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八佰》壮士浴血地四行仓库,这些珍稀文物与一位上海律师有关……

《八佰》壮士浴血地四行仓库,这些珍稀文物与一位上海律师有关……

原标题:“八百”四排仓库,壮士血淋淋。这些珍贵的文物与一位上海律师有关… 随着电影《八百》,位于苏州河北岸的上海四兴仓库抗日战争纪念馆这两天成了许多…

原标题:“八百”四排仓库,壮士血淋淋。这些珍贵的文物与一位上海律师有关…

随着电影《八百》,位于苏州河北岸的上海四兴仓库抗日战争纪念馆这两天成了许多市民和游客的热门参观场所。细心的观众会发现,纪念馆内许多实物展品的文字说明上都写着“于建国先生提供”。

原来,当纪念馆被组织起来的时候,组织者已经从世界各地收集了许多文物,但是实物文物很少。2015年,上海著名收藏家、上海光明律师事务所主任俞建国从自己20多年收藏的3000多件抗战文物中,挑选出98件与四兴仓库抗战历史相关的珍贵文物,免费捐赠给纪念馆。

“我还没来得及看电影《八百》,但我一定会去看的!”近日,于建国先生向记者回忆起收集相关文物的故事。他透露,他仍在收集与四线仓库和淞沪会战有关的历史文物,但收集需要适当的时间、条件和耐心。“虽然这段历史的文物越来越少,但仍值得深入挖掘。”

从日本购买国家军队头盔

“别看它,它不起眼。现在世界上没有几块了!”记者看到于建国时,他带来了一个M35德国头盔,深绿色的表面有些划痕。印在头盔一侧的蓝天标记仍然清晰可见,头盔内的牛皮衬垫保存完好。

M35头盔是二战中德国头盔的四种类型之一。1936年,国民党委托德国在其国土上制造一批M35头盔,装备德国盔甲,其颜色与德国的空相同,并配有铆接式透气孔。这个头盔是谢晋元所属的国民党第八十八师的装备之一。

在余建国捐赠给纪念馆的文物中,有一件与国民军使用的德国头盔相同。“这些头盔共有大、中、小三种尺寸。赠送给纪念馆的那个很大,长28.5厘米,宽22.5厘米。我手里这个的尺寸稍微小一点。它是偶然从国外买来的,非常珍贵。据说范剑川在全国只找到一个。”

为什么这么难找到?俞建国解释说,88师和87师是国民党军队中最精锐的两个德式装备师,战前有6000多人。在上海和南京抗日战争结束后,只有800人返回队伍。“大部分设备都在战争中丢失了。加上各种历史原因,人们没有保护意识。这就是为什么世界上存在的德国设备非常稀少的原因。”

余建国从哪里得到他的头盔的?原来,十多年前,他偶然听到收藏界的一位朋友提到,在日本侵略者的后代手中,有一顶国民党十九路军的帽子。因为这顶帽子的材料很难保存,在中国很难看到,所以他决定把它拿走。

余建国立即委托一位朋友飞往东京寻找这个日本后裔,但对方拒绝出售。就在离开之前,我的朋友无意中看到这个房子里有一个M35德国头盔,于是立即给于建国打了电话。“当时,日本军队从中国带回了大量的国家军事装备。作为战利品,我们根据头盔的大小,确定这是谢金元的国民党第八十八师特别配备的,并立即购买了它,价值约2万元。”

作战地图成为侵略中国的证据

在四兴仓库抗日战争纪念馆一楼,有一个仓库和周围建筑的修复模型。许多观众想知道为什么一个房间和一个房间的形状和地理位置被修复得如此精细。说到这,也多亏了余建国捐赠的作战地图。

十几年前,于建国偶然从上海海军陆战队特侦组一名军官的后代手中购买了一张1500:1比例尺的上海海军陆战队闸北作战地图。

这张地图是在1937年“813”事件之前制作的。它详细描绘了闸北区的街区、道路和住宅,同时也标志着日本控制的保护性场所,如“公立大学第一俱乐部”、“小俱乐部”、“公立大学第二俱乐部”和“新女性”。根据这张地图,纪念馆制作了当年城市建筑的分布模型。

纪念馆修复的建筑模型基于俞建国捐赠的作战地图(顾杰摄)

于建国告诉记者,近年来,他在日本收藏界的朋友们很难将日本侵华文物带回中国。任何带有文字的日本侵华史料都将被日本海关没收。“相对而言,头盔等实物出口限制较少,日本人更关注文字。”为此,余建国从日本购买了一批日本侵略军,包括日本战鼓、户外帐篷和在上海使用的各种军用领带。目前,这些侵略中国的实物证据陈列在四兴仓库的纪念馆里。

“我捐赠这些文物是为了提醒人们记住历史,不要忘记在抗战中牺牲的战士。”余建国说道。

最初的消息恢复了中国共产党的抗战

在余建国捐赠的文物中,大部分是书籍、报纸和其他文件,这些都是他多年来在废品回收站和跳蚤市场从老熟人那里淘来的。“因为这个系列已经持续了很多年,任何在这个圈子里收到新商品的人都会告诉我。”

