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管教民警当第三方保管收好处犯何罪 从连云港市看守所管理教育大队原副大队长李磊案说起

管教民警当第三方保管收好处犯何罪 从连云港市看守所管理教育大队原副大队长李磊案说起

原标题:约束警察作为第三方保持利益。从连云港看守所管理教育大队原副队长李磊一案来看,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特殊客人 连云港市灌云县纪委监察委员会案件审理室主任…

原标题:约束警察作为第三方保持利益。从连云港看守所管理教育大队原副队长李磊一案来看,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特殊客人

连云港市灌云县纪委监察委员会案件审理室主任徐顺玲

连云港市灌云县人民法院副院长马胜新(本案审判长)

马连云港市灌云县人民检察院第二检察院检察长

连云港市灌云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刘涛

编辑

这是一起拘留中心的警察利用职务之便收受或索取贿赂的案件。连云港看守所管理教育大队副队长李磊利用与在押人员接触的便利,违反管理制度,向在押人员传递信息和物品,收受在押人员或其家属的财物。李磊是在利用职务之便,为被拘留者蔡墨川保留150万元人民币,并向他传递信息吗?如何认定李雷接受蔡15万元受益费?为什么检察机关认定李雷返还的10万元是贿赂?我们邀请相关单位的工作人员进行分析和讨论。

基本情况:

李磊,男,中国共产党党员,2009年6月至2018年11月在连云港看守所担任书记员,2018年11月至事件发生前在连云港看守所担任管理教育大队副队长。

经法院查明,2011年9月至2018年12月,李磊利用其在连云港看守所担任警察监督员的职务,向孙谋、李某等8名在押人员的亲友非法收受并索要价值42.91万元、2,000元的超市购物卡20余次,为在押人员提供监管、生活等方面的帮助。

调查过程:

2019年3月26日,连云港市监察委员会将李磊涉嫌违法的职责移交给灌云县监察委员会。2019年3月28日,灌云县安监委对李磊相关问题进行立案调查,按程序报批后采取留置措施。

[移送审查起诉]2019年6月5日,李磊移送灌云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同一天,根据灌云县人民检察院的决定,灌云县公安局执行了刑事拘留。2019年6月12日,根据灌云县人民检察院的决定,灌云县公安局执行了逮捕。

[公诉]2019年7月23日,灌云县人民检察院以李雷涉嫌受贿罪向灌云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法院判决】2019年11月7日,灌云县人民法院判决:李磊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20万元,涉案款项依法上缴国库。李雷认罪了。

1.这个案子有什么特点?暴露了什么问题?

徐顺玲:这是连云港市纪委监察局指定管辖的案件。2019年1月8日,公民李某某前往市纪委监督委员会,向李某某提交其丈夫唐某某在被拘留期间的实名举报信,反映李磊利用职务之便与被拘留者夏某某合作,向被拘留者胡某某、蔡某某、张某某索要财物。1月18日,市纪委监察委员会派出第19个纪检监察小组启动初步核实程序。在初核过程中,李磊主动于1月30日前往第19纪检监察组,说明自己收到被拘留者13.11万元,并主动上交13.11万元,但对反映的其他问题不予承认。3月26日,连云港市监察委员会将此案交由我委管辖。3月28日,我委对李雷涉嫌严重失职进行了立案调查,并采取了留置措施。

看守所职务犯罪隐蔽,线索不畅,调查取证困难,案件查处困难。一方面,由于看守所的环境相对封闭,暴露的可能性很小。另一方面,在押人员的家属普遍认为犯罪嫌疑人在羁押中,受到看守所各方面的限制,为了方便犯罪嫌疑人,他们选择“破财避灾”,同时,他们选择与在押人员形成“利益共同体”,让犯罪嫌疑人在传递信息、打电话、改善伙食等方面得到特殊照顾,使得案件难以突破。

看守所的相对封闭性、工作的不透明性、众多的人际关系和复杂的看守所环境,使得外部监督制约薄弱,内部监督制约机制不完善,给罪犯提供了机会。因此,做好此案的“后半篇”,如何教育群众查案,如何找出廉政风险点就显得尤为重要。根据此案,灌云县纪委监察委员会深入分析了监狱监管制约机制、警务工作环境、思想状况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将党风廉政建设和专项斗争结合起来,深入挖掘了看守所在押人员检举揭发的线索。同时,根据公安系统存在问题的特点,以警示教育会议的形式分析问题的根源,督促相关单位从制度、监督管理、权力运行等方面逐一整改,避免类似问题再次发生。

2.李磊为被拘留者蔡扣押了150万元,并索要15万元的救济金。经过多次协商,李雷先后返还150万元和10万元。如何确定犯罪数额?

