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幸福花开新边疆】雪域高原之上,这是他们幸福生活的模样

【幸福花开新边疆】雪域高原之上,这是他们幸福生活的模样

【幸福在新边疆绽放】在雪域高原之上,这就是他们幸福生活的样子 来源:中央电视台 中央台新闻(记者董、、邢明):“早上,我站在绿色的牧场上,看见秃鹰像一朵祥云一样…

【幸福在新边疆绽放】在雪域高原之上,这就是他们幸福生活的样子

来源:中央电视台

中央台新闻(记者董、、邢明):“早上,我站在绿色的牧场上,看见秃鹰像一朵祥云一样飞过蓝天,给收藏家的孩子带来了好运……”在这些著名的歌曲中,离天空如此之近的西藏充满了迷人的神秘。

一旦到了西藏,整个世界都会豁然开朗。这里的阳光很毒,脸被晒黑了,青稞被煮熟了。这里的风总是呼啸着,刮破了牦牛的皮,使它强壮起来。有时,当一朵云漂浮时,原本晴朗的一天会突然下起雨来,给山浇水,使湖起皱。

8月中旬,网络主题活动“幸福花开新边疆”进入西藏自治区。西藏站分为山南站和林芝站。中央和地方网络媒体的编辑和记者将部队分成两路,先后进入了山南市宽那县的勒门巴民族乡、宽美县哲古镇的扎扎村、林芝市八一区布久乡的街麦村、林芝市朗县朗镇的崇康村等。,近距离观察西藏实施精准扶贫的真实手法和效果,讲述各族人民守望相助、共创美好生活的生动故事。

边境人吃旅游餐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西藏属于雪域高原和高山草甸,但被称为“山南十里画廊”的乐步沟却大不相同。这里的原始森林郁郁葱葱,到处都可以看到顽皮的猴子和鸟。

透过雾云,一个完全不同于雪域高原的场景出现了。

在山里,瀑布飞溅成清澈的溪流。你甚至可以看到野生猴子出没在道路两旁,牦牛沿着路边行走,看着汽车悠闲地离开。

在云深处,群山之间,整齐的建筑和独特的门巴民族特色映入眼帘。这是山南市马马边境的生态文明小康示范村。

马边境生态文明小康示范村于2015年建成并投入使用,建成私房62户,其中拆迁户40户,装修户15户,衣帽户7户。小康示范村建成后,马马镇党委政府带领群众建立了4个农家书屋、5个餐厅、5个茶馆、5个商店和5个民族特色产品销售点。

如今,马马乡已经实现了“把饮用水引入家庭,把厕所修到家里,把网络搬到家里,把道路修到家里,把人和动物分开”的目标。人居环境得到极大改善,被农业和农村事务部、文化旅游部评为“中国美丽休闲村”和“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

麻马乡一直往南走,已经到了宽纳县西南部的勒门巴民族乡。莱曼巴民族乡南部与印度接壤,西部与不丹接壤。它是中国主要的边境城镇之一,也是门巴族的主要聚居地之一。

2017年,乐村新特色镇的建成,使勒门巴民族乡成为西藏继卢朗镇之后的第二个特色小城镇。勒门巴民族乡是一个半农业半牧区的乡镇,平均海拔2350米。由于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它可以种植高品质的高原茶。因此,旅游业和茶叶成为带动全乡经济发展的“两驾马车”。

如今,依托独特的生态环境,越来越多的游客来到乐步沟的妈妈乡和勒姆巴民族乡,在这个“天然氧吧”中徜徉。当地农牧民也吃了“旅游餐”,走上了“富裕之路”,过上了“新生活”。

集体经济促进减贫

从林芝市出发,顺着雅鲁藏布江蜿蜒而下,行驶100公里后,到达米林县排镇桐柏村。这里坐落着当地著名的公主堂农场。

2016年,外出工作的德吉旺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屯柏村。她在茶馆当服务员,开了一家商店,还买了一些农产品。她挽救了很多生意。当她回到村子时,她发现邻村的旅游业发展得很好。虽然桐柏村是观赏大峡谷和楠格巴瓦峰的最佳地点,但它还没有被利用。村民们的收入来源仍然依赖于种植青稞和小麦,这与邻近村庄的经济水平相比,显得有些差距。

不情愿的德基旺成立了村委会,提出了建立生态观光农场的想法,得到了村民的大力支持。

按照“党支部+能人+贫困户+村民”的持股模式,德地王出资25%,村出资15%,剩余60%的股份分配给村民。2018年3月,3900平方米的公主当农场正式投入运营。2019年,总收入达到260万元,净收入为170万元。

农家音乐的生意越来越好,村民的工作也越来越多。旺季时需要雇佣近50名村民,服务员的月薪可达4500元。

在平均海拔约3000米的地方可以种植什么?距林芝市36公里的九八村,村民们的幸福之路布满了草莓。

“过去,这个家庭种大麦,一亩地的年收入是四五百元。现在一个草莓温室一年至少可以赚2万元。”九坝村第一书记多布杰介绍说。

九坝村有28户123人。过去,村民的收入主要来自森林资源,如砍伐树木和挖松茸。相关政策改变后,九坝村开始探索种植业的发展。

2009年,九坝村成立了草莓农牧民专业合作社,吸纳了16个贫困家庭的60多人。2010年,九坝村每个家庭都有一个温室,平均家庭收入增加了3万元。

通过种植草莓,九八村在2016年脱贫,2019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38147元。