在这些史料中,俞建国认为最珍贵的是1937年8月25日中国共产党发布的《中国共产党抗日救国十大纲领》的电子原件。“这是共产党通过地下电台送到上海印刷的原始文件。这是目前唯一的产品。”

中国共产党的救国纲领点燃了全民族的抗日篝火,也推动了全面抗日战争的高潮。当时,茅盾、巴金等进步人士创办的《国文周刊》也于1937年10月4日发行了战时特刊,大力宣传中共抗日救国十大纲领。

这个珍贵的原件是怎么落到于建国手里的?大约在2002年,余建国的一个专门调查二手物品的朋友告诉他,在一个废品回收站里有一堆“几年前”的书籍和报纸,它们似乎有收藏价值。余建国立即冲过去,蹲下身子去“寻宝”。的确,他发现了一件好事,那就是这份原始的电气化文件。从源头上看,应该是旧上海的《上海晨报》档案。

“我觉得这个东西比较早,而且是革命文物。不考虑价格,花了25000元买了它。当时专门收藏抗日文物的人不多,所以圈子里总会有东西来找我,只要价钱差不多,我就收下。”余建国说道。

余建国捐赠的文物中,有12期《每日翻译报》。从1938年8月23日到9月3日,这12期报纸发表了毛泽东的《论持久战》。《每日翻译报》是中国共产党在上海的地下组织出版的报纸,也是第一份出版《论持久战》的报纸,这是一份珍贵而难得的报纸

从废品中回收单独签名

余建国的捐赠还包括一件特殊的当代“文物”。2012年,余建国在上海逛二手市场时,路过一个摆满旧杂志的摊位,他翻遍了所有没兴趣的东西。我正要离开的时候,突然瞥见杂志堆角落里有一个灰蓝色封面的笔记本,用透明塑料袋包着,封面上写着“考勤簿”。

由于他常年收藏的敏感性,他打开包装,仔细阅读。当他看到这本朴素的笔记本上有七个“四行字”和谢金元凌伟成夫人的亲笔签名时,他大吃一惊!这七个孤军的名字是、曹、王金爵、、齐新新、余长寿和张庆宣。

“我看过谢晋元的儿子谢写的回忆录,这些名字我太熟悉了!”余建国回忆说,这份名单上的签名是用钢笔写的,字迹歪歪扭扭的,显然是出自老人之手。在摊位前,于建国假装平静地问摊主:“拿一百!”供应商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些信息的历史价值,这让于建国喜出望外。

“那时,一本旧杂志可能要花几千美元。这本书是展位上最便宜的。”余建国说,现在已经有八百个英雄逝去,他们留下的痕迹很难找到,这个签名已经成了孤儿。

除了出勤簿,还有一个领导人的讲话,这份材料已经被修改了六次。后来,于建国得知,这份文件是1985年9月2日,在八百英雄祠施乐纪念馆揭牌仪式上,七位孤军奋战的老兵和凌伟成应邀亲临现场时留下的。然而,由于当时缺乏保护意识,这些珍贵的历史资料被当作废品出售。20多年后,余建国把它归还给了四星仓库抗日战争纪念馆。

“在上海,许多具有历史价值的纸质材料都被当作垃圾扔掉了。能够流入跳蚤市场是幸运的。如果没有回收,我们永远不会看到墨宝一个人。这是一个遗憾。”余建国说道。

“四线仓库”的文物值得深挖

“我对历史感兴趣,也是一个老党员,所以我有很多革命文物,基本上是从辛亥革命到新中国成立前的。”于建国告诉记者,由于保卫四线仓库的时间范围很小,相关文物很难找到,但不进行深挖是不行的。

例如,在接到疏散命令后,四线仓库的驻军被租界当局滞留在胶州路军营。那时,上海居民经常去看望孤军。\”人们每天来来往往,就好像信徒们涌向圣地一样。\”据说,这座孤零零的营房每天最多只能容纳数千人,有人干脆称它为上海的“重庆”。

当市民和学生参观军营时,谢晋元会给他们题词和鼓励,从四个字到一两句不等。余建国告诉记者,几年前,他在上海收藏市场看到谢晋元写的鼓励学生的题词,对方要15万元,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有看到。“据我所知,目前在上海有两个这样的铭文,花时间后仍能找到。”

泗星仓库抗日战争纪念馆外墙(顾杰摄)

看过电影《八百》的人都知道有记者进入四线仓库拍照和录像。在余建国的收藏中,有一段长达20分钟的四线仓库守卫战的珍贵视频。在视频中,士兵们在仓库里打招呼,战斗结束后在屋顶灭火,上海居民在苏州河边观看。“这是我让我的老朋友从我收藏的底片上复制下来的。它非常珍贵。”

此外,熟悉抗日战争历史的观众可能都知道,1937年,诗人桂、作曲家夏汉兴曾演唱过一首《八百英雄之歌》,作为20世纪30年代纪录片《八百英雄》的主题曲。“这首歌是当时歌手的独唱,并录制成唱片。上海的一些人收集了原始记录。如果能够挖掘出来,它将是一种珍贵的视听材料。”余建国说道。

栏目编辑:张军

文本编辑:顾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2852.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