外卖骑手的过错,他的违规,他的碰撞,他的红灯,让消费者来承担,显然是违背基本逻辑的。”

网友也在评论区炒,直接打灵魂问:“这是赤裸裸的道德绑架。”“如果你饿了,为什么不选择让平台少赚五块钱?”“我再给他五分钟。他不会用它来慢慢开。他只会再接一个订单。治标不治本。”……

也是在这一天,美团外卖发布声明称,调度系统将留给骑手8分钟的灵活时间;同时完善骑手奖励模式,正在研发保障骑手安全的智能头盔,并努力铺设智能餐柜。

其实就在上个月底,一个外卖哥就对外销售平台不合理扣费的问题公开问了三个问题:“为什么把送货时间从50分钟减少到40分钟,然后又减少到30分钟,有的订单甚至花了20多分钟?商人去哪里吃饭了?”

“为什么超时后扣这个平台,投诉不通过?”

“为什么一天都有加班订单和差评的投诉?并且客户在线申请退款。这个订单是送餐的骑手付的吗?”

在今天的回应中,美团除了从优化系统、保障安全、完善骑手奖励模式、关爱骑手、听取意见等角度回应公众关注之外,还表示做得不好就是做得不好。没有借口,制度问题需要制度背后的人来解决。我们义不容辞。

外卖的出现本质上是现代商业生活中效率至上的产物。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平台就是针对这个市场带来的巨大发展空。经过多年的发展,美团已经成为市值2000亿美元的超大型企业。饿了么也代表着阿里巴巴本土生活战略的核心支撑。对于外卖平台来说,经过多年的投入,不仅达到了收割B端(商家)和C端(用户)的阶段。对于大多数商家、骑手甚至用户来说,他们在游戏中处于强势地位。

在互联网经济的车轮下,这个问题谁来负责,谁来解决,谁来让步?

添加顺序位于算法逻辑的顶层

不应该是消费者“给骑手多五分钟”

一份报告让公众对卖骑手这个平日里人脉很多却缺乏了解的群体有了更多的了解:他们往往在早上吃饭高峰期就开始自杀,甚至冒着交通违规的风险,只是为了完成抢外卖的订单,而这一切都来源于外卖平台的数据和算法。

9日凌晨,我饿了,就发消息“你愿意再给我五分钟吗?”,表示会尽快发布新功能。“结算付款时加一个‘我愿意等5分钟/10分钟’的小按钮。如果消费者不着急,可以点开,给蓝骑士更多时间。饿了也会给你一些反馈让你理解,可能是小红包,也可能是吃豆。”

要求消费者“为外卖骑手再等五分钟”的回应似乎是合理的。例如,如果用户给予更多的宽容,他们可以让外卖骑手不要“数秒”送餐。但是,仔细研究,这种说法恐怕无法得到消费者的认可。毕竟在日常外卖业务中,大部分消费者并没有那么苛刻。他们必须要求外卖骑手在几分钟或几秒钟内送货,否则他们会投诉。

更重要的是,“多给五分钟”实际上并不能给外卖骑手带来真正的好处。因为高峰用餐时间基本是固定的,比如午餐订单集中在上午10点到12点,晚餐订单主要在下午4点到6点,所以在短短两三个小时的高峰期,如果外卖骑手接到几十个订单,一定要尽快完成。

外卖哥们“与生活赛跑”,后面是外卖平台与不断追求更高的业绩指标赛跑。

在这个由平台、合作商家、外卖骑手和用户组成的商业模式中,外卖骑手无疑是最脆弱的。用户是商业模式利润输出的根本,合作商家负责提供用户选择平台的要素——餐食。通过连接最大数量的商户和用户,平台可以获得更多的交易量,带来更多的佣金,上市后形成业绩和股价的循环上涨,从而将外卖业务获得的资金和融资用于其他新兴业务拓展。

但是对于外卖骑手的性能评价指标越来越严格,已经成为外卖平台的必然选择。为卖骑手设立一个单方面的用户服务质量评价,然后对卖骑手进行惩罚,似乎不太合理。但是,在外卖平台上失去一个用户的代价,远远大于一个外卖骑手的辞职。毕竟在上市的美团财报中,客户确定的指标,如活跃用户数、客户单价等,是美团在投资市场成长的重要评价标准,投资平台不会关注外卖平台上外卖骑手数量的增加。相反,在财务报告中,外卖乘客的数量越来越多地指向成本指标。

