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从核潜艇到华龙一号,探访四川深山里的909基地

从核潜艇到华龙一号,探访四川深山里的909基地

从核潜艇到华龙一号,参观四川深山中的909基地 2016年4月22日,“华龙一号”首堆福清核电5号机组核岛三台安注箱吊装完成。(中核集团 供图) 第一代核潜艇陆…

从核潜艇到华龙一号,参观四川深山中的909基地

2016年4月22日,“华龙一号”首堆福清核电5号机组核岛三台安注箱吊装完成。(中核集团 供图)
第一代核潜艇陆上模式堆的压力容器正式安装就位。容器外面贴着一幅字:“中国人民有志气、有能力,一定要在不远的将来,赶上和超过世界先进水平。”(中核集团 供图)

中国纪检监察日报8月30日报道称,8月30日是中国核工业的特殊日子。

50年前的今天,在距离四川成都100多公里的代号为“909”的基地,中国第一代核潜艇陆上模型反应堆首次实现了全功率运行,标志着核潜艇电站达到了设计目标,可以投入使用。四个月后,1970年12月26日,中国自主研发的第一艘核潜艇成功下水,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五个拥有核潜艇的国家。

不仅如此,陆上模型反应堆的建成也为新中国生产了第一批核能发电。中国核电人自主设计并逐步建造了各种类型的研究堆,包括世界领先的第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实现了核电从“国家荣誉”到“国家名片”的华丽转身。可以说,中国核电的信心和信心从无到有,从弱到强,都倾注在909基地。

在中国第一代核电诞生50周年之际,记者跟随CNNC工作人员走进中国第一代核潜艇动力R&D和试验基地,感受中国核发展的辉煌岁月,探索闪耀核电背后的精神力量。

从头开始:“核潜艇将在10,000年后建造”[S2/]

如今,909基地的小庭院绿树成荫,安静而美丽,鹅卵石铺成的灰色墙壁在阳光下透露出一种古雅的味道。悬挂在主楼中间的牌匾默默地讲述着这个普通小庭院极其不寻常的历史:“核潜艇必须在一万年内制造出来!”

这句话是毛泽东对中国核电工业发展的伟大号召。当时,世界上只有少数几个国家拥有核潜艇技术。在协助苏联发展核潜艇的想法遭到拒绝后,毛泽东毅然决定“自己动手”。

然而,核潜艇的技术极其复杂,有2600多件设备、仪器和附件,46000多件,总长度超过90公里的电缆和总长度超过30公里的管道。作为核潜艇心脏的动力装置,反应堆的发展更加困难。

1965年8月,中国第一代核潜艇正式开始研制。为了成功建造核潜艇,需要建造一个具有相同环境条件的陆上模型反应堆进行模拟实验。因此,在中共中央的领导下,8000名军民从祖国的各个方向聚集到四川西南部的密林深处。没有技术数据、援助专家和恶劣的自然条件,他们开始为“龙”铸造“核心”,为大国建造“盾牌”。

“909在哪里?我不知道。你在909干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祖国需要我。”当时,绝大多数人在接到任务时不知道去哪里做什么。他们只知道代号是909,但他们的共识是为国家贡献青春和知识。

政府办公室的小院子里还有一个邮箱,上面写着“成都291邮箱”。邮寄地址在这张地图上找不到,它曾经是8000名士兵和平民联系家人的唯一途径。当被当地人问及时,他们只是说他们属于西南水电研究所,来四川发展水电。

原中国核电研究设计院(以下简称“中国核电研究院”)总工程师黄向记者回忆说:“当时可以说什么都没有,所有关于核电厂的信息都只是两张模糊的照片。几乎所有参加研究工作的年轻大学生都是新毕业的。他们学习的许多专业都与核能无关,一切都需要重新开始学习。”

如果没有条件,就创造条件。设计师和研究人员发扬了大团结、大合作、大战争和每个人的工作的精神和风格。他们白天做研究,在建筑工地吃饭和生活,然后在晚上学习后工作。他们用计算尺计算反应堆结构,用手摇计算机依次计算物理公式。他们在核心结构、控制、物理和热学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

八千名士兵和平民在实验基地战斗。场面很壮观,但生活很艰难。

住在909基地的人永远不会忘记,他们当时喝的水来自稻田、池塘和河流,他们经常喝后腹泻,很多人还掉进了肠胃系统。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每个人都用明矾来处理,并且经常发现一个水箱的水用完了,一层厚厚的泥浆沉积在水箱的底部;住房是“干基地”——用当地材料用石头和泥土建造的房子;道路是一条土路,当一层碎石块被铺在土壤上时,它就变成了一条路。那时,人们笑着说晴天是“尘土飞扬”的道路,雨天是“水泥”的道路。

打好基础需要四年的努力,成功需要五年的努力。1970年7月25日,陆上模型反应堆核电厂由自己的发电机供电,中国首次实现了核电。95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核潜艇的第一任总设计师彭士禄回忆说,一些同志高兴得跳起来欢呼:“我真的看到了原子能发电!”一个多月后,陆上模式反应堆实现了全功率运行,提前完成了测试任务。

“一万年太长了,只需抓住白天和黑夜!”中华民国没有等太久,中国的核潜艇发电厂独立开发。

继续奋斗:“我们必须在不久的将来赶上并超过世界先进水平”[S2/]

909基地有一张老照片:照片中,研究人员正在安装第一代核潜艇岸上模型反应堆的压力容器,一个年轻的男子温柔的脸盯着容器,他的眼睛充满了渴望和信心。集装箱外面有一句话:“中国人民雄心勃勃,有能力,必须在不久的将来赶上并超过世界先进水平。”