马:蔡在看守所羁押期间,听说可以通过李雷、夏某取保候审。后来,蔡多次通过李磊向夏某传递纸条和短信。通过李磊的中间信息,蔡墨川和夏某约定,如果夏某帮助蔡墨川取保候审成功,蔡墨川将给予夏某150万元作为受理费。由于蔡不信任素未谋面的夏某,他要求李磊以第三方保管的方式保管150万元。李磊取保候审成功后,将150万元的受益费转给夏某。为了感谢李磊在送报、留言和保管150万元方面的帮助,蔡同意了李磊的要求,即给李磊10%,即15万元。2018年4月中旬,李磊通过蔡陈某的朋友蔡谋民获得165万元。2018年6月,李磊告知蔡不能取保候审,李磊将蔡某委托的150万元返还给蔡某并告知蔡某。蔡以周期太短,事情没有完成,15万的受益费太多为由,要求李磊退还10万。2018年7月,李磊将10万元返还给蔡谋民。

“两高”文件《关于办理贿赂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九条第一款明确规定:“国家工作人员收受委托人财物并及时返还或者上缴的,不构成贿赂。”受贿与否取决于行为人主观上是否有占有财产的意图。

本案中,李磊从蔡谋民的朋友蔡谋民处获得165万元,其中150万元是蔡谋真委托其寻找原在押人员夏某取保候审,并委托李磊作为第三人,而不是交给李磊,李磊也知道150万元的性质和用途。主观上,他没有占有的意思,他自愿退还了150万元取保候审。此外,李雷本人也无权改变对蔡的刑事强制措施。因此,165万元中的150万元不应视为贿赂金额。

李雷利用职务之便,向外界透露了取保候审的内容,并以“帮助无济于事,风险太大”为由,索要15万元的受理费。他有索贿的意图,15万元实际上被李雷占有和控制。他有非法占有这15万元的意图,对其职务的廉洁性造成了严重损害,符合受贿罪的犯罪要件,是受贿罪的既遂。李雷将10万元返还给蔡默敏。因为托管人认为取保候审没有完成,他拿了太多15万元,多次要求退款。一个月后,李磊迫于压力被动地将钱退还给了蔡默敏,蔡默敏为了掩盖罪行将钱退还给了受托人,李磊无意主动忏悔。因此,这10万元应被视为行贿成功。李雷返还10万元的事实可以作为酌定从轻处罚。

3.作为一名警察,李磊利用直接管理被拘留者的便利,帮助他们提高生活质量和传递信息。他利用他的工作或职位吗?

刘涛:根据刑法,受贿罪的构成要求行为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但是行为人利用自己的工作而不是自己的职权所创造的便利的行为不应当视为受贿罪。

惩教岗位可以说是看守所的核心业务岗位。《中华人民共和国看守所条例》赋予管教警察直接管理看守所事务和在押人员一切活动的职责,包括值班安排、学习、睡铺、订餐、娱乐活动、劳动、通讯、家庭聚会等。掌握在押人员的思想动态,确保看守所的安全。根据《全国法院审理经济犯罪案件座谈会纪要》对“利用职务之便”的认定,《刑法》第385条第1款规定的“利用职务之便”,不仅包括利用职务之便负责、负责和承办某一公共事务,还包括利用其他国家工作人员的职权,这些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是从属和限制性的。在单位担任领导职务的国家工作人员,通过不属于自己主管部门的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视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因此,根据会议纪要的规定,李雷管教警察的职责是对其管辖范围内的监狱和被拘留者负责。因此,为其管辖下的被拘留者寻求特殊待遇的行为应被视为其职责的便利,而不是其工作带来的便利。

4.在审查、起诉和审判过程中,如何看待李雷从轻或从重处罚的情节?

马胜鑫:李雷有以下情节。首先,投降。《刑法》第67条规定,犯罪后自首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应当自首。自首是指犯罪后自动向公安、司法机关或者其他有关机关自首的行为。在法律意义上,自首有两个要件:“自首”和“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投降是投降的基本条件,但如果投降后不如实坦白,就不构成投降。就时间而言,投降第一,忏悔第二。

在纪检监察机关对报告内容进行初步审查期间,在李磊接受采访和质询之前,李磊主动到纪检监察机关说明了非法收受在押人员亲属财物13.11万元的犯罪事实,并主动退钱,符合《刑法》规定的主动到庭、如实供述的情形。虽然他没有解释当时的全部或大部分犯罪事实,但2019年3月28日,在关允县监察委员会根据上级监察委员会指定的管辖范围对李磊进行调查后,李磊在市纪委第19纪检监察组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到达拘留场所。 如实供述了纪检监察机关在拘留期间未掌握的全部犯罪事实,并利用纪检警察的职务之便,非法收受被拘留者亲友人民币42.91万元和超市购物卡人民币2000元,构成自首。

第二是归还赃物。李磊在初步核验中主动到案说明问题,并主动提取赃款131,100.00元,然后在采取留置措施期间主动提取非法所得279,100.00元。在审查起诉阶段,他还从检察机关提取了赃款10万元,并全额提取赃款,这是一种酌定从宽的情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实施修订后的《普通犯罪量刑指导意见》的通知规定,对于返还赃物及赔偿,要考虑犯罪的性质、返还赃物及赔偿行为对损害的赔偿程度、返还赃物及赔偿的数额和主动性等。,基准罚款可减少不到30%。

第三是索贿。当蔡谋义违反看守所规定,通过李磊提出保留150万元人民币并与夏某沟通时,李磊以“风险太大,帮不上忙”为由,要求蔡谋义给10%。即15万元,用于蔡谋义的监督管理功能,帮助他传递信息。

李雷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43.11万元,数额巨大,应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至十年。鉴于李雷受贿,应依法严惩;事发后,李雷主动自首,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他投降了,并愿意接受惩罚。他签署了一份认罪和惩罚声明,应该从轻处罚。此外,法院判处李雷三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江苏省灌云县纪委监察委员会案件审判室也为本文撰稿)

(记者尹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3155.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