出于业务拓展的需要,外卖平台总是需要增加订单量,而这些订单最终会落在外卖骑手身上。因此,平台系统的算法和数据会计算出每个外卖骑手在指定时间内的配送量,从而自动推送送餐业务。一旦外卖骑手在指定时间内完成订单,平台将添加新订单。这样外卖平台就可以通过固定的人力投入获得更高的人均产出和更大的交易量。

外卖平台的管理系统总是倾向于让骑手“加单”,这是基于商业利益,放在算法逻辑的顶端。外卖骑手随时都会觉得平台系统像鞭子一样抽在身上,逼得筋疲力尽。

从上市的美团财报可以看出,2019年美团外卖佣金收入496.5亿,餐饮外卖骑手成本410.4亿。美团外卖业务经过多年亏损,转而盈利,是建立在对卖骑手人工成本的控制上。要做到这一点,需要通过骑手的高订单交付量来完成。

▲图/视觉中国

所以能改善骑手情况的主要责任方是外卖平台。外卖平台需要从几个方面入手。第一,不应仅将骑手视为利润输出工具,而应将其视为平等的权利主体;其次,对现有的系统和算法进行了优化,就像网络车平台会在司机长时间驾驶后为其设定一个强制休息时间,不再发送订单一样。外卖平台还应设定类似的阈值,以确定骑手单位时间的交货量。更合理的交付标准;同时,外卖平台要对合作商家的制餐流程、配送路线的智能控制等方面进行更加精细化的管理,避免其他协作环节效率低下对骑手配送造成影响。

外卖平台需要在自身商业利益和保障骑手合理权益之间做出新的“算法”,对前者进行更合理的转让,这其实关系到平台和骑手长期合作关系的维护。

互联网经济被蒙住了眼睛

不要被“快”字绑架

互联网经济最大的特点就是“快”字——急、买、送、接、用。没有“快”字,即使价格优越,也很难有太多的用户。毕竟互联网消费也有自己的弱点,就是不够体验,不够直观。不像实体店消费,能直观感受到消费和体验的快感。正是因为“快”字,很多消费者放弃了“体验”和“感觉”。如果互联网经济的“快”字没了,优势基本无从谈起。

在“快”的背后,必然会带来一些新的矛盾和问题。安全自然是平台要卖的第一要务。不仅外卖兄弟的安全是问题,外卖的质量安全也是问题。如果为了“快”,而忽略了外卖兄弟的安全和食品质量安全,那么这个“快”就从“原罪”开始。

所以外卖哥和平台之间,平台和消费者之间,消费者和外卖哥之间存在多重矛盾,所有矛盾都集中在“快”字上。如果不是被“快”字绑架,就不可能在安全问题上面临巨大的压力和挑战。

谁在追求“快”?

应该说主要是平台和小弟,平台是主要负责人,小弟是责任的实施者,消费者是责任的被动推动者。事实上,对于消费者来说,外卖需要多长时间是没有概念的。30分钟或者10分钟是平台决定的时间。消费者根据平台确定的时间来评价外卖兄弟的配送效率。只要平台合理设定送餐时间,消费者就不会有太多想法,什么都不能要求。

至于为什么平台会对外卖兄弟的发货时间施加强大的压力,主要来自于平台之间的竞争——争夺外卖市场,占领更多的流量和空。因此,运送食物的时间缩短了。最后变成了人生竞争,人生竞赛。

因为平台及时给外卖哥奖惩,时间短,收入和奖金高,所以生活会向收入和奖金屈服。慢慢的,不需要延长的“5分钟”都被平台“吃掉”了。等着外卖哥的是生命安全的红灯不时跳动。即使他们有足够的时间,也会为了自身利益最大化,安全风险最大化,等待更多的“顺风订单”。

当然,我们也发现一些消费者的行为过于挑剔,外卖哥的送货时间过于精准,也导致外卖哥不得不急于减少负面评论。客观来说,消费者的批判行为是平台培养出来的。如果不是平台之间的竞争,送餐时间被压到极致,消费者也不会这么挑剔。

主观来说,少数消费者缺乏应有的理解和包容心态,过于在意自己的感受,把那一两分钟当回事,从而动辄做出伤害外卖哥感情的事情。所以,外卖哥不能走在安全通道上。如果要排责任大小,平台的责任最大,外卖哥的责任排第二,消费者也逃不出一定的责任。

新京报记者陈伟成金融评论员王金玉

负责编辑:吴晓东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4033.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