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外交部副部长:美国已成南海和平最大威胁者

外交部副部长:美国已成南海和平最大威胁者

外交部副部长:美国已经成为南海和平的最大威胁 据外交部网站9月3日报道,2020年9月2日,外交部副部长罗兆辉在“合作视角下的南海”视频国际研讨会上发表主旨演讲…

外交部副部长:美国已经成为南海和平的最大威胁

据外交部网站9月3日报道,2020年9月2日,外交部副部长罗兆辉在“合作视角下的南海”视频国际研讨会上发表主旨演讲。研讨会由中国外交部和南海研究所联合举办,俄罗斯、泰国、印度尼西亚、新加坡、柬埔寨、老挝和英国的前政要、官员和知名学者出席了会议。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为研讨会致开幕词。

罗兆辉在讲话中说,我们刚刚听取了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令人鼓舞的讲话。他阐述了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引导我们从积极和建设性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

新冠肺炎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肆虐,单边主义和贸易欺凌盛行,美国掠夺南海,压制中国,世界面临更多不确定和不稳定因素。东亚合作系列外长会议将于下周举行。该地区各国在南海问题上发出的信号无疑将引起人们的关注。

在此背景下,中国愿重申,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和承诺没有改变。正如国务委员王毅在讲话中所说,我们将继续与东盟国家共同努力,把南海建设成为和平、友谊与合作的海洋。

罗兆辉说,中国和东盟国家是不能分开的邻居。今年是中国加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17周年,也是我们签署《南海各方行为宣言》18周年。明年将庆祝中国与东盟建立对话30周年。目前,东盟已成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尽管疫情蔓延,全球经济下滑,但今年上半年,中国与东盟的贸易总额达到2990亿美元,同比增长5.6%。去年,双方人员往来超过6000万人次。

上述事实表明,双方接触的历史是一个在南海加深互动和控制争端的过程。中国与东盟的关系是全面的。南海问题只是一小部分。当然,如果我们能够妥善处理这个问题,双边关系将会上升到一个更高的水平。相反,双方的关系将灰飞烟灭。到目前为止,我们做得很好,我们必须保持这一势头。

罗兆辉强调,首先,中国坚持通过谈判和协商解决争端,通过对话与合作处理分歧。

中国首次发现、命名、开发、利用和有效管理南海诸岛及相关海域。1933年,法国入侵南沙群岛部分岛礁,中国政府对此提出严正交涉。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非法占领了南海诸岛。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中国收复了南海诸岛,并于1948年宣布在南海划断线。直到20世纪70年代在南海发现油气资源后,有关国家才开始提出领土主张。自20世纪80年代《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颁布后,南海沿岸国家的海洋主权主张发生了重叠,这使得争端进一步复杂化。

回顾历史,不难发现中国在南海的主张有充分的历史和法律依据。中国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一直倡导“搁置争议,共同发展”,从未强迫任何国家接受。关于这一倡议的讨论仍在进行。在南中国海有争议的地区有近1000口油井,但没有一口属于中国。虽然我们也需要石油和天然气,但我们主张联合开发,不想通过单方面开发使问题复杂化。

中国与东盟国家一道,致力于履行《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的义务,全面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中方建议在三年内完成南海行为准则磋商。新冠肺炎的肺炎疫情推迟了“指南”的咨询过程。然而,我们有信心以更有效和更高质量的方式加快协商进程。好消息是,明天将举行“指导方针”磋商相关工作层的在线会议。

中国主张建立“南海沿海国家合作机制”,积极推进泛南海经济合作;中国准备与东盟国家建立蓝色经济伙伴关系;我们已经就建设海上丝绸之路达成共识;我们正在推进“新海陆通道”的建设;我们可以利用中国-东盟海事合作基金为该地区人民带来更多的利益。

第二,中国是国际法治的坚定捍卫者和建设者,支持按照包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的国际法处理南海问题。