依托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优势,九坝村的草莓大而甜,村里的草莓芳香四溢。许多游客来这里品尝草莓,所以九坝村也发展了旅游业。

根据当地的生态环境和气候特点,桐柏村和九坝村因地制宜发展特色产业,充分释放当地经济发展的各种可能性。

欢迎来到搬迁后的新生活

汽车从西藏山南市柯梅县出发,穿过盘山公路蜿蜒曲折,在近5000米的高度爬过山口。一望无际的草原湿地——柘谷草原正在路上。

从折谷草原一直向西,道路两旁整齐地排列着崭新的具有民族特色的藏式建筑,这里就是位于高原牧区深处的扎扎村。

向北望去,你还可以看到远处山顶上一些用木头和石头搭建的低矮房屋。

“高、密、脏、乱、穷”,这是扎扎村村民对过去村庄的评价。

2018年元旦,扎扎村搬迁安置工程正式动工。扎扎村党支部书记扎西平措一行深入各地宣传解释扶贫搬迁政策,一个个走访,一个个讲解,反复、细致、耐心地讲解新房的结构、功能和户型。最后,来自169个家庭的788人被确定为扎扎村不同地点的扶贫对象,其中包括79个家庭,290人。

目前,扎扎村的水、电、路、通讯和网络设施都已到位,进出道路与主干道相连。村内建有污水处理站、文化休闲广场、195盏路灯和10000多平方米的草坪。2020年6月,在告别了山顶上“摇摇欲坠”的老房子后,村民们搬到了一个生活便利、心情平静的新家。

在西藏南部的紫龙县,在东喜马拉雅山北麓,走进这个寒冷的边陲小镇的“菜篮子”工程园区,一排排统一的高标准蔬菜大棚映入眼帘,大棚里的青椒、黄瓜、西红柿、葡萄等蔬菜水果快乐地生长着。

“我从沙雪乡的普卓村搬到了紫龙镇叶坝村的搬迁安置点。现在我和妻子在这里工作。”村民群培是紫龙县“菜篮子”工程园区的技术工人。在搬迁之前,一个四口之家只有一英亩土地。因为群培身体不好,他的收入主要靠妻子在外面工作。

搬到安置点后,经过一个多月的培训,裴群夫妇正式来到“菜篮子”工程园区工作。群培的家庭过去是一个贫困家庭,但搬迁后,他们的生活条件不仅改善了,而且收入也增加了。2018年,群培的家人退出了建立自己的卡的贫困家庭。

现在他每月能挣5000元,他的妻子能挣3500元。在园区,集训组认真学习了蔬菜种植技术和农业机械工具的使用,并很快成为技术骨干和组长。

2019年,该公园向370名已经办了卡的穷人每人发放了1000元红利,90人被雇佣。

从山顶搬到公寓,等待搬迁的人是一种更方便和安全的生活。在山脚下,他们可以在附近找到工作,上学和就医更方便。向下移动到山顶,你将能够在自己的手中拥有更舒适和舒适的生活。

传统产业的新发展

西藏是重要的高原特色农产品基地。随着时代的进步和科学技术的发展,农牧业产品正在不断地开辟新的道路。

青稞是生活在青藏高原的农牧民的主要食物,也是海拔4500米以上的高寒地区少数能够生长成熟的谷类作物之一。如今,小青稞已经利用自己的优势实现了“华丽转身”。

通过土地流转和青稞的粗加工,巴嘎村村民的积极性不断提高。巴嘎村位于西藏自治区林芝市米林县羌那乡。全村共有82户,269人,134人。2019年,经济总收入579.2万元,人均纯收入21500元,现金收入21200元。

崇康村位于雅鲁藏布江北岸,主要种植青稞和小麦,主要经济林作物有核桃、苹果、梨和辣椒。

最让崇康村出名的是村里的千年核桃林。它不仅是村里的核桃园,也是国家3A级风景名胜区。核桃树林覆盖着树木和宜人的风景,最壮观的是最古老的核桃树。据崇康村第一书记甄萍介绍,这位“核桃树之王”已经存在了2100年,需要12个人才能手拉手。

“我们依托周围的旅游资源,开辟了一个线下卖核桃的市场,重点销售村里8户贫困户的核桃。”郎县郎镇人民政府一级文员杨子安说。

2020年2月,当地的核桃专卖店正式开业,随后又开了几家淘宝店和微型店。网上售价(每斤)是20-35元。截至目前,销售额已超过4万元,销往浙江、重庆、广东、上海、河南、江西、四川、辽宁等地。

漫步在白雪皑皑的群山和草原上,看着牛羊欢聚一堂,随着海拔的升降,与成千上万的西藏人相遇。如今,在蓝天下,在这片广阔的雪域高原上,人们正努力建设自己的家园,用虔诚和勤劳开辟更美好的生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3070.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