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这才是真正的“钱学森之问”!

这才是真正的“钱学森之问”!

这才是真正的“钱学森问题”! 作者: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冯路教授 2020年8月,湖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了《湖南省推进湘赣边界区域合作示范区建设三年行动计划(…

这才是真正的“钱学森问题”!

作者: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冯路教授

2020年8月,湖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了《湖南省推进湘赣边界区域合作示范区建设三年行动计划(2020-2022年)》的通知,其中提到要支持该地区高等教育的发展,推动浏阳市钱学森科技大学(暂定名)的成立。新中国成立以来,高校命名没有先例。根据公布的数据,湖南不应该是一所高职院校,而是一所高水平的本科院校,必须得到教育部的批准。

  钱学森在1956年获得中国科学院年度科学奖金一等奖,他由于工程控制论的研究而得奖。新华社记者牛畏予摄

由此可见,顺利获得批准并不容易,但一块石头却激起了上千层浪,中国长期存在的“钱学森问题”进入了公众的视野。据说这是钱老死前在各种场合不止一次提出的问题:为什么我们的学校不能一直培养优秀人才?然而,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严格提供这句话的来源。

钱学森问题的真相是什么?

这个谣言源于2005年7月29日,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在北京拜访了94岁的钱学森。温总理向坐在病床上的钱学森介绍了政府组织制定新一轮科技发展规划和实施自主创新政策的情况。钱老听了介绍后说道,“你说的一切我都同意。然而,仍然有一个问题…培养创新人才。一个有科学创新能力的人不仅要有科学知识,还要有文化艺术素养。没有这些你做不到。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的父亲用这种方式教育和训练我。他教我学习科学,并派我同时学习绘画和音乐。就是要把科学和文化艺术结合起来。我认为艺术修养对我以后的科学工作非常重要,它开拓了科学和创新的思维。现在,我想推广这种观点。”

1955年10月8日,钱学森冲破重重阻力回到祖国。图|新华社

温家宝同意:“现在学科学技术的人往往只学科学技术,对文学艺术知之甚少,不利于全面发展。”

这时,钱老说了一段话,后来被解释为:“中国现在还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技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办学。没有自己独特的创新事物,它总是无法“冒险”优秀人才。这是一个大问题。”

这段话被解读为“钱学森问题”的转折点,是在钱老于2009年10月31日去世后不久,即同年11月11日,安徽省高校的11位教授联名给新任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和全国教育界写了一封公开信[1],信中说:“钱学森走了,又一个超级明星倒下了。”我们深切怀念钱老,怀念他的科学精神和崇高人格,怀念他那掷地有声的问题:“为什么我们的学校不能永远培养优秀人才?“这11位教授的公开信旨在呼吁重视先进和现代教育,推动教育改革,并推导出一个“钱学森问题”来增加公开信的份量。

自此,演绎出来的“钱学森问题”本身就被不断演绎。

如果你在网上搜索这个话题,你会得到一大堆文章标题如下

“钱老感慨地说,培养了这么多年的学生,没有什么学术成就,可以和民国时期培养的硕士相比”;

“钱学森的问题:为什么我国不能培养人才”;

钱学森问:为什么解放后的人才不能与民国相比?

当然,钱学森在任何谈话中都没有这些意思,因为坚持认为一群“两弹一星”的祖宗体系比不上连手扶拖拉机都不会造的“民国大师”实在不是正常人的逻辑。

为了澄清钱学森的问题,我们查阅了钱学森《现代军事科学思想》(北京:科学出版社,2011年)中的一封钱学森的私人信件(第176-177页)。这是这本书的照片,钱学森的私人信件和信的全文。

王守云同志、于泽远同志、戴蔚茹同志、王程程同志、钱薛敏同志、涂修远同志:

元旦刚过,我就给你写这封信。这是因为去年12月26日,我在《中国科学》第四版上读到了几篇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101周年的文章,我久久不能平静。毛主席要求我们创新,我们做到了吗?早在20世纪60年代,我国的科技人员就受到毛主席的教导:

1 .中国的理论物理3提出了基本粒子的“层”理论,它领先于国外的“夸克”理论。

2 .中国首次人工合成胰岛素。

3 .中国已经成功地实现了氢弹引爆的独特技术。

4 .我国已经成功地解决了高推力液体燃料氧化剂火箭发动机的燃烧稳定性问题。

5 .其他人。

但是今天呢?中国科技人员有什么重要的创新吗?你知道的比我多。我觉得我们太迷信外国人了,太胆小了!

我们的小集体,如果我们不创新,我们就会变得无能!我们必须敢于做这件事!

发一份文章,请阅读和思考。

带着最美好的祝愿

敬礼!

钱学森

1995.1.2

钱学森的亲笔信写于中国依靠进口实现技术进步或“以市场换技术”的高潮,他显然对这一政策持批评态度。他认为中国能够并且必须创新,而不能跟随外国科技的趋势。尽管钱总是从他熟悉的科学技术的角度来提问,但这个问题也可以涉及到与科学技术进步有关的所有领域(如工业)。

钱学森1995年写的信有助于界定他2005年演讲的意义。一点理论分析表明,2005年对话中的词语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不理想的结果(因变量)是“优秀人才总是有的”;产生这一结果(自变量)的原因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技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办学”,其标志(自变量的本质特征)是“没有什么独特性和创新性”。在这种因果关系中,如果钱老有疑问,不是针对结果,而是针对原因,即为什么“中国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技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办学”?至于未能“冒险”优秀人才,这是不按创新模式办学的必然结果,没有悬念。

那么,为什么中国不能按照培养创新人才的模式办学呢?事实上,钱老在1995年的亲笔信中已经给出了答案:“我觉得我们太迷信外国人,太胆小了!”换句话说,原因是中国的大学变得跟不上时代,害怕创新,不愿坐冷板凳,甚至害怕进步。他们只是跟随国外大学的研究和理论来设立项目。虽然“应试教育、学术腐败、论文抄袭等”而“缺乏长远人才规划的短视行为,以及由此产生的扭曲的评估和选拔机制”(安徽11位教授公开信的原话)都是这种模式的现象,这些现象的根源是缺乏自信和自立。否则,英文出版将不会成为中国大学衡量其学术水平和表现的最高标准。

因此,为什么中国的大学不能按照敢于自主创新的模式运行,为什么中国的产业不能依靠自主发展实现技术突破,为什么他们不能相信中国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实现现代化?这才是真正的“钱学森问题”。不仅如此,钱学森对不能创新的危害也有自己明确的答案:“……如果我们不创新,我们就会变得无能!我们必须敢于做这件事!”

在当今的国际形势下,这是钱老留给当代中国社会的灵魂问题。

参考文献:

1 .“安徽的11位教授就钱学森的问题发表了一封公开信|新安晚报,2009年11月11日

来源:查看智囊团

主编:刘光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2927.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