《公约》是各方在海洋法问题上立场的微妙平衡。它规定了各海域的法律地位、各国的权利和义务以及主要的海洋活动,是现代国际海洋秩序的重要法律文件。作为《公约》的缔约国,中国一贯遵守《公约》,严格履行自己的义务。

另一方面,尽管《公约》极其重要,但它不是整个海洋法,除此之外还有一般国际法。《公约》序言第8段明确指出,“一般国际法的规则和原则应继续作为确认《公约》未规定的事项的基础。”《公约》生效后,仍有利用其他国际法处理海事争端的国际案例。此外,相关国家和地区通过区域规则或安排处理重叠的海洋主张,如地中海沿岸国家和里海沿岸国家。

客观理解《公约》的权威性和局限性是正确解释和适用《公约》的先决条件。南海问题不仅涉及《公约》,还涉及领土主权。只有全面、准确地适用包括《公约》在内的国际法,才能妥善解决这一问题。

《宣言》和《准则》也应该成为中国和东盟国家共同遵守的规则。一些国家正在谈论《准则》的法律约束力。所有这些都表明,《公约》不是海洋法的唯一法律文书。

第三,南海仲裁案不能解决南海问题,中国对该仲裁案的立场是明确和坚定的,完全基于国际法。

在领土主权等重大争端上,中国一贯主张通过谈判协商解决,反对任何强加于人的方案。南海问题涉及复杂的历史、民族感情和民族尊严,任何胁迫都只会适得其反。

国际司法或仲裁机构行使管辖权应基于有关各方的同意。这是国家主权原则的正确含义。南海仲裁案仲裁的实质是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问题。《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没有规范领土主权问题。关于海洋划界,中国已声明排除仲裁管辖权。中国和菲律宾还通过了一系列双边文件和《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就通过双边谈判解决争端达成共识。仲裁庭无视中菲争议的实质,无视中国根据《公约》所作的声明,无视双方谈判协商的共识,越权和枉法,在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上犯下明显错误。中国不接受或参与仲裁,也不接受或承认所谓的裁决。

第四,我们应该坚决维护美国的介入是南海风险的来源,本地区国家对南海和平与稳定有着共同的声音。

南海是开放和包容的。中国和东盟国家从未打算将南海变成自己的势力范围,也从未将南海作为地缘政治博弈的筹码。南海航行自由没有错,这只是想要干涉南海问题的麻烦制造者编造的借口。

最近,美国在南海频频挑起事端。它不仅违背了不偏袒任何一方的承诺,否认了中国的合法利益,支持仲裁案件,而且还炫耀其实力,不断增加南海军事活动的频率和强度。美国虽然不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成员国,却粗暴干涉国际海洋法法庭的选举,并以南海问题为由,鼓励《公约》缔约国不要支持中国候选人。中国候选人的高票数是对美国不合理行为的响亮回应。

美国干涉南海事务的目的是绑架该地区国家,在中国和东盟国家之间制造不和和分裂,并迫使东盟国家站在一边。动荡的南中国海只会符合美国的利益和全球野心,但地区国家必须为此付出代价。事实证明,美国已成为南海和平的最大威胁,成为南海合作、发展和繁荣的绊脚石。

美国不仅瞄准南海,还拉拢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组成“四国机制”(又称“亚洲小北约”)参与反华圈子。这表明美国仍在奉行“冷战”心态。我们不制造麻烦,我们从不害怕事情。我们不会与美国共舞,而是用冷静和理智克服它的冲动和焦虑。在坚定捍卫我们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同时,我们愿意与美国一道,在协调、合作和稳定的基础上促进中美关系。

如果区域局势继续恶化,该区域各国就无法幸免。地区国家也应保持高度警惕,牢牢把握南海事务的主导权,继续坚持“双轨思维”处理南海问题,不要把南海变成国际政治舞台。

罗兆辉最后说,一个更加和平、友好与合作的南海符合该地区各国和全世界人民的共同利益。让我们着眼于合作而不是对抗,在中国和东盟之间建立一个更紧密的命运共同体。

主编:朱学森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3272.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