为了提高核电的研发能力,陆上模型反应堆建成后,研究人员利用这次胜利,针对高通量反应堆,煞费苦心地解决问题。据介绍,这种反应堆是一种设备,也叫“工具反应堆”,它可以通过材料的辐照试验来研制反应堆燃料元件。为了核能工业的独立发展,最初的三年试验只需要在高通量反应堆中进行几个月。

1971年初,高通量反应堆在909基地破土动工。经过艰苦的努力,1980年12月16日,中国世界第三大、亚洲第一的高通量工程试验堆投入全功率运行,中国拥有独立的核电技术能力。

目前,高通量反应堆已安全运行40多年,为我国核反应堆材料和燃料的研究和辐照试验提供了重要手段,为反应堆的综合利用进行了许多有益的尝试,积累了成功的经验。经过技术改造,高通量反应堆可以同时满足辐照试验和同位素生产的各种要求。

“自陆上模型反应堆建成以来,我们凭借自身实力独立设计和建造了各种类型的研究反应堆,为中国核电自主研发设计奠定了坚实的人才基础和技术基础。”中国核电研究院党委书记万钢认为。

随着高通量工程试验反应堆的建成,R&D反应堆基地已初具规模,而一个山谷已成为中国核电工程名副其实的摇篮。

改革开放后,核电迎来了新的发展。始于1985年并于1991年投入运行的秦山核电厂,结束了中国无核电的历史。

当国家决定建造核电站时,909基地的人才和技术为秦山一期核电站和后来的大亚湾核电站提供了支持,并完成了许多重要的试验和验证。在秦山核电二期工程的投标过程中,中国核电研究院最终在反应堆和主冷却剂系统的设计任务中中标。

在此后近十年的建设过程中,中国核电研究院不仅承担了工程设计,还承担了实验验证和科技研究,为中国核电自主性在核电厂反应堆和一回路系统领域的跨越式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记者了解到,自秦山二期核电厂并网发电以来,其主要经济技术指标已接近或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表明中国有能力自主设计、建设和运营大型核电厂。

[/s2/]面临困难:“我们一个一个地解决了卡脖子的问题”[S2/]

在909基地的一个绿色庭院深处,有一栋废弃的两层建筑。在大厦不显眼的会议室里,有一场影响中国核电发展方向的讨论。

1997年,时任中国核电研究院副院长的张森如与20多名科研人员在这里讨论了中国独立百万千瓦核电计划的主要技术参数。“如果核心受制于外国,就不可能谈论独立的核能。”每个人都相信这种理解。

这次紧张的研讨会创造性地提出了“177核心”的概念。“177核”是中国第三代核电区别于国外技术的最重要特征。本设计以国外常用的157个核心为基础,每边增加5组元素,每边增加20组元素,形成177组核心的创新设计。堆芯换料周期从12个月延长到18个月,电厂利用率提高到90%以上。

“通俗地说,‘177核心’是‘华龙一号’的灵魂,相当于给汽车装上一个引擎。”“华龙一号”副总设计师刘表示,“华龙一号”发动机完全由中国自主设计。

由于核心结构的改变,一系列主要设备需要重新设计。针对核电的寿命要求,设计者改进了压力容器的设计,使核电厂可以运行60年。

“这是一个极其困难的过程。”刘介绍说,“华龙一号”技术研发经历了近20年的时间,从基本概念的形成,到一系列重大设计改进项目的研发、测试、验证和克服,再到工程方案的优化和改进。

关键的核心技术是这个国家最重要的东西,它不会来,不会买,也不会赢。从“华龙一号”的概念到项目的建设,意想不到的问题接踵而至。刘讲了这样一个短篇故事——

蒸汽发生器被称为“核能的肺”。过去,大型核电厂蒸汽发生器的设计技术和知识产权掌握在美国和法国手中。在华龙一号设计前期谈判中,有关方面计划向外国公司购买第三代核电蒸汽发生器技术。然而,在任何情况下,对方总是坚持,如果使用这种蒸汽发生器技术的核电技术将来用于出口,它必须获得其同意。

“当时我非常生气。”刘用一个比喻告诉记者,这相当于给汽车买了一个轮胎。因此,轮胎制造商不允许汽车出口。“这也是我们开发一些核心设备的重要推动力。”

从那以后,中国核电人坚定了发展三代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核电技术的决心。中国核电研究院副院长吴林介绍说,中国核电研究院开始自筹资金,并成立了研究小组。从事蒸汽发生器设计研究近30年的专家张富源担任研究组长和专家组组长。仅仅27个月后,华龙一号的第三代核动力ZH-65蒸汽发生器问世了。\”我们逐一解决了卡住脖子的问题.\”吴琳自豪地说道。

谈到蒸汽发生器的发展,张富源很感兴趣。他耐心地解释了蒸汽发生器的设计原理和运行模式,谈到幸福,他也在图纸上画了出来。当被问及这种独立的决心是否与建造第一代核潜艇岸上模型反应堆有关时,张富源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表示这是一种继承下来的精神力量。

“中国可以开发设计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这是中国核电技术50多年来的深厚积淀,这些核心技术是买不到的。”万钢认为。

目前,909基地依然繁忙。在一台30多米长的第三代核电被动余热排出实验装置上,实验人员正跑来跑去进行紧张的调试实验,为打造华龙一号的核心竞争力之一提供了重要支撑,确保了大国的重型设备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事业高于一切,责任高于一切,严格融入一切,进取成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工作人员经常提到这句话。在中国核电工业的发展中,909基地所继承的精神和技术帮助了一代又一代核电工作者取得了新的成就。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主编:刘光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鄂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ezezw.com/12837.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