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对话非洲女主播周埃乐:曾上央视春晚,今教同胞做口罩抗疫

对话非洲女主播周埃乐:曾上央视春晚,今教同胞做口罩抗疫

原题:与非洲女主播周对话:我曾经去过央视春晚,现在我教我的同胞们做口罩来抗击疫情 一个非洲女孩千里迢迢来到中国学习物流工程,但她成为了一名电视主播,甚至登上了央…

原题:与非洲女主播周对话:我曾经去过央视春晚,现在我教我的同胞们做口罩来抗击疫情

一个非洲女孩千里迢迢来到中国学习物流工程,但她成为了一名电视主播,甚至登上了央视春晚的舞台。这是周艾尔在中国的“奇遇”。

2020中国国际服务贸易博览会将于9月初举行,周工作的四达时代集团将参加。总部设在北京的《四达时报》在非洲建立了一个节目平台,有630多个频道以十多种语言播出,拥有1300万数字电视用户和2000万互联网视频手机用户。

在四达时代北京总部,有近20名来自非洲的员工,像周,他们从事主持人和配音工作。在今年的疫情期间,周和他的同事们制作了几十集预防和控制疫情的短见,教家乡的朋友们做口罩和科学洗手。

在疫情期间,周和他的同事们制作了几十集预防和控制疫情的近视集,并教家乡的朋友们做口罩和科学洗手。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中国发展迅速,可以与非洲实现双赢。”

新京报:你什么时候来中国的?为什么选择这里?

周:我是在2008年来到中国的。我开始学习中文,然后学习物流工程。在成为主播之前,我在大使馆实习,我的工作包括帮助翻译材料和接待来中国做生意的客户。

我来中国是因为我父亲认为中国发展迅速,非洲愿意与中国合作,实现双赢。会说中文使找工作变得更容易。所以,我和我哥哥来中国学习汉语,但是他去法国学习,因为他学得不好。我中文学得很好,所以我留下了。

新京报:你的祖国加蓬是什么样的?

周:加蓬是中非和西非的一个国家。它很小,有180万人口。它靠近大海。它非常漂亮。

新京报:你为什么叫周?

周:我第一次来北京语言大学学习的时候,我的老师觉得我的名字太长了,他读不懂,所以他就从我的名字里拿出一些笔记,给了我一个中文名字“周”。

新京报:你第一次学习物流工程,为什么会成为一名电视主持人?

周:我一开始学的是物流工程,这是一个很有前途的专业。然而,在非洲,人们仍然不能接受一个女人想工作、不想结婚、不想生孩子,这在他们看来似乎很奇怪。我的想法相对自由,只是因为四大时代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我会尝试一下。

周正在录制节目。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制作短片,教同胞制作口罩,科学洗手

新京报:你主持多少个节目?用什么语言?

周:我现在有五个节目,涵盖新闻、娱乐、美容和美食。现在我通常早上录制节目,下午做案头工作和写文章。

主持节目时,我会用中文、英文和法文。我来自加蓬,但我不会说加蓬的当地语言,因为我爸爸认为这些小语言没用,所以他没有学习它们。加蓬有50多种小型语言。

新京报:你的同学和邻居对你现在的工作有什么看法?

周:我的很多同伴,女人,都在30岁之前结婚了,很多人已经有了三四个孩子,所以我现在有点压力。与中国女性相比,非洲女性缺乏尝试不同生活的更多机会,所以我有时会告诉她们,女性依靠自己。但是他们很难接受,因为环境不同。

新京报: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之初,你的家人担心过你吗?

周:当疫情第一次爆发时,我家乡的朋友问我,你不害怕吗?我真的不怕。我认为中国的防控措施是可靠的。我们不要出去。在吃饭方面,我主要靠外卖,也在公司的食堂吃饭,在此期间公司还会给我们发工资。

新京报:我听说你们在疫情期间也做了一些防疫和控制的节目?

周:是的,考虑到很多非洲人买不起口罩,我们在美容节目中教你如何制作口罩。当口罩不用时,用塑料袋包好,再用一次。许多人已经学会了,他们在社交媒体上说:我可以自己做,谢谢。

新京报:你做了多少期?

周:从1月下旬开始,已经制作了30个小物件。这些抗流行病药片大约30-50秒长,教你如何洗手,一天洗几次,病毒如何传播,以及如何与人保持距离。这些节目免费向当地电视台播放,它们也在自己的频道《瑞典时报》上播放。这些节目对很多人都有帮助,很多人都在社交媒体上说过。

“北京给我带来的最大变化是有了长远的想法。”

新京报:你习惯中国菜吗?

周:习惯,喜欢吃。但我仍在学习。北京每天都有新鲜事物。总有没吃过的东西,也有很多人没见过。例如,臭豆腐有点臭,但也很好吃。

新京报:在中国生活多年后,你认为中国和你以前的想象有什么不同?

周·:我以前认为所有的中国人都会武术。我们都这样看电视。在李小龙和成龙身上,我们感觉中国人可以去天堂玩得很好。我来了之后,我意识到事实并非如此,我特别失望。

然而,我在学校学了太极拳。我爸爸认为我以前脾气很大,他的朋友推荐我学太极拳。我学会了。它真的很有用。我学会了慢慢控制自己。以前看中国功夫很快;我慢慢练习太极拳。

新京报:中国和非洲有什么不同?

周:不同的想法,非常不同的想法和想法。中国人很认真,无论如何都要完成工作。然而,我们非洲人更随意,做我们能做的,做我们想做的,不努力工作。

习惯是不同的。我们在非洲很活泼,喜欢跳舞和唱歌,在中国很安静。你必须尊重他人,不要在公共场合放太大声的音乐。

新京报:你在北京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周:北京带给我的最大变化是我的思想。人们不能说“今天这样生活,明天再看”,但要有长远的想法。

新京报:你对未来有什么计划?

周:年轻的非洲女性看到我,说她们将来会像我一样。这让我感到压力,所以我必须做得更好。我的主播生涯让我意识到世界是很大很小的,你可以通过电视影响很多人,所以你应该表现得更好。

新京报:你对加强中非文化交流有什么建议?

周:中国和非洲有很大的文化差异。中国需要更多地“走出去”,进入非洲,让非洲人了解中国的文化、思想和习惯。如果有更多的文化交流,摩擦可以减少,因为有时其他国家的人如果从中国的角度来看,他们认为这是可以的,那么他们似乎有问题。

如果非洲能更多地了解中国文化,就能更好地相互理解。如今,电视、小视频和网站都是很好的交流方式。我希望中国和非洲的关系将来会越来越好,我希望中国人能帮助非洲人学会保护和发展自己的文化。

新京报记者沙学良

编辑白爽校对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3073.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